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青蛇

    雨巷绵延处,有一条青蛇正在接饮雨水,她是要用这碗无垢水治病救人的。

    仙界不周山旁,弱水河畔,有一神人,手握菩提枝梢,普降甘霖于这江南雨巷。

    从天而落的雨水,滴落在红砖绿瓦之上,沿着砖瓦交接处流淌而下。

    那条天真青蛇伸长脖颈,张开樱桃小嘴,吸吮着无垢之水,显得异常滑稽可笑。

    雨水流进青蛇体内,被它体内那颗千年妖丹侵染覆盖,再从化身人形的青蛇右手指尖流出。

    滴落满满一整碗红色血汤,沸腾翻滚,惊散一池春鸭。

    青蛇翁魉,修行千年竟然爱上了,一位穷酸道士宫壤。

    “师傅,为何佛祖意秦朗死前说,禅机已到?”青蛇翁魉十分不解的问师傅万年老蛟陈暂道。

    “传闻,那位西方莲花佛国的佛祖,曾点化世人,凡事应讲究机缘。禅机一过,缘即灭矣!而禅机未到,虽点亦不中。”陈暂解释道。

    “那,愿化身石桥五百年,受风吹雨打,又是何意?”青蛇翁魉不解道。

    “佛祖关门弟子,佛祖意秦朗,出家前,曾在走龙道上见一少女,从此爱慕难舍。佛祖便问他,你有多喜欢那位少女?秦朗回答,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受五百年日晒,受五百年雨打,但求此少女能够从桥上走过。最后,佛祖对那位少女说,他对你很好啊!好好跟他过下去吧!”陈暂接着解释道。

    “师傅,您说徒儿现在是在救治佛祖意秦朗,还是穷酸道士宫壤呢?”青蛇翁魉双手端着滚烫的鲜红血汤问道。

    “不烫手吗?”陈暂好奇道。

    “那你相不相信,你就是一千五百年前的那位少女呢?”陈暂接着问道。

    “救人要紧,不是吗?”陈暂化虹而去道。

    一碗血汤下肚,道士宫壤病痛全消。

    “他来过?”宫壤仍有些孱弱道。

    “是的,与我说了些体己话,不妨事!”翁魉安慰夫君道。

    “魉儿,你是知道我的,我尊重你的选择,你跟他佛祖意秦朗浪迹天涯,如若开心,便去。”宫壤背身道。

    “夫君在说什么傻话,你我二人可是夫妻啊!”翁魉垂泪道。

    ——

    (本章未完,请翻页)

    ——

    那日,佛祖意秦朗飘落青蛇翁魉身旁,她如一千五百年前一般貌美。

    “你会有多喜欢他?可是一见钟情便倾心一世?可是不问回报而付出等待?佛祖曾私下问我,那日等你从石桥上经过,那也便只是经过了,此刻我已化身石桥,注定只能与风雨厮守。这一切我都明白,但我仍旧只为与你的那场遇见,而甘受造化之苦。佛祖曾问过我,究竟有多么爱慕你,令我舍身弃道,甘受情劫之苦?你猜我怎么答他?”秦朗卖起关子道。

    “如何?”翁魉好奇道。

    “如若鲟渊渡船船长青衫陈青牛,按部就班前往地肺山屠戮恶龙,我堂堂佛祖意秦朗需要在此听他佛祖老人家教诲数落?”秦朗哀叹一声道。

    “哦!”翁魉似懂非懂道。

    嘭的一声巨响,青衫唐欢不请自来。

    “坊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想必二位不曾听闻过。”唐欢折拢玉扇道。

    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女,出身豪门,多才多艺,她家的门槛都快被媒婆给踩踏烂了。

    但是她仍然不愿出嫁,因为她始终都在期盼如意郎君的突然出现。

    有一天,她去庙会散心,在人头攒动的人群中,瞥见一名年轻男子,心中确知他就是自己苦苦等待的人。

    然而,会场杂沓拥挤,她无论如何都无法靠近那人,最后眼睁睁地看着心上人消失在了人群中。

    之后,少女四处寻找此人,但这名男子仿若飞升天外一般,在此凡尘毫无踪迹可寻。

    眼见,心仪男子再也没有在庙会周遭出现,少女哭作泪人。

    落寞的她,只有每日晨昏礼佛祈祷,希望有朝一日再次见到那名男子。

    久而久之,她的至诚感动了佛心,于是佛祖现身遂其心愿。

    “你想再看到那名男子吗?”佛祖问道。

    “是的,哪怕见一眼也行!”女子答道。

    “若是要你放弃现有的一切,包括爱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呢?”佛祖接着问道。

    “我愿放弃!”少女为爱执着道。

    “你必须修炼五百年,才能见他一面,你不会后悔吧?”佛祖问道。

    “我不后悔!”少女斩钉截铁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于是,少女转瞬间被佛祖变幻成为一块巨石,孤身躺卧在荒郊野外。

    忍受四百九十九年的风吹日晒,少女都不以为苦。

    难受的是,这近五百年间,她都没在这荒郊野外得见一个人影。

    “佛祖,你搁这儿玩我呢?耍猴过瘾,是吧?”少女幽怨道。

    正是看不到一点点希望,才让她越发崩溃难受。

    最后一年,一个采石队突然来了,约莫有百人,说要为抵御蛮荒大妖攻打浩然天下而筑造石墙。

    百人队伍,纪律严明,虽然一身农夫装扮,却有着一双双大骊铁骑行伍独有的坚毅眼神。

    这荒郊野外,唯独少女这块巨石最为庞大,众人一眼便相中了她。

    把她凿成一块块细小条石,运进城里,八成条石都被转运到了战事正酣处,剩余两成却留在城内搭建石桥。

    于是,少女变成了石桥的护栏细石,根根交错衔接,固若金汤。

    就在石桥建成的那一天,少女就远远望见了那位等了足足五百年的男子。

    只见他行色匆匆,很快就走过石桥,不作停留。

    当然,那名男子不会发觉此时此刻有一块石头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瞧他看。

    这一次,男子又消失无踪了,再也没有踏足石桥,听闻路人说,他感染寒气,不久便病死了。

    “满意了吗?”佛祖飘落石桥凭栏道。

    “您说呢!”巨石垒落而成的少女一拳轰飞佛祖万里道。

    “惹不起!”佛祖化虹而去道。

    ————

    “同是青衫,亦有差距!这个坊间传言,我很喜欢。”佛祖意秦朗释怀道。

    “喜欢就好!”唐欢事了拂衣去道。

    “青蛇此生,无以为报,唯有…………”翁魉躬身感谢秦朗道。

    “大可不必!情爱一事,如今于我秦朗而言,着实有点儿乏善可陈啦!”秦朗化虹而去道。

    余下青蛇翁魉一人,扶梁接着买茶去!

    事后,坊间传言,青蛇凿冰救夫,奈何冰化人亡。

    秋风里,多得是愁殇离乱,又怎会为我翁魉一人消瘦?

    来年桃花依旧,不见君,不念佛!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