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邻居黑瞎子(上)

解雨臣隔天在大院里,见到一个戴墨镜的男人,正在和几个公安了解板楼里的情况,霍老太太叫他齐先生。

        大楼里总共死了十四个,法医鉴定有十三个是淹死的,这位齐先生通过照片推测,一定有第十五个人存在,他叫几个公安找找那里有可以淹死人的地方。

        解雨臣突然想起来,白海棠站在一楼说底下有臭水,但他没有发表意见,没有人会听他的。

        傍晚就听霍老太太和上门的公安交谈,他们在齐先生帮忙下,在车库底砸碎水泥地发现积水的洞,现在正在那里抽水。

        他知道齐先生十有八九是同行,干这一行有本事的人很多。解雨臣更好奇那个叫白海棠的小姑娘,站在一楼隔着一个车库和两层水泥层就能闻见东西,狗鼻子都少有这么灵的。

        解雨臣查到最后,也只查见她最开始是出现在潘家园那里。白海棠再早一点的过往就无迹可寻,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等他把白海棠这两天的行踪挖得干净,决定去酒店见她时候,解雨臣才知道,这小姑娘门也不开,窝在酒店房间里睡了两天,谁也不知道。

        解雨臣当时把门踹开,立马就把人送到医院里。医生检查后告诉他,白海棠只是太累睡着了,给她吊了瓶葡萄糖就行。

        海棠醒来的时候,脑袋又晕又难受,看见自己在医院也回不过神,看见解雨臣傻傻地笑起来。

        解雨臣俊美的脸上也挂着笑容。

        “刚醒你就在想什么?”

        “我好想要个明代瓷器啊”

        两人异口同声,又双双安静下来。

        海棠想着新的任务,需要个明代瓷器,在一片静默中意识到,解雨臣刚才和她说话了。自从遇上这朵解语花,她不仅没有感觉对方善解人意,还常常尴尬死人。

        “如果我真给你一个明代的瓷器呢?”,解雨臣问她。

        她看着这个面嫩的解雨臣,他可是盗墓笔记世界里数一数二的有钱人,老九门里的解当家。

        海棠结巴着,找工作一样自我推荐,“我…我叫白海棠,现在19岁,我一个人没地方可以去,没有犯过事,吃得少干得多,你要是真能给我…我给你打工干活。”

        解雨臣想了一下,“要是按普通伙计的工钱,你怎么也得给我干几十年的活。”

        他轻笑着温和无害地和海棠商量,“不过我们可以签合同,如果我需要你额外帮忙,帮一次可以抵两万,你觉得怎么样?”

        他也不直接说看上白海棠那点,“具体的其他工作和待遇,我们都可以写在合同里。”

        “首先要包吃包住。”,海棠冷静下来,她认真考虑过,在解当家手底下干活没什么不好,他看中自己什么倒是无所谓,主要是一分钱可以难倒英雄汉,她什么都没有,很难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她不是当万年黑户也没关系的张起灵,也没有什么本领能当“阿宁”,更没有裘老板雇她,所以现在有个解老板,海棠就想死死抓住他。

        她坐在病床上,漂亮的脸蛋挤出两个小涡,睁着眼睛灵动又热情,利索地叫人,“解老板好!”

        主要是他可是解雨臣啊,海棠喜欢王胖子,心疼吴邪,崇拜张起灵,那她对小花爷,心里就全都是敬佩。

        解雨臣就这样,用一个明代瓷器,收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姑娘回去。

        海棠当天就住进解雨臣安排的院子里,她还有个房间隔得很远的邻居,解雨臣让她每天给这个邻居送饭送干粮到门口,其他什么也不用干。

        就这么快过完一周,她的这个邻居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饭菜也不是常吃,有时候浪费的菜散发着异味,让海棠也没有胃口,幸好院子还养着一条四眼大黄狗,她一觉得要变质就拿去喂狗。

        邻居屋里倒是干净,没什么奇怪的味道传出来,海棠无聊的时候在想,这位邻居天天在房间里做什么,一天天的连个声都不吱。虽然没人阻止她出门,但海棠也不敢走的太远,她还真怕这个不按时吃饭的邻居,因为她少送了哪一顿而饿死在里面。

        住在院子里的第八天,没有新的任务可以做,海棠卡在明代瓷器那里,解雨臣似乎总是很忙,有可能都把她的事忘了。

        她既没有电话,守门的李叔也不知道解雨臣的行踪,海棠不担心堂堂解当家会赖账,干脆找了点事来做,她试着蒙上眼睛,用鼻子来分辩各种东西的气味,遇到闻不出来的才看看。

        夜里,海棠闻到了一个"人味",以为是守门的李叔,解雨臣的气味虽然不熟悉,但他身上有一种香味。如果他来了,她认得出来。

        她练的正起劲,有一种孤独求败的成就感,完全不想睁眼,有点惊异这李叔怎么进院子里了,他可是从来都不进来的,心里头还带点炫技心理,蒙着眼开口就问,“李叔,发生什么事了吗,还是解老板有什么交代?”

        “你是解雨臣的女伙计啊?”,沉低的声音没个正经腔调的调笑,海棠被这陌生的声音吓的一哆嗦,摘了布条就看见高高大大的男人站在那里。

        他闭着眼睛,神情自若。

        海棠马上猜测这可能就是她邻居,因为院子里里外外就三个人再加一条狗。

        “这位先生,我算是解老板的员工。”,她客客气气的和人说话,想着这不会是个瞎子吧,还是眼疾受不了光,只能趁着晚上出来,她第一次大晚上没睡觉,就给赶着碰上了。

        觉得人也忒可怜,她想了想要不给人做点宵夜,“平常都是我给先生送饭的,您是不是晚上想吃点什么?我看您白天也没怎么吃。”

        “那敢情好,青椒肉丝炒饭会不会做?”,男人乐呵呵的笑着,闭着眼睛怪吓人的。

        “我会做剩饭炒鸡蛋,还会打包烤串回来,您想吃那一个。”,这邻居还真不客气,海棠送饭就是从李叔那里端进院子里来,她做饭真就一般。

        “吃点剩饭也香,丫头你别炒的太咸了。”,男人摸到院里桌边坐着翘起二郎腿。

        海棠张了个嘴又合上,走着一步三回头,看了男人年轻的脸,顶多二十五六,语气怎么跟个老大爷一样,她偷偷瞪着人,没忍住说,“我已经十九了。”

        “年轻真好。”,男人像是不明白她的意思,在那里感叹着。

        她心想,要不是我装年轻,你都得叫我姨了。

        灶里的剩饭做蛋炒饭,是真的香。

        一碗给邻居,一碗给自已,海棠给男人摆上碗,特地给他带个大瓷勺,男人也没有介意。

        她埋头吃起来,就听见男人说,“丫头,你叫什么名字?”,男人吃着东西,问的随意,她也答的随便,咽了口饭才说话,“我叫白海棠。”

        “巧了。”,男人放下碗,打了个饱嗝,转头面向她,“别人都叫我黑瞎子,咱刚好凑个一黑一白。”

        名字还挺贴切的,男人就穿着一身黑。

        “啊!”,海棠叫了一声,黑瞎子难道就是那个黑瞎子,书里不是说他从不摘墨镜嘛,她没好意思再接着吃下去,认真的打量着黑瞎子。

        原来解雨臣在一切开始之前,就认识黑瞎子啊。

        她看书看的不细致,而且也过了四五年,就记了大概内容。

        海棠笑嘻嘻的开口,“你好,黑先生。”

        “不,黑爷。”,她笑的跟花似的灿烂,完全忘了人家看不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