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回忆有点儿甜

正在和女朋友约会被打扰,而且对方还满怀挖墙脚之意,安平就算再心大,也感到很不舒服,皱眉望着秦立伟不说话,表达对其的不满之意。

 

刘瑶更不喜秦立伟这做派,装作没听见他的喊声,只管去排队打饭。

 

秦立伟闹了个无趣,却并不尴尬,追女孩子就得胆大心细脸皮厚,见刘瑶这边难打开突破口,便转念一想,来到安平面前,笑道:“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老乡,你大老远过来了,我总得尽尽心,请你们吃顿饭是应该的。”

 

安平见人家笑脸如花,自己这边也不好失了风度,便也微笑着说道:“今天就算了,改天吧,改天我请你。”

 

“那哪儿能呀,你都来了,我要是不请你,会让人家说我小气的,走吧,别客气了。”

 

安平没想到这家伙还赖上了,瞬间感觉一个头两个大,想了想后,仍推辞道:“今天真不行,我和瑶瑶还有话说,你的好意我只能心领了,改天我请你,算给你赔罪。”

 

他不是没想过既然人家这么“热情”,不如客随主便,狠吃他一顿,但转念一想,还是不招惹这家伙的好,这家伙就像牛皮糖,不招惹还要粘过来,这要是在招惹一下子,那就更不好甩脱了,只为了坑人家一顿,赚个心头爽,不值。

 

秦立伟想了想后,说道:“你真不去就算了,我一个人上去也没意思,也在这儿吃一口儿得了。”说完就追着刘瑶往打饭的窗口去了。

 

这下子,安平是真没脾气了,就没见过这么粘爪的人。

 

安平无可奈何,又怕秦立伟纠缠刘瑶,只好也站起身,跟了过去。

 

窗口排队的人还挺多,秦立伟就比刘瑶完了两步,前面就又多了几个同学。他想跟在刘瑶后面,好方便和她聊天,便到前面和人家商量插队。

 

前面那几个同学看到他要插队的位置,立马心领神会,“讹诈”他插队可以,但是今天的午饭得请。

 

秦立伟不差钱,晃着手里的饭卡,满口答应。

 

安平有刘瑶打饭,不用排队,直接站在刘瑶身边等。

 

刘瑶现在是旁边有安平,身后有秦立伟,很是羡煞了一些恐龙女。

 

秦立伟站在刘瑶身后,还闲不住,东拉西扯找话题,不是和刘瑶说,就是和安平讲。刘、安两人想说点儿体己话都不能清净,被这家伙搞得不胜其烦。

 

刘瑶就感觉耳边像是有一只赶都赶不走的苍蝇一般,“嗡嗡”的让人心焦,等了一会儿,见前面的人还有很多,越等心里越烦躁,最后干脆从队列里闪身而出,气鼓鼓的瞪着秦立伟道:“地方让给你,你等吧,我们不吃了。”上午才和安平培养起来的那一丝甜蜜感一扫而空,叫上安平径直走了。

 

秦立伟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料到刘瑶这么不给面子,当着这么多同学,给他来了这么一手,这次脸可是丢大了。

 

从二食堂出来,安平说道:“要不然我们还是去外面吃吧。”

 

刘瑶气还没消,沉着张脸,闷声说道:“就不,我们去四食堂,不信他还会跟过来。”

 

安平就笑了,故意逗她说道:“你还挺吃香的嘛,我才一个来月没看着,你身边就有追求者了。”

 

刘瑶闻到了安平话里的酸味,心情大好,脸皮就绷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还会吃醋啊?还好意思说,一个多月都不来看我,你要是再不来,说不准我就真跟别人跑了。”

 

安平也起了玩儿心,故意瞪着眼睛,说道:“你跑个试试,看我不打折你的狗……”

 

“鞥?”刘瑶听到安平嘴里露出了脏字,重重的哼着鼻音,以为警告。

 

“说溜嘴了,说溜嘴了。”安平装作尴尬的样子扮怪相。

 

其实,他刚才是故意的,就算刘瑶不警告他,他也不会真把脏话说全,就是借机出怪相,都刘瑶开心的。

 

这一对璧人,一路打情骂俏,欢欢喜喜奔了四食堂。

 

四食堂是最新建的,还不到一年,无论是设施还是饭菜种类结构都比其他三个食堂要好的多。当然,相对来说价格也比前者高不少。所以,刘瑶最初没有选择这里。

 

四食堂三层全部是分窗口,只有四层和其他食堂一样保留了单间。饭菜中西餐都有,要求任何窗口不得和其他窗口销售同一种饭菜。因此,这里的饭菜花样格外繁多。

 

现在正是饭点的时候,食堂里里人头涌动,话语声纷纷扰扰,冲进耳朵里令人脑子发木。

 

刘瑶问安平:“想吃什么?”

