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苏未没有回到自己的小院,而是迅速赶往雪月山庄,到了雪月山庄,门口的人已经认识苏未,没有任何的阻拦。

    苏未进到房间,依旧是忆柳陪着,这已经成为了习惯,在雪月山庄忆柳从未陪过客人,只有苏未会花费几百冥石,只为了和忆柳聊天,却从不越雷池半步。

    “今日可曾见到妊公子,我想请他共饮一杯?”苏未刚刚坐下,就对着忆柳问了一句。

    “妊公子就在隔壁,我去请他过来一叙。”忆柳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苏未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再次给自己倒了两杯喝下之后,门被推开。

    只见妊一然一身酒气,走路都有些摇晃,手中还提着一个酒壶,另一只手搭在忆柳的肩上。

    苏未赶紧起身扶着妊一然坐下,客气的敬了两杯酒,接下来的时间,就在雪月山庄喝到了傍晚。

    苏未一路搀扶着把妊一然送回了妊家,这才回到自己的家中。

    苏未先是在整个小院布置了阵法,这次的阵法比较严密,苏未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比较多,万一遇到麻烦,也可以提前有所防备。

    回来之前,苏未让忆柳帮着向蓝显祖传话,想想时间也差不多了,苏未在院子里坐等。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大门被敲响,蓝显祖走了进来,先是四处打量,找寻罗紫萱的踪迹。

    “不用看了,她已经走了,还是逃走的。”

    “真的假的,你不会是打算来硬的,她誓死不从,然后斗智斗勇,最后脱离虎口了吧。”蓝显祖点点头,非常肯定的说道:“一定是的。”

    “你信不信我毒死你。”苏未被蓝显祖气的牙痒痒。

    在苏未的讲述下,蓝显祖知道了罗紫萱做的事,免不了一阵挖苦,苏未最后无奈的说道:“总之,你以后遇到她千万要小心。”

    “你找我来,不会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吧。”

    “当然不是,我昨夜去找过蓝天野老爷子。”苏未说完就一直看着蓝显祖。

    蓝显祖笑了笑说道:“你是想要和蓝家合作。”

    “我是想给蓝家一个机会,当然前提是对你有好处。”苏未的话并未让蓝显祖表示出不高兴,他了解苏未的为人,至少对他蓝显祖来说,苏未不会害他。

    “今天一早,我已经对妊家动手了,用不了几天妊家就会内乱,这是蓝家最好的机会,不过我不希望你站出来。”

    蓝显祖听说苏未已经动手,暗自心惊,要知道在上古秘境,敢轻易对付第一家族,就是换做其他家族,也只是想想。

    蓝显祖说道:“你需要我做什么,用不用我劝劝爷爷?”

    “千万不要,你不能以任何身份帮助我,至少在蓝家成为第一家族之前,绝对不可以。”

    苏未能这么说,是他有自己的打算,一来可以出其不意,二来可以保护蓝显祖,毕竟蓝家也不是铁桶一块,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为了利益,想要除掉蓝显祖。

    “总不能你冲在前面,我却什么也不做,等着占你的便宜。”蓝显祖说这番话的时候有些生气。

    “我需要你接管上古之城的城卫军,将来对我有大用,有我的配合,加上蓝家的关系,我想应该不难。”苏未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蓝显祖说道:“只要妊家真的乱起来,那我应该就没问题,现在的几大家族没有风家的底蕴,只要配合得当,一定没人会知道。”

    听了蓝显祖的话,苏未的嘴角划过一丝微笑,风家才是他最后的目标,顺带着这上古秘境,也要统治在自己的手里才行。

    “以后来我这还是要多注意,千万不要被别人发现,等解决了妊家,就一切都好说了。”

    “好吧,你就不想留我吃个饭?”

    蓝显祖见苏未笑而不语,接着说道:“我还是回家去吃吧。”

    蓝显祖走后,苏未依旧坐在院子里,看着漫天的星光,一轮弯月斜挂半空,充满了安宁而祥和的气息。

    “也不知三境之中的故人现在如何了,是不是也在惦记着我。”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在苏未的脑海中闪过。

    想到此处,苏未拿出一壶酒,酒是司空烟酿造的,剩下的几壶酒苏未一直不舍得喝,今日思念的情绪涌上心头,这才拿出一壶,坐在院子里,对月独饮。

    深夜,苏未独自出现在妊家祖宅,向着上次见到妊一然三兄妹的房间隐去,房间有光亮传出,看来如苏未所料,今天的妊家,一定不会太平。

    只听房里传来妊一然的声音说道:“大哥,我觉得这个妊一州是不是已经回来了,不然怎么会有人跑到营帐中行刺你。”

    “不可能,就算回来了,也不会是他下的手,能如此自如的出入城卫军营帐,岂是一般修为可以做到,何况对方没有想杀我,若不是如此,我怎么能活着回来。”

    妊一轩此时还能保持如此的清醒,实属不易。

    “照大哥的说法,对方并未想要取你性命,你可曾把今日之事禀告父亲?”妊一沫有些疑惑,既然可以冲进营帐,确只是击伤而不取性命,这有些不合常理。

    “父亲说会严查凶手,可是也叫我不要声张。”

    “为何不要声张,整个城卫军大营的人都知道了,不是应该趁机封锁城池,严加~~~”妊一沫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着两位哥哥许久之后说道:“难道父亲知道凶手是何人,却不便明说。”

    一时间,兄妹三人陷入沉默,苏未在外听到妊一沫的分析,心想这个妹妹真是个天才。

    此时事态已经向着苏未想要的方向发展,他也没有必要再偷听下去,苏未悄悄的朝着外边移动。

    就在苏未准备离开之际,在宅院的角落,一间简陋的石屋,引起了苏未的注意,这间石屋看起来更加陈旧,却和其他的房屋格格不入,充斥着沧桑和久远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