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消失的潜水装备

船还没有靠岸,速度仍没有减慢,但胖子还是一个纵身就跳上来了,往前跑了几步才停了下来,他一看见吴邪就开心地打招呼,“小同志,你也在这里啊,看来我们的阿宁小姐面子还是很大的嘛。”

        阿宁听着,勉强露出个微笑。

        胖子看了眼海棠,他和这位说熟不熟,可又和人家你来我往的救过命,虽然人家对他态度一般。

        胖子想着也不拧巴,直接打招呼,“呦,冷鱼姑娘也在这呢?真就雀它妈妈哭雀,巧死了!”

        海棠点点头,心里又在想,你说的这是那门子王八话呢。

        胖子把行李直接一丢甲板,坐着又是捶腿又是敲背,抱怨阿宁催得太急了,完了问地方找着没有。阿宁告诉他还没找到,但只剩下最后一个地方。

        “那你们可得找到再叫我,没找着,我钱照收!你们这江湖规矩可得守啊。”,胖子和阿宁表明态度,聊了几句就闲不住,跑去问船老大有没有海鲜,硬逼得船老大拿出大马鲛鱼,又叫手下人拿个锅出来。

        等鱼上来的时候,馋得一群人差点流口水,海棠也走了过去,她刚才打着海猴子,现在是真的饿。

        胖子早就开吃起来,他一见海棠主动过来,倒是挪了个屁股,给让出个位置。

        等胖子去船老大那找酒回来的时候,海棠坐他那位置吃得起劲,那样子和平常还真的不太一样。

        等这一顿吃完,胖子就打个饱嗝,说要来讲讲正事,吴邪阿宁也都坐了过来

        他们讨论了半天,阿宁扭头问海棠,“冷小姐,你有什么想补充的没有?多些详细的计划准备,咱们也能安全一些。”

        她真的没有想说的,可好歹收了人家钱,于是就附和胖子的话,“汽枪得带上,武器不嫌多。”

        阿宁听了她一句废话,尴尬地笑了笑。

        胖子最后拍板,他打头阵,吴邪,阿宁,海棠和张起灵按这顺序行动。他要是觉得情况不对劲,就摆摆手,要是摆拳头,他们就得立马跑路。

        海棠没等他们讨论完,就找个地方睡了。

        隔天大早,就跟着阿宁的手下下水去找地方,确实找到入口,一个盗洞。

        海棠靠在渔船下边,嫌麻烦没有上去,她在水下,水鳞行作用很大。不仅在水中阻力很小,而且在无形鳞片包裹下,也不会体温下降,不用担心体力消耗大,真的是如鱼得水的轻松。

        她知道胖子很胖,但这不影响她看见胖子露在潜水服外包不住的肚子,笑得抓不住麻绳,直接掉进水里,他们是第一次看她笑,胖子更是呆了一下。

        他们进盗洞游了二十多米,盗洞的方向一变,垂直的挖了下去,胖子先下去确定安全后,他们又往下游了十几米。

        吴邪忽然靠在墓道墙壁研究,胖子催完,阿宁再催,他才往前游。

        胖子一直走到没有路才停下,吴邪就让他们在墓墙找找机关,海棠也只能跟着敲敲打打。

        胖子突然就从她身边过去,蹬着墙飞快地向前跑,然后又回来拉吴邪,剩下的一伙人回头看,后边整个墓道都是头发,这下谁都不需要提醒了,全都知道跑。

        海棠心想那是禁婆吧。

        他们在拐角躲着,胖子给那团头发来了一汽枪,墓道里的头发给他们吐了个穿潜水服的死人出来。

        海棠看胖子又溜得飞快,摇头扯着吴邪的手臂,他还傻傻地看那个死人,他一回头看胖子跑了,连忙给阿宁张起灵打手势。

        她在水里顶多也就帮个吴邪,胖子精的不行,小哥不用太担心,至于阿宁,她可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张起灵突然从最后面,窜到最前面去,抓着胖子停下来,他发现胖子刚才踩的地方有个机关。

        胖子游回来一看,好奇地一按,四周水流旋转了起来,所有人都被吸了进去,翻天覆地的晕。

        他们被卷进去一口井里,吴邪清醒的最快,他示意都向上游。等上了岸,胖子上去后直骂,“这他娘都快赶上抽水马桶了,他丫的!”

