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半垄地的纠纷

  夏岳请来的托可不止一位,而是好几位。

  下一位出场的托是一个五十上下的妇女,她选择了一台电动自行车。

  她的理由非常的接地气,她买这玩意儿只是到菜市场买菜,再就是接孙子放学,因此不需要太大的车,这个小玩意儿就正好。

  她的话引起和她处境相同的人的共鸣。

  第三个托是一个小姑娘,她也骑走了一辆电动自行车,她认为一个小姑娘就应该骑这样的车,这样才能展现自己的羸弱,引起男人们的关注。

  最后一个是个小伙,他自然要买电摩了。

  男人就应该像个男人的样子,电摩才能展现男人的风采。

  这四个托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当场就有人掏钱提车,其中一部分是大红门做生意的人买的,电动自行车个电动摩托车都有。

  到中午的时候,卖出了有十多辆。

  让夏岳惊喜的是,在得知那辆微型农用车才一万多块钱,竟然有人把它买走了。

  买它的人也是大红门做生意的人,平时他们用三轮车来回倒货,装的少不说,跑的还慢。

  这些生意人不是买了一辆,而是总共买走了三辆。

  夏岳一共拉回来四辆,现在就剩辆样品车了。

  夏岳一看赶紧打电话让江宇给他送车,他自己派车过去拉太耽误时间了。

  “瞎总!你光让我给你发车,那你倒是说个数啊?我给你发一台车过去,运费就上千,你卖啥呀?”

  雇卡车跑一趟京城的行情是八百到一千之间,要是运的车少,还真不够被运费的。

  “先来六辆吧。”

  “我们改装的运车卡车最多能运十辆,你就来十辆得了这样还合算点。”

  夏岳犹豫了一下同意了:“好吧!那就来十辆!”

  江宇放下电话,就安排一辆改装车给夏岳发了十辆微型车。

  车安排完毕,江宇望着日历皱起了眉头。

  郑大宝说两天就回来,今天这都第三天了他也没露面。

  江宇找出了郑大宝留下的联系地址。

  马道口乡双岔村牛头山队。

  江宇决定去看看,他这准备动身去东北了,但随行的人失踪了。

  江宇没让姜勇随行,而是自己亲自开着桑塔纳来到了马道口。

  马道口乡在东河的最西北方向,紧挨着熊洲县,属于东河的北部山区。

  东河北部山区属于贫困地区,你看这里的房子就能看出来。

  马道口虽然是一个乡政府的所在地,但是繁华程度却连黄岭村都不如。

  整条大街上只有乡政府一座三层旧楼,与黄岭村队部的楼相比,一点都没有气派可言。

  江宇停车打听了一下双岔村的路怎么走。

  双岔村还在马道口的北方,据说隔着一条河对岸就是熊洲县的地盘。

  走上去双岔村的路,江宇就有些后悔,知道还不如开一辆三轮子来。

  这道全是坑洼,他的桑塔纳开的比马车快不了多少。

  不敢开的太快了,怕拖底。

  一条六七公里的路,他竟然开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双岔村,然后又来到牛头山队。

  这回倒是没用去找大宝家,因为他看到一户人家的院子里,停着他那辆松辽越野车。

  只是迎接他的不是大宝,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自称是大宝的堂姐。

  “你是谁?”女人的眼光有些警惕。

  “我是大宝的新同事。”

  “大宝的新同事?没听他回来说过。”

  “大宝开回来的这辆车,就是我的,他说有急事,我让他把这辆车开回来的,这回您相信了?”

  “这么说你就是大宝嘴里的江总了?”

  大宝不是没说过同事吗?怎么单独说起过自己?

  “可以这么说,我确实姓江!”

  “江总!你是有势力的人,快去救救大宝吧!”

  “大姐!你慢慢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宝的父亲住院了,大宝现在在派出所里。”

  嗯?他亲住院了,他不应该在医院里陪着吗?为啥去派出所了?

  “大姐!你这话把我搞得有点儿糊涂了,你慢慢儿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大宝的父亲身体不是太好,虽然不是该死病,但也是得了那种比较难缠的病,每年都花不少钱。大宝从军队转业回来,身上带了几百块钱,就想把他父亲的病连根治好,可惜钱还是不够,我们这里你也看到了穷山恶水的,就靠着种点地,家家都没有几个钱,就是管亲戚借钱也借不到,大宝在电视里正好看到你们公司招工的消息,就去了!而且也被录取了,还在你们那里支了1000块钱回来给他老子看病。”

  这一段描述非常的合情合理。

  “然后呢!”

  “大宝去你们那里应聘的时候,他家里出了点小事儿,这不到春耕时候了吗?家家户户都整地准备种地了,大宝家在南边子有一块地,他邻居整地的时候,就占了大宝家半垄地。”

  这种事情在农村不算什么新鲜事儿,用犁杖趟地的时候,难免会有马大航出现错误,把别人家的地趟个一垄半垄的。

  这种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如果两家关系好,几句话就解决了。

  但如果两家关系不好,说不定就是个矛盾的导火索。

  “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儿吧。”

  “放到别人家可能不是大事儿,但是在大宝和沈家就是大事儿了,因为沈家干这种事情不是头一回了,这些年欺负大宝不在家,今年在大宝家一垄地,明年在大宝家半垄地,今年已经占了好几垄地了。”

  这怎么占人家地还占上瘾了?采用切香肠的战术,一年切点。

  这是啥人呀?

  “大宝的父亲柱着拐棍到地里一看,沈家又占了他家半垄地,心里的火就呀不住了,往常年儿子没在家,占就占了,他也就忍气吞声了,但是明知道他儿子回来了,这还占了他家半垄地,这不就是欺负人吗?我三叔就去沈家理论。”

  “这个沈家是屯大爷吗?怎么感觉挺霸道的?”

  “沈家老三是马道口这一带有名的混子,我们一般人家根本不敢若。”

  又遇见混子了?

  怎么感觉他已经有两三年没和混子打过交道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