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逃脱而出

胖子一会儿就砸了半米多的距离,这下不用泼水,影子已经近在咫尺,像是随时都有可能破石而出,胖子甩了甩胳膊,“怎么着?咱们是有什么计划,还是把这鬼东西挖出来,直接末路相逢勇者胜?”

        “先敲出条缝出来,用火碳先试试能不能把它们烧死,能的话就挨个来,速度要快,要不然我们很可能会被它们包围。”,唐塔条理清晰的回答,也从杂堆里找到一个大石锥子,走到胖子挖到一半的地方接着凿起来,唐塔的力气很大,一下就凿到底,迸裂的缝隙有拳头大小,里边一片幽黑,吴邪靠近想看个清楚,唐塔立马反应过来把吴邪往张起灵那边用力推过去。

        缝隙里飞快地伸出一双细长的爪子,飞快的挥舞着,如果吴邪刚才还站在原地,肯定就会被抓的正着,胖子猛的被吓了一跳,抡起锤子就砸了几下,缝隙里传出一声尖锐的婴儿叫声,爪子飞快的缩了回去,张起灵把吴邪扯远一些,马上端起一盘火炭,利索的往缝隙里倒进去,胖子都不用别人吩咐,直接跟着也倒了一盘进去。

        石头中传来一阵阵声音,酷似婴儿哭啼,尖锐的要命,凄惨无比。

        吴邪有些不忍的别过头,他看见张起灵面色冷若冰霜,非常冷酷的继续灌进去。

        胖子嘀嘀咕咕的帮忙,等手里头的火炭都空了,他走过吴邪旁边的时候,吴邪才听清楚胖子在念叨什么,他说,“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来世投个好人胎。”

        唐塔在他们行动的时候,就已经在下一个影子的地方开始凿石头,对这边的一切视若无睹,他似乎注意到吴邪的注视,转头过来时烧疤纵横的脸上,有着大片的阴影,配上影子惊悚的惨叫声,在这个大山地底深处的洞穴里,简直像阴曹地府里头的狰鬼修罗,吴邪打了个寒颤,满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

        渐渐的缝隙里没了声音,只有洞口冒着烟,张起灵马上就往唐塔那边走,一丁点儿都不带停留,就这样重复的敲打、烧死剩下的三个影子,吴邪在他们后边什么也没干,一边是因为他向来心软,看着这像人的东西,死得这么凄惨,心里头怪不好受,一边是因为胖子他们三个人分工分明,而吴邪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手无寸铁帮不上忙。

        他们在最后一个影子的位置,谨慎的把缝隙敲大,露出了一具非常恶心的东西,吴邪只看了一眼那双只有眼白的眼睛,被火烫烧的黏黏糊糊的像是要开始融化,立马就转过头去打量别的地方,张起灵抽出吴邪带来的军刺,对着那具东西补了好几下。

        吴邪很快就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发现了一处通道,大概有半人高,他勉强能挤得进去,但是像胖子那种体型的,估计就有的愁了。

        胖子过来一看,翻了个白眼,但立马又干劲十足的在通道周围用力敲锤,把通道扩大了一些,唐塔和张起灵也加入,等通道扩大到胖子也能进去的程度,吴邪张了张嘴唇声音有点发颤,“你们看这里,是不是,是不是也像有个人?”

        吴邪说的是靠西的石头那边,隐约模模糊糊的有和人手臂相似的影子,唐塔匆匆扫了一眼,“这东西很可能是被刚才的叫声吸引过来,我们赶紧走!”

        胖子是第一个进去的,他说,“前边要是有什么东西,我这体形还能替你们挡一会儿,要是搁在后边,你们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在这种情况下,后边已知的危险,总比前边未知的好些,张起灵垫后,什么也没说,不发表意见。

        这简直就像一条通往阴曹地府的路,处处充满了绝望和窒息,这条路到处充满了扭曲,有时候是平缓前进,有时候要往下垂直,而且并非是畅通无阻,有些地方胖子必须停下来敲掘,要不然他几乎过不去,在狭窄的地方没有人可以交换,只有胖子一个人在前头作业。

        其他人只能在一片黑暗中等待,除了他们清晰可闻的呼吸声,周围还有很多古怪的声音,好像有无数的人在注视着他们,四周的石头不时的会出现一些模糊的面孔和身影,像是随时有可能破石而出,抓住他们拉扯进更恐怖的黑暗里头,后边走过的路此时反而像深渊地狱,吴邪满心焦急的忍耐着,他只希望不停的往前,停下来只会让他心生恐惧,这种恐惧积累到一定程度会让他崩溃,吴邪不是没见过崩溃的人,即使告诉他出路就在往前几步,也瘫痪在原地,止步不前。

        吴邪怕他走不出去,更怕自己突然崩溃,拖累了张起灵他们,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好好的离开这里。

        唐塔伸手往前推,把锥子塞给胖子,好让他左右开弓干快一点,结果胖子突然呼吸粗重,低声大骂,“他奶奶的!我说瑶人同志,你给胖爷我轻点,你往哪塞呢!我的命根子差点就给你削下来了!!”