        海棠倒没怎么难受,她打量着周围,这是一个耳室。

        吴邪发现了满是尸蜡的小脚印,胖子还晃着脑袋,一看这里可能有小粽子,就端起枪招呼张起灵一起,去检查能藏东西的清花大瓷罐,不过只发现一个小小的空棺材,里面没尸体。

        到处都找不到尸体,大伙都有点不安,胖子和吴邪还因为碰不碰棺材的事,差点吵起来,阿宁在那拦着。

        海棠看着他们,“有动静。”,她一指角落的罐子,四个人都不说话了,直直的看过去,什么动静也没有。

        吴邪满脸怀疑的看着海棠,她补充着,“我刚才看见它动了。”,像是呼应她的话似的,那罐子倒地冲他们滚过来。

        胖子本来提议打烂这罐子看看,先下为强,吴邪一说值个上千万,胖子就又不吭声了。

        海棠看着罐子转弯滚进黑暗中,就一会儿像碰到什么停下来没声了,她端起汽枪直接就跟过去,她受不了一群人呆在那不动。吴邪很少看她这么主动,一群人就跟着走,越走越发现这罐子简直像是在给他们引路。

        海棠在罐子停下的地方远处停步,前边只有一条石板路,吴邪领先看看有没有机关,她反而走在最后,她对机关这些也一窍不通,几个人都有些紧张,吴邪刚叫胖子别影响他,阿宁就踩到机关。

        躲过呼啸而来的箭,躲这些她就来劲了,在窄小的石板路上,海棠跟跳舞似的躲着往前,胖子身上已经中好几根,她皱着眉头仔细看才发现,胖子中箭的地方半点血没流,人还活蹦乱跳。

        吴邪在前边被阿宁抓着当肉盾,挣扎着倒在旁边,阿宁没了肉盾,还是凭借异常好的身手到了安全区,她扭头得意地冲吴邪送飞吻,然后她发现吴邪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像她后边有什么事发生。

        阿宁下意识转头,一只靴子踹到她脑袋上,她摔在地上挣扎着要爬起来。

        海棠骑在阿宁身上卡得她起不来,一拳头往阿宁太阳穴打,眼看她翻着白眼晕过去,还往她腹部补一拳头,确定人真的晕过去才起来。

        她一回头,箭雨都停了,除了张起灵,胖子他们身上都是箭头有机关,撞到东西会缩回去的莲花箭。

        张起灵已经恢复原来的身高和脸,胖子还张大着嘴巴看着她,海棠过去就听见张起灵说,阿宁发现他的存在,所以想连他一起干掉。

        胖子看了眼晕倒在那的阿宁,“那她怎么办?”,他走过一细看阿宁,啧啧咂舌,“我说冷鱼姑娘,你不是阿宁雇来的吗?怎么下手这么重。”

        “我的命,比她给的,值钱多了。”,阿宁没想对她手下留情,而且她太聪明,也太狡猾了,海棠如果让她这么走了,心里会很不安。

        吴邪犹豫着说,“要不把她绑起来?”,王胖子看了半天也没个主意,张起灵更是不关心阿宁怎么样,于是他们把阿宁带回耳室,结果一看刚才放装备的地方,四个人全慌了。

        氧气瓶全都不见了,他们离开这里,总共也就五六分钟。

        他们的装备能到哪去呢?阿宁还在他们手上,根本不可能还有人来搬他们的东西,而且这里进进出出也就只有一条路,东西又能藏那里去。

        胖子这下真的害怕起来,“难道这里还有粽子?”,吴邪摆着手,“有粽子咱还可以拼命,没潜水设备,咱们可就真的玩完了。”,“胖子,刚才你最后脱的,你过来的时候有没有换地方。”

        “当然没有!好几个钢瓶,还那么重,我吃饱了撑着啊,还搬来搬去。”,胖子也想不通。

        “这个地方不对。”,海棠很肯定。

        吴邪问,“那里不对?”

        “气味不对,头顶的图案变了,而且那个小棺材不见了。”,海棠进来的时候观察过。

        张起灵也点点头。

        胖子有点懵地问,“你们南派的不是对机关很熟吗?你以前没遇见过?”

        吴邪犹豫了一下,“这里也没外人,我就告诉你们吧。这还是我第二次下斗,这些机关我还真的搞不明白。”

        胖子根本不相信,“你开玩笑呢?我们可是都指望着你呢。”

        吴邪苦笑着,“就算我会,这几分钟就换个地方,什么机关做得到?肯定有别的原因。”

        他想想开口讲了个和现在情况相似的故事,又有点迟疑的讲了他三叔的一些事,胖子越听越气,插嘴到最后,还骂了起来。

        张起灵抓到一个重点,“三叔昏迷的时候说什么?”,吴邪结巴着,“电梯。”

        张起灵脸色变的轻松,还笑了起来,“我知道怎么回事了。”,他举了一个例子,吴邪明白了,还顺带解释给胖子听。

        海棠默默背过身去,就她根本没弄明白,但又不好意思问吴邪。而且她并没有像他们那么担心,这里离海面只有十几米,只要她找的到出口,就能活着游上去,但是张起灵他们不行。

        海棠并没意识到,这种可能关乎性命的问题,她却觉得自己不懂没关系,反正吴邪他们明白就行,她跟着他们一起走。

        明明现在就可以凭着水鳞行原路回去,她却没想过一个人回去,还想跟着他们走这一遭,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有那么些信任这三个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