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青年回道:“是的,沈公子带走了采荷母女。”

    “你叫什么名字?”“回苏公子,在下秦墨,是秦家村人,当日遭到妖兽屠杀村民,万幸苏公子带人赶到,把村民解救带到了天玄城,我一家才幸免于难,大恩不敢忘。”

    男子看向苏未的眼神充满了恭敬。

    “那我现在给你个任务,让这些包围山庄的城卫放下兵器,跪在门前,我不会出手帮你,你身后这些人能不能帮你就看你的人品了。”

    苏未说完把手背在身后,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架势。

    “苏公子放心,秦墨纵使战死当场,也会先完成您的吩咐。”

    秦墨看着先前三人带来的城卫说道:“你们本是天玄城的居民,还有大多都是附近村子迁徙而来,可曾记得当时是谁人把我们救下,保我们家人,才有了我们如今的一切,甚至可以修炼,可是如今我们却拿着恩人传下的修为,对着恩人举起屠刀,我数三声,三声之后不放下兵器下跪者,斩!”

    这时城卫统领大声说道:“不要听他在此妖言惑众,自从白公子和曼月姑娘统领我们以来,可曾少过我们任何修炼资源,我们过得是否比以前更好,今日就跟随白公子拿下苏未。”

    “一”~

    “二”~

    “三”~

    三声过后,秦墨朝着对方统领冲了过去,赶来的两百人里,有近五十人冲进人群帮助秦墨。

    苏未看到这里,对这个叫秦墨的青年多了一丝好感,刚刚的一番话,既给了对方机会,有间接扰乱了军心。

    而三声过后直接动手,气势上占据了优势,下手果断,很适合苏未的性格。

    让苏未更加惊讶的是,秦墨居然稳压城卫统领,看秦墨用的招式,皆是苏未临走之前传下的,可见这个秦墨私底下必然也是下过一番苦功。

    而跟随秦墨冲进去的这些人,虽然悍不畏死,可是毕竟修为有限,不像城卫有着修炼的资源,再加上人数上也有劣势,很快就出现了伤亡。

    苏未虽然心疼,可是也始终没有出声,只要这些人经此一役能够活下来,苏未定会给他们不一样的人生。

    就在这几十人即将溃败之时,还站在外面的一百多人,纷纷的冲了过去,苏未看到这里,心里才大定,有了这些人的加入,这一战将再无悬念。

    苏未慢慢的转身回到了院子里,任凭外面喊杀,院子里的三人不曾动过。

    白皓轩此时已然镇定的说道:“你做这些又有何用,你觉得我会在乎这些人的生死,就是你把这天玄城杀光了又如何。”

    “我想知道,妖兽究竟给了你什么承诺,能让你这么有恃无恐,你真的觉得和我有一战的机会?”苏未看着白皓轩说道。

    苏未多么希望白皓轩可以迷途知返,哪怕承认错误,苏未可能也会饶过他一命,可是看起来不需要了。

    过了不久,外面的打斗停止了,秦墨的声音传来:“苏公子,不肯投降的城卫已经尽数斩杀,请您吩咐。”

    “你居然活下来了,那就进来说话吧。”苏未说完,满身鲜血的秦墨出现在门口,身上多处刀身,深的已经可以看见骨头,可是他咬紧牙关,身体站的笔直。

    苏未丢出两颗丹药让秦墨服下,随即说道:“自今日起,我把城卫军交由你负责,整顿编制,二十人一小队,小队长从先前跟着你冲进去的人里面挑选。”

    苏未抬手又丢出几瓶丹药说道:“把丹药分下去,让大家散去,我这里不需要你们了。”

    待院外众人散去,苏未看着白皓轩说道:“明日沈无忧应该就到了,今晚我们就在这里把酒赏月,明日我给你机会一战。”

    苏未拿出了几壶酒,一壶推给了白皓轩,一壶给了海无涯,又给了曼月一壶。

    海无涯颤抖着接过酒,发现自始至终苏未都没有用正眼看过他。

    曼月本想起身,奈何怎么努力都不能移动分毫,怒视着苏未说道:“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有本事就直接杀了我,何必在这里惺惺作态,让人恶心。”

    “我说过,人没到齐之前我不会出手,白皓轩能有今天,应该都是你的功劳吧,不然怎么可能和蔚蓝沙海扯上关系,我真的小看你了,居然有如此大的野心。”

    苏未说完,举起酒壶喝了一大口。

    “是我又怎么样,我只是没有想到,你能活着回来,就算你回来了也难逃一死,蔚蓝沙海的妖兽何其强大,又岂是你可以抗衡的,你若真敢杀了我们,蔚蓝沙海定不会饶你。”

    曼月直到现在,依然觉得苏未不敢杀她,她对蔚蓝沙海的那位充满了希望。

    “你是寄希望于沙海妖皇能来救你们,你刚进门就已经求救了,看看到底有谁会赶来,区区九婴,我还真的没有放在眼里。”

    曼月听到苏未的话,心中一紧,居然被苏未发现了她求救,可是苏未也没有出手阻止,难道他真的不怕?

    想到这里,曼月有些不能淡定了。

    苏未从出道至今,际遇好的吓人,可是再怎么强,也是人类修士,也才二十几岁,怎么能和修行了上千年之久的妖帅相提并论。

    苏未不时的喝上几口酒,这一夜,苏未和白皓轩的面前,已经增加了十几个酒壶,而曼月和海无涯依旧跪在地上。

    天色破晓,一轮明日缓缓升起,苏未呼出一口浊气,望着天边,他已经感应到了有人靠近。

    苏未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从正北方向,几个身影出现在空中,正是许久未见的沈无忧和采荷母女,让苏未意外的是沈亭山也一同赶来。

    落地之后的沈无忧,冲过来一拳打在苏未的身上,苏未没有躲避,依旧挂着笑容,沈无忧也笑着说道:“回来了就好!”

    苏未看着面前的沈无忧,心里无比的难过,此时的沈无忧像个乞丐,衣衫破烂,头发散落,胡子已经打结。

    “洗个澡,这样的沈公子太难看了,收拾好了出来。”

    沈无忧冲回自己的房间,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收拾妥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