        吴邪的呼吸一滞,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睛,愣了一下,随后脸颊抽搐着骂道,“你老二重要还是命重要?还不赶紧弄快点!等那东西追上来了,一只来上一爪子,你人都得被它们削干净!”

        “我说天真同志,搞的又不是你!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啦。”,胖子愤愤的不满着,还是闭上嘴,使足力气的开干,石头很快哗哗的碎了一大片,很快胖子就往前钻了进去,利利索索的往前爬。

        没有人知道唐塔纵横的烧伤疤痕下,白净的皮肤异常的发热着,烧的他双颊通红,发麻的感觉从后脊梁骨一直传导到头皮,心口里头跳的直让人慌乱。

        吴邪好像做了一个噩梦,然后就被人叫醒。他劫后余生般的大吐了一口气,才急急的向前爬去,已经从刚才恐惧到极点的情绪中出来,极度疲惫的身体四肢又涌起了一股力量,他有什么可怕的?他排在第三的位置,即使前面有什么危险,第一时间也轮不到他,而他身后可是张起灵,吴邪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在几人中的一向定位算是半个军师,害怕也解决不了事情,而且他早就不是什么都一无所知、毫无经验的楞头青了。

        张起灵在吴邪身后,他的呼吸浅浅的,非常平稳,军刺紧紧的握在手掌中,即使什么都不记得了,他仍是那个吴邪记忆中那个强大的张起灵。

        他们断断续续爬行了十几个小时,伴随着“扑通”声,唐塔眼前一亮,刺目的光让他难以忍受的闭上双眼,等他适应之后爬出去,才发现洞口处已经没有路了,唐塔没有像胖子一样直接滚到湖里头去,他伸手矫健的跳到湖滩上,张起灵抓着吴邪的肩膀也跳了下来。

        胖子扎在湖里头痛快的游着,探出湿漉漉的脑袋放声大笑,粗犷的声音里头尽是得意,“管他什么鬼东西!还不是困不住你胖爷爷我!”,说完当即就呛了好几口水,赶紧手脚扑腾起来。

        吴邪他们贪婪的喝了一些湖水,又歇息了一会儿,才在唐塔的带领下回到巴乃村,唐塔在村口的时候就和他们分开。

        吴邪还处于心情兴奋中,他让唐塔和他们一起去村里卫生所检查检查,这个面目吓人的瑶族青年,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我要先回去,依安阿妮肯定很担心我,吴老板,钱你直接打到那张卡上就好了。”

        唐塔笑了笑,一副腼腆又温顺的模样,冲他们摆了摆手,转身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全然不见山洞之中,那异常冷酷、果决的样子,吴邪适时又涌起了一阵怪异的感觉,他总觉得这个神秘的瑶族青年身上,有什么东西欲脱而出。

        胖子和吴邪勾肩搭背的走进村里,吴邪才察觉到有一丝的不对劲,他猛的反应过来,瞪着眼睛看着胖子,“你们俩不能这么进去!”

        胖子长得人高马大的,远看壮实的不行,近看说他胖还真不带虚的,张起灵的身材很好,腹肌漂亮,肌肉线条流畅,吴邪欲言又止的看着他们,虽然他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但他实在是不想带着一胖一瘦两个裸男走进村子里边,他们还要在巴乃呆一段日子呢。

        最后胖子也觉得丢不起这人,他和张起灵在溪里头洗了个干净,等吴邪带着衣服过来的时候,三个人这会儿才筋疲力尽的回到楼里头,倒头就睡了个昏天黑地,等到阿贵使劲的拍门叫喊,吴邪难受的翻了个身,脑袋昏昏沉沉的又接着睡过去,张起灵的眼睛就没睁开过,安安静静的睡在一旁,他们睡的是胖子的房间,胖子睡得直打呼噜。

        阿贵像是上了发条的旋转陀螺,一个劲的拼命叫喊,其中还夹杂着云彩和她姐姐的声音,吴邪恼火的半睁着眼睛,一脚直直的往胖子屁股上踹,“你去,你的房间,你去开门!”

        三个人一张床,胖子本来就半搭拉在床边,睡得不太舒服,这下整个人滑到床下去,大手大脚展开的趴在地上,睡得越发香甜舒服,压根没有要醒的意思。

        吴邪憋着一股劲痛苦的爬起来,气势汹汹的“啪”地一下打开门,也许是他的表情太过于狰狞,阿贵一下愣住了,吴邪这才注意阿贵和两个女儿身后,有两个稍微面熟的人。

        这两个人冲吴邪点点头,一前一后的用带着长沙口音的普通话打招呼,“小三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