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苏未睁开了眼睛,从岩浆池走出来,在众多的衣服中选了一身白色长袍,因为时常会有打斗,苏未不是很喜欢穿白色,但是空间手镯里储备的新衣服确是很多。

    今天之所以选择白色,是因为三日期限已到,今日就要亲临风家要个说法,算是对双亲的一种祭奠。

    玄月也不知从哪里飞出,贴在苏未的背上,一人一兵器,在丛林深处朝着风家祖地走去,步伐虽慢,却带着肃杀的气息。

    此时此刻,风家祖地的山顶,十丈见方的广场前,灰袍长老跪在正中,抬头看着上方,在灰袍长老的头顶,一颗黑色的狼头若隐若现。

    黑色狼头配上血红色的眼睛,张嘴发出人声说道:“老祖现在不能抽身,若是此子真的再敢杀害风家子弟,可群起而杀之,此等小事,也需老祖亲自动手,当年之事不要过多提及。”

    “可是老祖不出面,我等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已经有几十风家直系子弟惨死,旁系更是修为低下,只怕也只能阻拦一时三刻。”

    灰袍长老颤抖着把这些话说了出来,毕竟被一个小辈,杀的风家鸡飞狗跳,面子上也确是挂不住。

    “若是最后不敌,可以召唤黑狼武士相助,老祖现在正在紧要关头,不好分心,待老祖返回,一切可定。”

    说完自空中掉落一张符箓,落在长老身前。

    灰袍长老捡起符箓,连声道谢,却见黑色狼头渐渐淡化,最后消失在上空。

    长老起身把符箓贴身放好,有了这道保障,心内大定,风家老祖风无双已经活成了妖孽,修为更是高深莫测,现如今赐了这道符箓,定可保万无一失。

    灰袍长老已经打定主意,先让风家的高手联合攻击苏未,若是能将他拿下或者斩杀,这张符箓岂不是就可以留下来。

    听黑色狼头传达的意思,短期之内老祖都不能回来,不知何时才会露面,有了这道保障,他在风家祖地就真的是一人独大。

    走下山之后,灰袍长老就命人敲响了钟声,此时的原本就热闹的广场上,迅速集结了风家的直系子弟,就连山下的旁系子弟也纷纷走出来集合,等待着指示。

    见人已到齐,灰袍长老说道:“风家子弟听着,如今风家遭遇了多年不遇的挑衅,我风家子弟更是死伤无数,我刚刚已经请示了老祖,老祖命我等,团结一心,合力将其诛杀,若是不敌,老祖会派下帮手。”

    灰袍长老声音铿锵,山下旁系子弟也听的一清二楚,虽然不敢说话,却一个个互相对视,因为他们清楚,这样的事,冲在最前面的只能是这些旁系子弟。

    相反山上的风家直系却是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将苏未生吞活剥了,作为修士,又有一身不俗的修为,再加上风家老祖的庇佑,巴不得苏未能杀过来,好让他们报仇。

    此时的苏未依旧迈着平稳的步伐,不急不慢的朝着风家山门走来,即将走到山门处,苏未停下了脚步。

    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大山,再看看山门上的“风家祖地”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不由的握紧了拳头。

    压下心头的怒火,向着守门的弟子说道:“让风家做主的出来说话,我不想难为你们。”

    此时,三位风家长老,带着十位风家直系,从门内走了出来,领头的灰袍长老看着苏未并未着急开口,身边的风家直系一个个手持兵器,随时准备冲上来斩杀苏未。

    “我来此,只为了弄清楚当年风天笑之死所为何事,难道风无双连出来见面都不敢。”

    苏未完全没有理会风家人的愤怒,大声说道。

    “无知小辈,你既然是风家后代,就该知道这些都是你的尊长,当年风天笑不知死活,违背无双老祖,才被风家处死,而今你却敢来风家祖地大开杀戒,你们一家真是死不足惜。”

    灰袍长老厉声说道。

    “哈哈,真是好笑,一句违背,我的双亲就要被处死,同门尚且不能自相残杀,你可知道,风天笑可是风家直系,那是至亲啊,究竟多大的错,能让风无双下此狠心,今日我都找上门了,他居然还要当缩头乌龟,如此没有人性,纵使再活千年又有何用。”苏未对着山上大声说道。

    “大胆,侮辱我无双老祖,今日定要将你斩杀,来祭奠我风家惨死的弟子。”

    其中一个长老指着苏未大声呵斥。

    灰袍长老拦住风家众人说道:“当年风天笑在风家,资质优异,修为出众,很得无双老祖的赞赏,风头更是一时无两,可是最终却偏偏看上了南宫紫云,当时的南宫家,一心想要抢夺我风家的家传之宝,无双老祖多次警告,风天笑负气离开,不想二人却偷偷怀了孩子,待你出生之后,风天笑带着南宫紫云回到风家,和老祖大吵了一架,这才处死了天笑夫妇,而你却被南宫家带到了三境,这些年风家都没有下到三境追杀你,不曾想你却不知道感恩,居然杀戮风家后代。”

    “南宫家如今在何处?”苏未看着灰袍长老问道。

    这些话苏未不会相信,但是他也明白,风家这样的家族,死掉一两个后代,又有谁会在意,如今知道母亲的家族,若是还在上古秘境,不妨也去走上一回,也好对当年的事多一些了解。

    “如今的上古秘境已经没有南宫家,当年处死了你的父母,南宫家也被一并除名了。”

    灰袍长老的这些话,让苏未心内大惊,当年的南宫家,若是敢于窥探风家的宝物,想必也不会是个多小的家族,如今却被除名,也就是说已经被赶尽杀绝了,这让苏未更加的痛恨风家。

    “风家果然是霸道,既然如此,我要知道当年都有哪些人对我父亲下手了,我今日来,就是为了报仇,你们也一定不会放过我,这一战不打是一定不行了。”

    苏未从背上把玄月拿在手中,平淡的看着风家的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