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别,小主快醒了

  羲和宫的耳房,不比倚春轩的大,但比倚春轩多两间。

 

  四个耳房,分布在主殿两侧。

 

  首领太监和首领宫女,可以单独住一间。

 

  南舟本就单独住着,得便宜的是冷香。箫月升了她做首领宫女,她得了一间自己的房间。

 

  从养心殿回来,南舟没急着回自己的耳房,而是推开了冷香的门。

 

  他摸上冷香的背,把半眯着的侍女吓了一跳。

 

  扭头见是南舟,冷香松了口气,埋怨地瞧他。

 

  “公公怎么现在才来?”她问,“袁贵人拉着你到现在?”

 

  袁晴儿的事,不是南舟告诉她的,是她自己猜到的。大约女人,都在这方面直觉准确。

 

  “我出去有正事。”南舟坐在床边。

 

  “别,小主快醒了。”

 

  “没事,我们快一些。”

 

  南舟拉起冷香,与她练功。

 

  阴阳转轮功不能落下,这可是关系到,他何时能恢复根儿。

 

  ……

 

  小圆子和小鹰子,在南舟的耳房,等了许久,终于等到南舟回来。

 

  南舟坐下,小圆子打开食盒,先端给南舟,再端给自己和小圆子。今个的早餐,是紫薯花卷和芝麻烧饼。

 

  小鹰子倒好茶,递给南舟。

 

  南舟边吃饼,边喝茶。

 

  吃完,小圆子收拾好桌子,和南舟简单汇报工作,说了些或有趣或重要的消息。

 

  当南舟放下茶碗,合上盖子,他停住嘴。

 

  小鹰子收起哈欠,直起身子。

 

  这是要说正事的信号。

 

  “宫里的太监宫女们,拉拢得怎么样了?我要对付一个人,可能办到?”南舟问。

 

  “回师傅,十二监、四司、八局,各库房,还有一些小机构里,都有了人。”谈到兄弟姐妹会的发展,小圆子很兴奋。

 

  报告的同时,他不忘拍南舟马屁:“师傅定的基调妙。要是以利诱,给买命的规格,才能收服一个,还畏畏缩缩,办事三心二意。以师傅说的,情义为重,一点儿小恩小惠,就能得他们感动,办起事来,努力得很。”

 

  最后,他问:“师傅要对付谁?在这宫里,能与师傅叫板的,几乎没有!”

 

  南舟点点头,说:“年怀玉。”

 

  小圆子想,这年怀玉是谁?哪个宫里的,怎么没有听说过?

 

  忽然,他的脑中闪过灵光。

 

  他脸上,笑容僵住,眼神惊愕,呼吸停滞。

 

  他把腰往下弯了弯,小心地,轻声地问:“可是总管太监年公公?”

 

  “不错。”

 

  南舟瞧小圆子反应,看他只是谨慎,没有恐惧,心中点点头。

 

  小圆子的脸皱起来了:“年公公是陛下最欢喜的太监,位高权重,不知他是哪里惹了师傅?”

 

  作为永宁帝的贴身太监,年怀玉权势甚大,就是王公贵族,面对年怀玉,都得以礼相待,竭力讨好。

 

  “你问得有些多了。”南舟瞥他一眼。

 

  小圆子打一激灵,他感觉年怀玉难以撼动,所以起了逃避的心思,才问出了这句话。

 

  他忙跪下,抬起手掌,用力掴自己的脸:“师傅恕罪!师傅恕罪!”

 

  不一会儿,他的嘴角就见了血。

 

  “师傅,您准备把年怀玉盘成什么样?”小鹰子向前一步,“是杀了?还是贬入浣衣局?还是逐出宫?”

 

  南舟瞧向他:“你们倒是感情深厚。”

 

  小鹰子这时候出来说话,是帮小圆子转移注意力。

 

  “起来吧。”南舟对小圆子说。

 

  “谢师傅。”小圆子高高兴兴,站起身。

 

  刚站稳,他急忙说:“年怀玉是个没什么野心的,不好权势,不贪钱财,但是,他在宫外,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

 

  “二十年前,他家落败,父母双亡,兄弟三人吃了上顿没下顿。他一狠心,自己去刀子匠那,切了子孙根,卖身宫内,得的银子,全给了弟弟妹妹。”

 

  “这些年,很多人求他办事,都是先求到了他宫外的弟弟妹妹头上。可见,他喜欢那弟弟妹妹,喜欢得紧。”

 

  “徒儿觉着,可以从年怀玉宫外的家人着手。”

 

  小圆子说完了,忐忑地看南舟。

 

  见南舟点头,他松了口气。他在心中告诫自己,万万不能犯今天的错误。

 

  师傅向东,他决不能向西,就是往东南东北方向,都是忤逆行为!

 

  他又问:“不知师傅,要怎么对付年怀玉?”

 

  “我要他,为我做件事。”南舟说。

 

  小圆子心里松了口气,不是要对年怀玉下手就好。

 

  做件事而已,走动走动关系,不难!

 

  “和永宁帝有关。”南舟补充。

 

  小圆子惊住了,头上一阵麻。

 

  还不如对年怀玉下手呢!

 

  这是要对永宁帝下手啊!

 

  和永宁帝有关的事,能是小事吗!

 

  年怀玉他就是愿意,他敢吗!

 

  这师傅,居然谋划这么大的事情!

 

  还让他来想办法!

 

  这么胆大包天,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让他好兴奋啊!

 

  小圆子想到师傅的功夫,就算事情败露,永宁帝追查,他们师徒也能远走高飞。

 

  这事,没有后顾之忧,过程异常刺激,怎么能不兴奋?

 

  “事情可重要?”小圆子问。

 

  “容不得闪失。”南舟回答。

 

  “事情重要,徒儿出马,怕是不够格,还得师傅,亲自和年怀玉见一面。”小圆子说。

 

  谁晓得,年怀玉是不是真的在乎宫外的妹妹和弟弟?

 

  就算在乎,谁又晓得年怀玉为了自身安全,为了永宁帝,会不会抛弃宫外的他们?

 

  如果事情不重要,被年怀玉坏了,也就算了。

 

  但是师傅说,事情容不得闪失,这就要保证,年怀玉听话。

 

  如何保证年怀玉听话?情感上的威胁还不够,还得来些人身上的威胁。

 

  告诉年怀玉,如果不听话,不只他的家人会死,他自己也会死。

 

  这样的威胁,至少要内丹境。

 

  所以他说,要南舟亲自出马。

 

  “你琢磨好抓年怀玉弟妹的事情就好。”南舟说。

 

  涉及他的宝贝食火虫,他当然会亲自出马。

 

  “恐怕要一个月时间。徒儿只通晓宫内,不通晓宫外。”小圆子说。

 

  “哪里用通晓宫外?”南舟敲敲桌子,“不要太死板,你再想想。”

 

  一点拨,小圆子明白了:“师傅高明。我们假传年怀玉的话,让他们入宫就是了!”

 

  “三天之内,把事情办好。”南舟下了命令。

 

  “师傅放心!”小圆子保证。

 

  “对了,今个晚上,选一批忠心的太监宫女来。”南舟忽然想起人参果树。

 

  之前,他想着,知道人参果效用,修为忽然拔高的人多了,不好管,容易被发现。

 

  现在,他都准备取代永宁帝了,还怕什么被发现?

 

  该是批量制造高手,为自己所用的时候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