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不可以玩弄小主

  人参果树,已从倚春轩移来,就栽在羲和宫旁边的树林里。

 

  南舟去看了它一眼,回来,正赶上箫月起来。

 

  他与箫月请安,接过冷香手上梳子,给箫月梳头。

 

  前些日子任务,奖励了一项名为“梳妆”的野技,现在,不只是简单的梳头程序,后面的编发和插入首饰,也成了南舟的活。

 

  说是活,其实是一种享受。

 

  “阿姊身上真香。”南舟嗅着,说。

 

  “你给的花浴方子,没想到效果这么好。”箫月抬起手,闻一下。

 

  她久闻自己的味道,不仔细嗅,感觉不到。

 

  “别人用效果是没这么好的,阿姊天生丽质。”南舟说。

 

  箫月笑:“你这话,该和冷香、白鹭,还有袁妹妹说。”

 

  南舟早有预感,真正听到了,还是有些惊讶。连冷香那个丫头,都察觉到了袁晴儿的事,箫月知道,再正常不过。

 

  箫月没深究。她在宫中时间不短,太监和宫女好上,误了事情,被责罚的场面,也见过几起。

 

  太监和宫女的感情,大约是小时候,谁和谁约定,成为对方最好的朋友,这种感觉吧。

 

  她继续说花瓣浴的事:“这花浴方子,要是让别的嫔妃知道了,要抢破头去。昨个,乔贵人就问了,我说是香囊,敷衍了过去。”

 

  “我才不给她们。”南舟梳好了发,把梳子放下,用手捋一遍箫月的发,很润滑。

 

  那花浴的方子,其实是《香典》里药浴的方子,南舟借着自己宗师级的医术,调整方子,单独取出来,做了个不练功也能用的花浴方子。

 

  用过后,花的味道,会久久停留在沐浴者的身上。

 

  如果洗得精细些,还可以让花香,只停留在某几处皮肤上。

 

  花浴的小白鼠,是袁晴儿,南舟试过,挺有趣味。

 

  “那冷香她们,你给不给?”箫月透过铜镜,看身后南舟。

 

  “阿姊决定就是。”南舟拿起头面,将箫月的头发扎起来。

 

  “好啊,你倒是丢给我了。”

 

  箫月用右手扶头面,左手去点南舟的脑袋,南舟躲开,握住了她的手。

 

  “那三位该来请安了,阿姊不要乱动。”南舟重新开始编发。

 

  用头面固定好头发,再打开梳妆盒,挑一套首饰,插进箫月的头发上。

 

  首饰种类极多,小小一处头发,要挂十数个,种类不同,样式不同。

 

  顶簪、花头簪、草蟲、桃心、花钿、掩鬓,可以说是琳琅满目了。

 

  许多鸟类鱼类,雄体,会将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来吸引异性,到人类一方,倒是反过来了。

 

  都插好了,南舟头伸到前面,瞧一瞧,觉着不错。

 

  可惜,古代没有摄影摄像的技术,照不下箫月的美。

 

  等什么时候,从系统那里,得了画技的奖励,倒是可以自己画。

 

  只要画工好,再精心调制颜料,画出来画,与照片不会有区别。

 

  而且,照片只能照穿了衣服的,画画的话,穿不穿,穿什么,不是他说了算?

 

  他看完了,箫月低头,在铜镜里,瞧自己模样。

 

  她回头看南舟:“这些首饰搭起来,真不错。舟儿总能把我插得很好看。”

 

  要不是瞧她一脸正色,南舟就要想到别处去了。

 

  “主子,乔贵人、郭答应、云答应来了。”冷香进来,提醒箫月。

 

  箫月起身,到正堂。

 

  白鹭已经将茶水点心,放好了。

 

  三人女人,坐在自己位置上。

 

  见箫月出来,三人站起身,和她请安。

 

  箫月在主位坐下,让三人起身。

 

  接下来,就是些没营养的问候。

 

  乔贵人眼热箫月的首饰,一直盯着瞧,嘴上接连称赞。

 

  郭答应跟着,拍箫月的马屁。

 

  云答应似乎没睡好,反应总是慢半拍,迷迷糊糊的跟着嗯嗯嗯好好好。她是滥竽充数那个。

 

  南舟丢了一个望气术过去。

 

  【姓名:云鹿】

 

  【所思:那个点心,看起来很好吃】

 

  原来,不是没睡醒,是嘴馋了。

 

  她和宁青娥,一定很有共同话题。

 

  箫月心细,看出云鹿心思,话题说到点心,让三人尝尝。

 

  云鹿如愿以偿,所思变成了“好吃”。

 

  这样聊一炷香,时间差不多了,箫月送客。

 

  要是箫月没有解散的意思,三人要一直怎么坐下去,这是宫里的规矩。

 

  看着她们离开,箫月按了按脑袋。

 

  一炷香时间,她精神紧绷着,不然,也不会发觉云鹿的心思。

 

  南舟到她身后,帮她按头。

 

  宗师级的医术里,包含了按摩这一项。

 

  “娘娘不必这么细心,不过是些无权无势的贵人答应,还怕委屈了她们不成?就是委屈了,也该她们受着。”他劝。

 

  “初来羲和宫,与她们都不熟,过几天,便好了。”箫月回答。

 

  她没放弃的意思,要观察明白,懂了三人的性格,才肯罢休。

 

  南舟没再劝,这是箫月在宫里的处世之道,一时半会儿,很难改。

 

  反正她头疼了,自己来按就是。

 

  请安后,是吃早点。

 

  本来,按规矩,吃完早点,要去皇后宫里,与皇后请安。

 

  当朝皇后喜清静,加上位置坐得很稳,所以懒得见嫔妃,推说要陪太后,停了这个规矩。

 

  这对箫月来说,是件好事。

 

  不用去见上面的人,约等于,她就是最大的,不用受委屈。

 

  南舟走出去,到耳房,假装回了自己屋,实际上,提着两个食盒,施展轻功,又回了主殿。

 

  东边一间房是用膳的地方,再里间,是宁青娥的屋。

 

  小公主睡眼惺忪,呆呆坐在洗漱台前,任由白鹭摆弄她。

 

  南舟走上前,捏住了她的鼻子。

 

  小公主顿时精神了,跳下凳子,去追打南舟。

 

  屋里只有她、箫月、南舟和白鹭,都是自己人,宁青娥不用隐藏,她追不上南舟,扑到箫月怀里,让箫月教训干爹。

 

  箫月无奈地瞧南舟:“你倒也是个小孩子。”

 

  南舟心想,这可不是他的错。

 

  要怪这系统。

 

  【任务1已完成】

 

  玩弄小主的任务,完成了。

 

  【获得奖励:画技(宗师)】

 

  南舟惊讶,刚刚还在念叨画技,没想到现在就得到了。

 

  这破系统,怎么不在别处这么懂事?

 

  有本事来个修复根儿的丹药!

 

  坐在桌旁,小公主还在生气,后脑勺对着南舟,南舟摸摸她的头,许诺带她出宫。

 

  小公主立即抱上来,干爹长干爹短的念叨。

 

  吃完早点,南舟和箫月说一声,抱着宁青娥,去了宫外。

 

  得给人参果树,找些肥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