第一百四十五章

    只见龙落雪被吊在空中,身上被几条锁链穿过,血液正顺着锁链流向下方的一个木桶,看龙落雪的状态已经是奄奄一息,生机即将消散。

    就连苏未的出现,也没能让龙落雪抬起头来再看一眼,可能是太过心痛,只见苏未的眼角有清泪划过,紧接着双眼已经被血红色代替。

    一转念,被修复好的玄月刀再次出现在手中,一个飞身连续斩出数刀,几声轻响,龙落雪身上的锁链断开,而龙落雪的身子也无力的向下坠去。

    苏未接住龙落雪的身子,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看着龙落雪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内心无比的自责和悲痛,自从来到了九境天,龙落雪到底吃了多少苦。

    “落雪,你看看我,我是苏未啊!”

    “落雪,落雪~~~”

    此时金家被苏未闹出的动静,已经吸引了很多提前来贺寿的宾客,房屋倒塌,金家的护卫倒地一片,这突然的变故让宾客们也是一时间感到了惊讶。

    此时一个骄傲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什么人居然敢在金家闹事,我看你是活腻了。”

    苏未转头,正看到一个青年,身后跟着大批的老者朝着苏未这里走来,修为皆是不弱。

    没有理会众人,挥手取出一堆疗伤的丹药打入龙落雪的体内,丹药入体,龙落雪的状况并没有好转,可见龙落雪此时伤的多重。

    “把她交给我吧,在这小世界里,我能保住她的命。”

    正束手无策的苏未听到夏老的声音,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依照夏老的吩咐把龙落雪收进了小世界,一起进去的连同苏未空间手镯里所有的仙草和丹药。

    “夏老,拜托了!”

    做完这一切,苏未才起身,血红的双眼注视着院落里的人,单单是金家的高手就不下百位,看热闹的宾客更是不计其数。

    “我不管你是谁,把刚刚那个女子留下,今天的事我可以不追究。”

    听到金木的话,苏未嘴角挂上了一丝邪魅的笑容,扫视了在场的众人一圈,这才把目光落在金木的身上。

    “你追不追究我不知道,但是你金家从此以后在这景阳城消失,一个也别想逃走,其他不相干的人现在可以离开,等我动手了你们也就都别走了。”

    苏未说的很是轻松,现场的金家众多修士仿佛是听到了最大的笑话,而围观的宾客也是发出了嘲笑声,金家能位居景阳城数千年不倒,实力和底蕴又岂是一个青年能够懂得。

    “我倒是想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有胆量挑战我金家的权威,在这景阳城我金家是天,不过区区第五境界,就敢大放厥词,这点修为在我金家连核心都算不上。”

    金木身边的一个老者说完,便没有再看苏未一眼,而是转身朝着看热闹的宾客说道:“让大家看笑话了,是因为我金家近些年有些疏于防范,才让这小贼打扰了大家的雅兴,正好,借此机会也给众位增加一点乐趣。”

    “这哥们儿莫不是疯了,为了一个女修得罪金家确是有些鲁莽。”

    “你懂个屁,要是你的女人你会不生气,我觉得这个小伙子重情重义,是个人才。”

    “再找就是,漂亮的女人还不比比皆是,去一趟醉风楼,没有什么忘不了的女人。”

    “你个天天逛妓院的糟老头懂个屁,年轻人要有血性,不然老了跟你一样,有什么出息?”

    宾客中两个猥琐的中年人争执不休,就差大打出手,而另一边居然还有一个光头的老和尚在忽悠宾客下注,赌苏未能坚持多久。

    苏未见没人离开,便不再多言,手提玄月刀,朝着金家众人杀去,这是他涅槃以后的第一场战斗。

    一上来就是洪荒斩的裂天,虽然洪荒斩只有三式,可是每一刀都有开山碎石的威力,如今的苏未还不能完全发挥出洪荒斩的全部,可是能接下这一刀的也不是寻常修士可以做到。

    苏未含恨出手,出手就是全力,瞬间金家就有几人被杀,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几人到死都带着疑惑不解的表情,不知道这个青年出手怎会如此的霸道。

    而苏未却是没有停息,接着就是洪荒斩的开天,这一刀更是让金家人目瞪口呆,看着前面倒下的人,轻松的被苏未突破自身防御,切断了生命气息。

    一时间,整个院落里出奇的安静,金家人不再轻敌,宾客也看出了这个青年不是一般的厉害,恐怕金家这次损失惨重。

    随着金家高手齐齐出手,整个院落陷入了混战,苏未手持玄月,每出一刀,必有金家人被斩杀。

    随着金家人不断的倒下,又不断的补充,这里是金家祖宅,又岂会只有区区百人,此刻被苏未斩杀的人数也已经过百,而苏未的身上也出现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此刻的苏未血红着双眼,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仿佛不知道疼痛,把所学发挥到了极致,不管是洪荒斩还是焚天掌,都在这一战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被先前说话的老者拉到一边的金木此刻脸上却阴沉似水,他想不明白苏未看起来和他年纪相仿,却能有如此高的修为,而他这次给金家带来了这么大的损失,待老祖归来不知道要承受什么样的惩罚。

    “大伯,龙女对老祖太过重要,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不能让他救走。”

    此时此刻金木明白,只要龙女还在,老祖纵使生气,也不会太过怪罪他,毕竟龙女的血可以延续老祖的命。

    金家的高手在不断的陨落,此刻的院落已经尸横遍野,而苏未身上也受了极重的伤,却没有一丝退却,依旧不停的收割着金家人的性命。

    夏老感受到苏未的伤,不断的神识呼唤苏未,想要让他离开,可是却没有换来丝毫的回应。

    就在苏未被几个金家老者围困之际,苏未强行施展了神识攻击神寂,再配合洪荒斩的葬天,身边几个老者瞬间被斩成了血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