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执着

    第二天苏未把大家召集在一起说道:我要再去瀚海联盟,这次我自己去,如果正面厮杀,我们一起去那也是送死,我一个人比较容易混进去,我要知道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连云雾宗这样的宗门都不远万里来到星辰岛,他们所图之事必然不小。

    白皓轩低头不语,此时他的内心还在因为苏未受伤而耿耿于怀。苏未拍拍白皓轩说道:我们要走的路还很远,这点小事不必放在心上。

    沈无忧说道:对了三日后是吉日,我打算把山庄成立的日子放在三日后,我找几个聚灵阁的伙计来凑凑数,另外也把星辰岛的几大家族请来,再加上聚灵阁,炼器阁什么的,也算是给我们自己造造声势。苏未说道:你决定就好,我没意见。这些事原本我也不懂。不过你帮我请一下司空家族的司空烟,我相信她会来的。说完苏未便朝着宅院外走去。沈无忧过来拍了拍站在那发呆的白皓轩说道:如果你也欣赏这个人就努力做到不要被他甩的太远。

    苏未很快便来到瀚海联盟的宗门处,只见大门紧闭,苏未找了个不易察觉的地方潜入后院,隐匿了身上的气息,他此行的目的便是要查清孙林来此到底有何目的。苏未见不时便有几个弟子在来回巡视,心道这瀚海联盟可真是够小心的,越是这样就越证明有问题。等了三个时辰后,终于见小楼的门被推开,上次跟在凌飞宇身边的一个长老走了出来,朝着门外走去,苏未等了片刻,发现小楼再没动静,小楼布置了阵法,也不能轻易查看,苏未随即起身朝着刚刚长老消失的方向追去,苏未收敛气息快速赶路,终于在对方进入星辰岛之前赶了上来,苏未祭出玄月陡然加速瞬间到了长老的身前,玄月朝着对方的脑袋斩去,对方仓促应战,闪身躲过玄月一击,兵器都没来得及祭出,就见苏未一掌拍至,对方长老抬手和苏未对了一掌,苏未这一掌是蓄势待发,可对方是仓促应战,只见对方长老张嘴吐出一口鲜血,体内更是气血翻腾,苏未未做停留玄月再次斩向对方腰间,因为对方气血还未稳定,所以这一次被玄月在腰身上留下了一道很深的伤口,苏未更是打算一鼓作气把对方斩杀,体内元气迅速汇集到手掌,再次一掌拍向对方头顶,对方长老本打算提掌相迎,可是终究是受了伤,速度上远不及占尽先手的苏未,被苏未一掌拍碎了脑袋,一颗传承珠出现在了空中,苏未一挥手收进了背囊,其实到了对方天榜高级的修为,是有机会自爆传承珠的,可是苏未没有给对方反应的时间,收起了长老的储物背囊,苏未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星辰岛边缘的海魂一族守卫,闪身朝着来的方向飞去。

    苏未驱散了身上的血腥气息,再次回到瀚海联盟蹲守,苏未心想只要你们敢派人出门我就统统杀掉。可是直到太阳落山,再也没有人离开过,苏未等的心急,无奈之下只得靠打斗引得对方漏出破绽。

    打定主意,苏未悄悄退出内院,来到前院弟子住的屋子前,前院弟子已经无事可做,聚到一起谈论的都是苏未几人打上门来的情形,也不禁感到庆幸自己能活下来,听到此处,苏未心里冷笑,这次一定要把你们吓破胆,苏未踢开房门冲进屋子就是一顿厮杀,确切的说是杀戮,这些寻常弟子哪是苏未的对手,顷刻间便有十几人被斩杀,苏未杀了这些弟子只是收起了他们的背囊,至于传承珠和元神珠,苏未对这些弟子的已经提不起兴趣。在剩下弟子的注视下苏未离开了房间朝着门外飞去,绕了一圈再次潜入内院守候。

    此时那些躲过一劫的弟子才反应过来,不等他们呼救,三位长老已经赶了过来,看到此情形,三位长老大怒,瀚海联盟成立至今,只有欺负别人,何时让别人屡次杀上门来,而门主却没有给出明确的态度,此时包括几位长老在内的瀚海联盟众人心里已经生出了不满。

    苏未没有理睬前院的吵闹,专心的盯着后院的小楼,等了半个时辰也不见有人出来,只有几位长老陆续返回自己的住处,苏未借此摸清了每个长老在内院的房间,苏未心道不出来就杀到你出来,苏未小心翼翼的靠近着其中一个长老的住处,这是当天和海长老一起围攻白皓轩的那位,苏未先在房间外布置了一个简易的阵法,防止气息暴露,紧接着苏未撞破房门冲进房间,不等房间内的长老有所防备便一掌拍向对方,房间内的长老被一掌拍的向着身后的墙上飞去,苏未一击得手祭出玄月,向着被击飞的长老抛去,玄月旋转着飞向对方,苏未紧跟着飞身上前,房间内的长老人还没有落地,就看到了向自己飞来的玄月,慌忙的祭出自己的兵器格挡,拼着手中的长剑被斩断总算是挡住了玄月一击,可是紧跟着苏未的一掌再次拍到了对方的身上,震碎了对方的丹田和经脉,灵气不受控制的在体内乱串,此时对方躺在地上大口的喷着鲜血,到此时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短短几日就沦落到如此的下场,一身修为得来不易,最后却死的如此简单,体内已经没有一丝灵气,就连自爆元神都做不到了。此时仅剩的白袍长老和海长老已经赶了过来,看到此情形白袍长老怒吼一声:住手。

    苏未没有理会白袍长老,挥起玄月将倒地的长老斩成一片血雾,空中的元神珠和储物背囊被苏未收进了自己背囊中,这才看向白袍长老说道:让你们盟主凌飞宇出来说话,我要云雾宗三人,如若不肯,我就杀到你们瀚海联盟一个不剩。白袍长老说道:你真的以为我瀚海联盟是怕了你,要不是盟主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就凭你也敢屡次冒犯我瀚海联盟。苏未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也都没有必要活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