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独臂大汉

    白骨山脉,骨林深处,雷雨不知从什么时候,渐渐弱了,直至黄昏时分,雨水停下,远处尽管只有黯淡的夕阳,可依稀还能看到一些残缺的彩虹。

    似乎随着夕阳落下,这彩虹也渐渐的支离破碎。

    丛林内很寂静,就连血腥味也都消散,只有那一路上的尸体,见证着在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激烈的绝杀。

    苍英倒在地上,直至死亡他都的目中似乎都有一股意志存在,有不甘心,有不可思议。

    在他的尸体旁,韩立一动不动,如果他的生命是一团火,那么此刻这团火已经熄灭了九成多,只剩下一个火苗,在那里求生的挣扎。

    许久,有脚步上从远处传来,踩着侵在泥水中的落叶,一步步临近,直至站在了苍英的面前,脚步声消失。

    那是一个独臂大汉,脸庞坚毅如刀劈斧砍,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一头黑发飘摇,一身肌肉隆起,犹如铁铸,但一股浓浓的岁月沧桑之意,在他的身上遮盖不住,仿佛他在这片天地内,存活了太久太久,甚至这沧桑已化作了死气,笼罩四方。

    但他的腰依然笔直,龙行虎步间好似扛着这天。

    “执念凝魂……身死却魂不散,可堪一用。”沙哑的声音,带着虚无缥缈之意,回荡在四周时,苍英尸体的眉心突然裂开一道缝隙,一丝丝青色的气飘散出来,直至凝聚在半空时,化作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模糊魂影。

    正是苍英,只不过他的目中露出茫然,仿佛失去了一切神智,瑟瑟发抖。

    独臂大汉右手抬起一指,立刻苍英的魂飞出,融入他的手指内消失不见。

    这独臂的大汉收走了苍英的魂后,转头默默的望向韩立,神色有些复杂,有欣慰,有心疼。

    “臭小子,干的不错……”独臂大汉闭上了眼,半晌之后轻叹一声,这叹息似乎改变了四周的虚无,使得这一片区域,仿佛时间的流逝与往常不一样了,如与世界隔绝。

    苍英的尸体,肉眼可见的枯萎,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整个人都成为了骸骨,骸骨自己立起,踉踉跄跄的向深处走去。

    唯独韩立,他不但没有腐朽,反而有大量的生机无形来临,融入他的身体内,飞速的修复他重伤的身躯。

    独臂大汉闭着眼,站在那里,如一尊雕像,一动不动,他的身上若仔细去看,似乎……没有气息,没有生机,整个人仿佛并不存在于这片世界里,肌肉在快速抖动,每次抖动似乎周围的空气都被震动。

    突然独臂大汉睁开眼睛看向一处“出来!”说话间似乎天地都在颤抖。

    而在他说话间,不远处的虚空处出现一阵阵波动,从中出现一只癞蛤蟆,而这蛤蟆奇特之处,是它有三条腿。

    “这小子果然和你们残兵营有关”金蟾看着独臂大汉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独臂大汉沉默不语。

    “你们……还想着攻打神庭?这么多年还不放弃。”金蟾面色非常复杂,眼中有无数回忆。

    久久不语的独臂大汉这次终于说话“獨煌,这孩子会做什么,我们不会管,也从来没有给他什么任务。”

    “你把体书传给了他,他注定要在血与火中挣扎,神庭不会让会体书的人活着,这是神庭存在的根本。胎生神魔不出,卵生神魔便是无敌,你们不出谁是对手。”金蟾的话说出来,便看到一道道裂缝出现在独臂大汉的周身。

    “人族,永不为奴,神?滚tm的蛋,獨煌你看着,早晚我人族会离开白骨山脉,让天河有我人族的烙印。”独臂大汉青筋暴起,从嗓子深处嘶吼出声。

    “哎,人,神,魔难道就不能和睦相处吗?魔已灭,神已残,人族禁,还不够吗?还不够嘛!!!”金蟾嘶吼。

    “不够,远远不够!白骨山脉的这些白骨都在渴望,渴望饮它们的血,食它们的骨,你们坑我人族之时可曾想过我人族!”独臂大汉指着这无数白骨,眼中有血泪在流。

    “哎!”金蟾低叹

    在那片白骨山脉的骨林中,韩立睫毛一颤,缓缓睁开了眼,打了个喷嚏。

    在这个喷嚏打出的瞬间,韩立也苏醒过来,他的意识还沉浸在昏迷前的重伤状态中,此刻刚一苏醒,就下意识的抱着自己的左臂发出惨叫,可这惨叫刚刚传出就嘎然而止,他诧异的低头看着左臂,又看了看身体,摸摸这里,又碰碰那里,甚至还掀起衣服去看自己白白嫩嫩的小肚子。

    “咦?怎么没伤口了?”韩立眼中露出惊恐,他想到这里是白骨山脉,在这如果死了,魂不会进入地脉之河,只会在山脉游荡,如今自己身上没有伤口,分明自己现在只剩下了魂……他哆嗦的抬头看向四周,发现此地一片寂灭,苍英的尸体也不见了。

    再看远处时,这四周都是雾气,只能看到不多的区域,远的地方模糊不清。阵阵死亡的气息,在这四周弥漫,让人感觉全身冰寒。

    “完了完了……这次把自己小命弄丢了……我还是处男啊,还是两辈子的处男。”韩立更为确定了,整个人有些失魂落魄,哭丧着脸,哀嚎一声。

    “我还没有结束处男,还没有游遍世界,我还吃够,我……”韩立越想越是悲伤,眼泪都在了眼圈里。

    可就在他悲痛的哀嚎时,突然……他的身后传来一声咳嗽。

    这咳嗽来的太突兀,吓了韩立一跳,韩立身体猛地向前爬去,一个翻滚转身,手中出现了一根铁棍。

    “谁!”韩立尖声开口,看到了在自己之前的位置,有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独臂大汉,如一柄标枪般站在那里,此刻正面色古怪的望着自己。

    韩立看清之后,眼眶瞬间红了,脑海中回忆起军营的点点滴滴,瞬间跳起爬到了大汉的背上,“哇哈哈哈,六师傅,六师傅,六师傅。”

    独臂大汉无奈只能等他闹够了,拍拍韩立“滚下来,臭小子。”声音中有一丝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温柔。让躲在一旁的金蟾,惊讶的双眼外凸“这杀胚,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韩立趴在独臂大汉肩头,不知不觉眼泪便浸湿了大汉的衣衫,也不回话,只是死死抱着他嘴里不停“六师傅,六师傅,六师傅。”似有无数委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