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见苏未出手阔绰,伙计的态度更是谄媚,这里住一晚只需要三百冥石,而苏未出手就是上万,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过,但也多是城里数得着的几大家族出来的公子,俗称败家子!

    “不知道公子打算住多久?”

    “还不确定,先住着吧,要是冥石不够了,你再告诉我就好。”

    “那公子你先请坐,我这就安排酒菜上来。”

    苏未找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大堂之中的几十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七七八八,有安静喝酒的,也有拍着桌子踩着椅子划拳的。

    要说这酒馆的位置也真是不错,透过窗子可以看到街上来往的人群。

    几乎所见的每个修士都带着自己的兽宠,为了表示对城主的尊敬,不到一定的修为是不会选择飞行的,这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

    自从进入这景阳城,苏未所见的修为最低的也都在第三境界,第四第五境界的更是比比皆是,一般的第五境界苏未并不会放在眼里,可是景阳城的修士实力比明都城却是高出了很多。

    也不知道流落到景阳城的到底是沈无忧还是龙落雪或者龙起云,他们三个的实力苏未最是清楚,若是没有特殊的机遇,在这里恐怕和一个孩童相差不大。

    想到这里,苏未难免心忧,无论是三人之中的哪一个,对苏未来说都太过重要,胜过自己的性命。

    正在苏未出神之际,离他不远处的几个青年的对话引起了他的注意,苏未转头看去,只见说话的青年衣着华贵,外表还算俊朗,只是身上少了一些修士原本的坚毅,想来是家境优越,心思并不在修炼上,导致修为平平只到了第三境界中期。

    “你们知道这次金家老祖大寿,全城有点名气的家族都收到了邀请,就连附近几座城也有家族参加,这金家的二儿子金木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个带有龙族血脉的女子要献给金家老祖。”

    听到青年的话,苏未心里一紧,带着龙族血脉的女子,会不会是龙落雪。

    “听说金家老祖寿命将近,若是有纯正的龙族血脉,长期供他吸收,再活个几百年也不是问题,如果我没猜错,接下来金木在金家的地位,定然能到达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青年对面的男子见他口无遮拦,赶紧制止道:“这些话你跟我们两个说说也就算了,若是传到金家人的耳朵里,我们几家都得跟着遭殃,以后切记不要再提。”

    青年被同伴提醒,也是心头发虚,笑着说道:“我知道了,景阳城的第一家族,自然不是闹着玩的,今天我多喝了几杯,两位兄弟多担待。”

    男子这才松了口气说道:“整个人和境我不知道,但是这中南界的地界上是定然不会有神兽血脉出现的,要么消息是假的,要么就是来自别的地方,不管是真是假,我们三天后去看看就知道了。”

    接下来三个青年换了话题,苏未也就没有再听,看来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进入金家了解一下。

    这时伙计端来了酒菜,放下酒菜准备离开的伙计被苏未叫住。

    “伙计,你可知道金家在何处?”

    “这景阳城哪有人不知道金家,从这里出去左转穿过三条街,走到头最大的宅子就是金家,您不会也是要去贺寿吧”

    “啊!是的,我家里和金家老祖有些交情,得知金家老祖寿辰将近,命我顺手送去贺礼。”

    说完苏未还随手丢出几百冥石给伙计,伙计听说苏未还认识金家的人,再加上出手又阔绰,恨不得把苏未供上。

    “公子何时想去,我可以给您带路?”

    “不用了,我一会没事了出去逛逛,顺路过去就好。”

    伙计见苏未态度如此随意,更是心惊,这公子得多大的来头,才会把给金家老祖送贺礼的事说的这么轻松,这么的无所谓。

    “公子可能不知,金家老祖平时并不在金家宅子,而是镇守在城外的兽山,就算您现在送去了也见不到金家老祖,而金家老祖只有每次寿辰当日才会进城,所以我建议您要是不急,可以在三天后寿辰当日再去。”

    “景阳城也有兽山,为何金家老祖要一直守在那里?”

    “这是我以前听到的传闻,据说兽山之中有一块地方可以增加寿元,而金家老祖已经活了几千年,只有在兽山之中才能续命,所以平时都不会回来。”

    伙计的声音压得很低,生怕被别人听到惹了是非,苏未此时最需要的就是这些信息。

    “你把酒菜送到我的房间如何,这里人多眼杂,我有些吃不下。”

    伙计在苏未的房间待了快半个时辰才离开,走出门的伙计笑的合不拢嘴,苏未给的打赏快赶上他一年的收入了,他心里更加认定苏未的身份不简单。

    而苏未此时正一个人喝着酒思索着接下来的行动,在小世界的夏老也通过神识联系了苏未,听了苏未了解的情况,夏老也支持苏未到金家打探一番,夏老虽然推算出了大概的方位,却没有办法算出金家捉到的女子是不是龙落雪。

    打定主意,苏未起身离开了无名酒馆,朝着伙计给的方位走去,既然三天后才是金家老祖的寿辰,就算被捉到的是落雪也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比想象中还要好找,金家的宅子比明都城时叶家的还要大,门口的守卫也个个修为不弱,苏未没有硬闯,而是让守卫通报要见金家的二公子金木,直接被守卫拒绝了。

    此时苏未的内心中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没有喝再和守卫废话,苏未直接出手,一拳一个放倒了门口的几人,大步朝着宅子中走去。

    进入金家宅院,苏未就朝着内院走去,路上的守卫没有想到这景阳城还有人会来金家闹事,还不等反应过来,就纷纷被苏未击倒,苏未顺利的到了内院。

    这时一声惨叫传到了苏未的耳朵里,苏未一拳轰碎了不远处的一面墙壁,而眼前的一切让苏未的怒气上升到了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