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过了不久,广场上只剩下苏未和沈无忧还站着,苏未始终没有动过,而沈无忧则是倚靠在一根石柱上,这一战他受伤不轻,却咬牙坚持着没有倒下。

    苏未有心磨炼沈无忧,另外这么久以来,沈无忧压抑的情绪也需要释放,而杀戮则是最好的宣泄。

    地上的三十几人除了有三人勉强还能支撑着,剩下的都已经死去,这时苏未才走上前看着沈无忧问道:“还能坚持吗?”

    沈无忧笑着点点头,苏未继续说道:“问问他们,看看有什么重要的信息,没有就都杀了吧。”

    苏未迈步走向了宫殿,走入殿中,才发现整座宫殿只有一层,应该是有阵法的缘故,大殿之中灵气充沛此地倒是适合修炼。

    正中有着一座石像,却损毁严重,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但是轮廓还是能够辨认出并非人类,苏未盯着石像入神,总觉得似曾相识。

    不等苏未找到原因,沈无忧便走了进来,告诉苏未说:“这里存在久远,这些人是被一个叫南魂的妖兽收服,今日我们来的凑巧,南魂带领一部分人出去了,明日才会回来。”

    “你先坐下恢复,这里灵气充沛,等你恢复了我们就离开。”

    沈无忧也没废话,原地坐了下来,苏未继续围着石像走动,在石像的身上,苏未感受到了亲切感,苏未疑惑不解,最后索性把石像转移进了空间手镯,当石像在宫殿消失,苏未对这里就失去了兴趣,这里的灵气对苏未毫无作用,看来石像的秘密,只能留着慢慢研究了。

    过了一个时辰,沈无忧睁开眼睛,身上的伤基本痊愈,又吸收了如此多的灵气,此刻看起来,隐隐有了一丝提升。

    二人迅速的离开了此地,朝着中心城的方向而去,一天过后,当一群人高兴的回到断魂崖,才发现留下的人已经全部成了死尸,就连宫殿内的石像也不翼而飞,南魂断定是附近的其他兽族所为,怒气冲冲的带着手下去算账去了。

    这些苏未和沈无忧并不知道,此时两人正在一处无人之地,喝着酒,面前则生着火,一只毕方灵鸟被两人吃了大半。

    沈无忧擦掉嘴上的油渍说道:“这才是我沈无忧的人生,快意恩仇,一只宝鼎闯天下。”

    听到沈无忧这番感慨,苏未想起风无痕曾经的话,拍拍沈无忧的肩膀说道:“无忧,我若是希望你换一件兵器,你会不会同意。”

    “为什么?当时可是你说要我跟着你,你会帮我找回另一半子午破空鼎,虽然我知道你找不到。”

    “我见到了另一半的子午破空鼎,也知道了它的来历,所以才让你换一件兵器。”苏未把风无痕的话告诉了沈无忧,作为朋友,他想让沈无忧自己选择。

    听完苏未的话,沈无忧才知道,子午破空鼎并非他沈家之物,而且有侵蚀自己意识的风险,沈无忧想了想,笑着说道:“既然如此,那以后我就不用它了,以后若是有机会遇到,我把它还给风前辈,反正我也一直拿它当锤子用,要不就换个锤子吧。”

    “我这里倒是有之前从上古秘境带回来的,品级一定比三境之中的高,你先用着,以后有机会再换。”

    沈无忧接过锤子,抹掉先前的记忆,渡入自己的神识,手里的锤子变得金光闪闪。

    看起来沈无忧比较满意,拿着锤子到一边去研究,毕竟熟悉新的兵器,还要有一个过程,可是苏未带回来的,已经不能用兵器来形容了,武器一旦有了自己的意识,便应该被称为法器,只是品阶高低之分,还有炼制的材料不同。

    苏未见此,也是放下心来,他的朋友本就不多,若是沈无忧再有个意外,那对苏未来说也是巨大的打击。

    到了深夜,二人决定继续赶路,趁着夜色,可以把速度加快,而又不容易被发现,可是刚要出发,苏未又感觉到了被跟踪的气息。

    苏未停下身子,转身凝视着身后,漆黑如墨的黑暗中,仿佛有着一双眼睛也同时在看着苏未,这种感觉很不舒服,可是以他如今的修为,居然不能发现对方,若是此人出现,定是他遇到过的最强的对手。

    苏未凝视着远方,久久不语,沈无忧也警惕着四周,没有出声,良久之后,苏未说道:“我们走吧,与其时时提防,不如等着对方主动出现。”

    二人借着夜色,朝着中心城的方向急速飞去,偶尔有妖兽发现,但是看两人的速度,也没有妖兽愿意主动招惹。

    几天以后,二人距离中心城不足两天的路程,路上的妖兽变得多了起来,大多都是从不同的地方赶往中心城。

    来的妖兽身份也是不俗,身边多数都有修为高深者陪着,甚至还有乘坐兽车前来的,刚刚经过苏未身边的兽车就是三头火红色巨型狮子在前拖拽,而车身应该是金属打造,雕铸有一个九头狮子的图案。

    沈无忧疑惑的说道:“看来中心城有大事发生,来的都是各族群身份显赫之辈,身边的护卫更是深不可测,连天榜级别的都只能打杂,这样的景象恐怕几百年也难得遇到一次。”

    “我现在才明白,若是真的蔚蓝沙海大举进攻十万大山,可能不出十日,就能彻底踏平。”

    苏未心内感慨,看来这些年,十万大山落后了不是一星半点。

    “算起来,距离兽潮攻击的日子也不远了,也不知道这次会有多少大能陨落,希望这样的杀戮不要再有。”

    沈无忧说完接着问道:“若是妖兽真的进攻,你会不会帮忙?”

    “我也不知道,修士的路本就是伴随着杀戮,我更是从杀戮中成长起来的,我现在更希望尽快提升自己,将来到更大的地方去看看。”

    苏未心里一直惦记着九天境,那里才是他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