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交易

    苏未看向年轻公子说道:既然公子不愿意,那苏未也不好强人所难,我确要炼制一炉丹药,如果公子愿意那就太好了,还不知公子怎么称呼?年轻公子说道:沈无忧,这二位是我聚灵阁黎暮北和洛月楼长老。

    既然苏兄如此大度,那这丹药我便给你炼制,三日后便可来取。苏未说道:那好就烦劳沈公子给我们安排住处,三日即可,拿了丹药才好离开。

    沈无忧等人听完苏未的话楞在了当场,这是实实在在的不信任啊,就连一边的采荷母女也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苏未,苏未看着沈无忧凑近说道:你这子午破空鼎的事我给你保密,沈公子不会这么小气的哈。沈无忧听到苏未说出子午破空鼎心内大惊,心想苏未如此年轻居然认得此鼎,不过看苏未的样子不想是对鼎有所企图,加之聚灵阁富甲一方,安排个住处也不算大事,沈无忧想了想说道:苏兄客气了,无忧理当招待,聚灵阁后院就是在下的住处,苏兄若不介意,就请留下小住几日,我们把酒言欢,岂不快活。

    其实沈无忧内心有一堆问题要问苏未,只是当着这么多人,苏未又是小声凑近跟他说的,他也只能先把苏未安顿在自己住的小院,才有机会和苏未详谈。苏未却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回道:那就谢过沈兄了,我们三个人两间房即可,炼丹的事就劳烦沈兄了。说着苏未拿出两株草药丢给沈无忧。

    沈无忧看着苏未丢来的草药说道:苏兄看起来不像有内伤之人,要炼制这鬼芒草为丹药,证明服药者的修为定已步入仙榜,只是鬼芒草丹治标不治本,无忧自小便精通医术,苏兄如有需要,千万不要客气。说着无忧转身把鬼芒草交给一旁的黎暮北长老说道:有劳黎长老。黎长老接过草药便离开了。苏未却无所谓的说道:不劳沈兄费心,三日内拿了丹药我便离开。

    沈无忧和长老洛月楼带着苏未三人来到聚灵阁后面的庭院,安顿好了房间以后,沈无忧找到苏未,苏未并不感意外,和采荷母女交代了好好休息以后随着沈无忧来到院子里的湖边,二人在湖边的石桌坐下以后沈无忧开口说道:苏兄可否告知子午破空鼎是从何得知?难道苏兄见过此物?苏未自顾拿出一壶司空烟酿制的酒,自己喝了起来,沈无忧一直看着苏未,等着他回答。良久之后苏未说道:沈兄如果是想打听另外一半鼎的下落,那苏某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沈兄应该看得出来,我对子午破空鼎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如果我真的知道,那一定会告知你。

    苏未又拿出一壶酒递给沈无忧说道:我想知道沈兄要此鼎是为了什么,要冒如此大的风险,把一半摆在聚灵阁,倘若真的被有心人见到,沈兄真的能够保得住此鼎?不瞒沈兄,就算我要抢,你都拦不住我。

    沈无忧听到苏未如此说,顿感后背发凉,之前一直认为有他和两位长老在,再加上星辰岛不能打斗的规矩,可以借此把拥有另外一半子午破空鼎的人吸引过来。可是现在沈无忧发现自己太天真了,在星辰岛是不能打斗,可是离开星辰岛呢,沈无忧不可能一直都不离开,再看苏未的修为,以他沈无忧天榜中级的修为都不能感知苏未,只能说明苏未修为远高于他,再加上还有一个需要鬼芒草丹药的仙榜高手,如果要抢他确实拦不住,试想星辰岛这样的高手一定大有人在。

    沈无忧起身抱拳行礼说道:感谢苏兄好意提醒,是无忧大意了。苏兄对我所谓知无不言,那无忧也不再隐瞒,我沈家本是炼丹世家,修炼的是医道,修为提升一定要靠丹药支撑,可是随着修为提升,需要的丹药也就不是市面上的凡品可以满足,好的丹药需要更好的鼎炉才可以炼制,所以苏兄能够理解我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子午破空鼎的另外一半。

    苏未听后点点头说道:我理解也不理解,我修炼至今短短三年多,却从未服用过任何丹药,修为高低来自于你的心境,修炼的过程就仿佛净化身心,滤去浮躁,沉淀下的是深思。

    沈无忧听完苏未的话更是大吃一惊,沈家资产富甲一方,草药园更是遍布三境,从五岁便开始修炼,各种丹药,奇珍异宝用了无数,如今和苏未年龄相仿,修为却不如苏未。沈无忧苦着脸说道:苏兄你的际遇真的让人羡慕,如果有机会我真想离开沈家独自闯荡一番。

    苏未说道:你父亲现在应该正值壮年,为何你不离开,我们从这星辰岛开始,让三境因为我们而颤抖,我答应五年之内帮你把子午破空鼎的另外一半找出来,你的离开其实也是变相帮了沈家,这子午破空鼎若被其他修士知道了在你沈家,那从此沈家便不得安宁,尤其是妖兽,一定会以此为缘由攻占你沈家,你沈家聚灵阁遍布三境,又能躲到哪里?听了苏未一席话,沈无忧算是彻底被苏未说服了,沈无忧认真的看着苏未说道:容我和家父商议一下,如果可以三日后我跟你离开。苏未笑着说道:我等你!其实苏未内心乐开了花,现在正是需要自己势力的时候,如果身边能多一个沈无忧这样的高手,那离成功就又近了一步,此时苏未的野心正在慢慢的显现出来,前面二十年苏未连话都很少有机会说,而现在他要把以前缺失的追赶回来。

    入夜沈无忧带着洛月楼离开了居住的小院,二人朝着瀚海的方向疾驰而去,大概一炷香以后,二人出现在了瀚海岛的一个普通院落里,一个中年男子坐在石桌前,此人便是聚灵阁现任阁主,也是沈家家主沈亭山,沈无忧和洛长老垂手而立,等着沈亭山开口,沈无忧已经把今天的事汇报给了沈亭山,过了很久只见沈亭山放下手里的茶杯说道:听你如此说,这个叫苏未的小友倒是有些意思,我料想他也一定知道还有高手在暗中保护你,却依然要如此说,足以见得这个小友料定你会答应,有一点他说的没错,即使得到了子午破空鼎,我们沈家也未必能保你周全,若真如你所说此人短短三年便有如此际遇,我倒觉得未尝不可一试。只是以后沈家能帮你的就有限了。

    沈无忧说道:谢父亲成全,孩儿定要找回子午破空鼎,帮助我沈家踏上更高的境界。沈亭山说道:去吧,黎长老将留在星辰分部聚灵阁,洛长老以后跟随无忧,望保无忧周全。沈无忧和洛长老离去,沈亭山却自言自语说道:无忧此去惊险万分,难道真的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只听黑暗处有一个声音传出说道:无忧孩儿有自己的际遇,跟在我们身边只会误了他的人生,当年你离家外出闯荡,不也是我同意了你父亲才让你出去。沈亭山抱拳说道:晚辈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