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8:又死人了

他是夜家的私生子,从小见不得光。

        即使夜学明每月都会给他和母亲一笔不菲的生活费,仍然改变不了两人身份卑贱的事实。

        原配的儿子每天都会找他麻烦,在他放学的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扯烂他光鲜亮丽的衣服,踩碎他新买的手表,践踏他身上的每一样属于夜家的东西。

        去年,夜白考上外省大学。

        本以为终于可以逃离夜家的阴影,却没想到母亲一夜之间人间蒸发,杳无音讯。

        夜学明说,她是去追求新生活了。

        夜白只觉得好笑。

        一个傻到被欺骗生子,顶着小三头衔苟且偷生多年,将所有的温暖和爱倾注在他身上的女人,怎么可能不告而别?

        思绪回笼,夜白抄起桌上的柠檬水,用力泼在夜学明脸上!

        “你是最没资格说这种话的人。”夜白目光冰冷,一字一句,“这笔钱是你欠她的,可惜还远远不够,就算再多上十倍、百倍她也不会稀罕,因为它实在太脏了,比粪坑里的石头都要脏。”

        记忆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再后面的事,夜白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

        所以他是怎么死的?

        难道是夜学明一气之下把他给杀了?

        伴着纷乱的思绪,夜白终于寻得一丝困意。

        只是这困意还没维持几秒,就被一阵强烈的瘙痒驱散。

        夜白抬起手,借着月光看到手臂上生出密密麻麻的红疹!

        看来是毒虫燃烧时释放的毒液沾到了皮肤……

        夜白皱眉,忍不住去挠手臂。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

        耳边又传来另外一道挠东西的声音。

        夜白循声看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竟然看到窗边站着一个人影!

        那人定定的站在那里,指甲在窗沿上来回划动,发出规律的响声。

        什么意思,嘲讽他?

        夜白顿时更烦躁了,起身时动作都带了些许凌厉。

        只是没等他走到窗边,那影子便像是感应到什么,匆匆走远。

        解闷儿的东西跑了,身上又痒的厉害,夜白算是彻底睡不着了,干脆捡起羊皮卷继续研究起来。

        ……

        第二天天还没亮,院子里就传来一阵哭喊声。

        “死、死人了!死人了!”

        夜白皱了皱眉,清醒的瞬间感觉胳膊一阵发麻,睁开眼才发顾清弦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他这边,把他的胳膊当成了枕头。

        夜白:“……”

        夜白拍了拍顾清弦的脸。

        见对方没反应,又捏住他的鼻子。

        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顾清弦从睡梦中苏醒,条件反射地抓住夜白的手腕,哑声央求:“再睡会儿。”

        “你可以睡,把胳膊还我。”

        夜白用力抽出被顾清弦压在脑袋下面的胳膊,甩了甩,叫醒旁边的任真。

        两人赶到事发地时,隔着老远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

        眼镜男脸色煞白,正蹲在地上干呕。

        “发生什么了?”任真问眼镜男。

        “断了,都断了……”眼镜男嘴里絮絮叨叨的重复,显然被吓得不轻。

        夜白和任真越过众人走进去。

        饶是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看到里面的场景还是忍不住皱起眉头。

        只见昨晚住在这里的男人已然残破不堪,四肢被齐齐砍下,摆成扭曲的形状,鲜血浸透被褥,溅得到处都是。

        “这里有字。”任真指着墙上血液溅射的痕迹,努力辨认,“好像是……切忌,一人一间?”

        “这是昨天沈寅说过的话。”夜白沉声,“看来他当时说的不是切记,而是切忌。”

        “忌讳的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