 

安平看着围绕在餐厅周边的各种专营窗口,一时间眼花缭乱,根本就不知道如何选择。

 

“随便吧。”

 

刘瑶道:“这个梗不好笑。”

 

安平愕然:“我只这个意思吗?”

 

刘瑶便领着安平去了一个卖馅饼的窗口,买了二十个馅饼,又去卖粥的窗口买了两份小米粥。

 

等到刘瑶付账的时候,安平才知道,原来这里比外面贵多了,刘瑶这那里是为了省钱,完全是舍不得他花钱而已。

 

两人找了个角落的空桌,这才吃上顿安生饭。

 

一边吃饭,安平一边感慨:“对象漂亮了也不是好事啊,连吃顿安生饭都不容易。”

 

这家伙哪里是感慨,分明是炫耀,还捎带着夸了夸刘瑶。

 

刘瑶羞涩不已,佯嗔道:“谁答应你了?”

 

“没答应过吗?”

 

安平仔细想了想,好像两人还真是没有正式确定过这事。

 

“那我现在问你答不答应晚不晚?”

 

安平一边往嘴里塞着馅饼,一边问刘瑶。

 

刘瑶却道:“你红口白牙就问我,就想我答应啊?”

 

“那你说该怎么问?”

 

刘瑶眼珠转动了一下,说道:“按咱老家规矩,怎么也得三媒六聘,上门提个亲吧。”

 

“这事,我这儿倒是好办,就怕我要真找媒人去了,你不敢让进门。”安平说完,挑衅的眼神看着刘瑶。

 

刘瑶知道安平是在说笑,当然不会怕他:“我敢不敢,你找个媒人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开玩笑,刘瑶现在还在上学,她爹又是村支书,那个不开眼的媒人敢现在上门。

 

安平想了想后,说道:“你可是答应过我的,现在又要什么三媒六聘,你这是不诚信。”

 

“啥?”刘瑶可没记得有这回事,“胡说,我啥时候答应过你?”

 

“我七岁,你八岁的时候,你忘了?”

 

小时候小时候的事谁还记得?还不是任由他编。刘瑶向安平竖了竖大拇指,表示佩服!

 

安平就“呵呵”笑道:“人要诚信,无信不立。”

 

刘瑶质问道:“小时候的事谁还记得清,你说我答应过就答应过吗?”

 

“看来你是真忘了,我提醒你一下,是那年夏天,在你家里,好好想想。”

 

看安平说的煞有介事,刘瑶也不禁认真起来,绞尽脑汁的回想着过去,连嘴里的咀嚼动作都慢了下来。

 

啊!好像是真有那么回事,不过那是两人小孩子过家家时说的话。

 

刘瑶记得,那年夏天她刚从一年级被退回到育红班,和安平做了同桌。

 

一天中午放学后,她正在自家院子里玩儿,就听到安平家里大人孩子一起哭的声音。她跟着她母亲去安平家看情况,她母亲便让她和刚止住哭声的安平出去玩儿。于是,两人便去了她家里。

 

那时候孩子们没有啥好玩儿的,两人便玩儿过家家。

 

起先,他们玩儿的是赶大集,刘瑶卖东西,安平来买。

 

刘瑶了些树叶子摆到地上,说这是花布,让安平来买。

 

安平看了看后,说道:“我不要花布。”

 

刘瑶问:“为啥?”

 

安平理所当然的说道:“花布是给女孩子做衣裳的,我是男孩儿。”

 

刘瑶眨着清澈的眼睛想了想,也对哦,男孩子是不穿花布衣裳。可她不想自己的东西卖不出去,眼睛眨呀眨呀有了主意,说道:“你买吧,你要娶媳妇儿了,你买花布给你媳妇做新衣裳。”

 

安平想想倒也说得通,那就买吧。

 

安平买了刘瑶的“花布”后,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愣了一会儿,才问刘瑶:“谁是我媳妇儿?”

 

刘瑶卖出了“花布”正高兴呢,听安平这一问也发了呆。是哦,一起玩儿的就他们两个,各自已经有了角色,谁来给安平当媳妇呢?

 

这就玩儿不下去了?安平有些沮丧。

 

“我给你当媳妇。”刘瑶想了个办法。

 

“你是卖东西的呀。”

 

“我东西卖完了。”

 

于是,刘瑶就化身成了安平的媳妇。

 

想到这件往事,刘瑶忍不住嘴角翘了起来,脸上微笑,心里甜蜜。

 

她此刻这形象,在别人看来,那就是个十足的花痴相。可看在安平眼里,就觉得特别妩媚。安平愣愣的望着刘瑶,竟也有些痴了。

 

刘瑶被安平傻呆呆的眼神惊醒,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么看着我干嘛,赶紧吃饭啊。”

 

安平回过神来,“嘿嘿”傻笑了两声,低下头去继续吃饭。

 

刘瑶咽下嘴里的食物,喝了口粥后,眼睛眨了眨,好奇的问道:“安平,那天你们家大人小孩一齐哭是咋回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