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重新评估马建东

安平只好示意陈超先等一下,从腰里摸出寻呼机看了看,上面显示:刘瑶女士呼叫您,请您速回电话,电话×××××。

 

陈超探头看了一眼,说道:“是瑶瑶,找你不知道是啥事,你快去回电话吧,这边我先帮你照应着。”

 

“你先帮我招呼下人,我这里二十块钱你先拿着。”

 

安平说着掏出二十块钱给陈超。

 

陈超没接,轻推了安平一把,说道:“我这里有,你别操闲心了,快去给瑶瑶回电话吧。”

 

安平暂时离开这家小店,在附近找了个有公用电话的小商店,用市话机给刘瑶在寻呼机上的留下的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刘瑶的声音:“喂,安平吗?”

 

“是我,瑶瑶,你那边怎么了?”

 

“我没事啊,就是想你,想和你说说话。”

 

安平听刘瑶说没事,心这才放了下来,说道:“你吓我一跳。”

 

“我吓到你了?”刘瑶的语气很开心,“你真这么在乎我,一个寻呼就能吓到你?”

 

“我不在乎你还能在乎谁呀?”安平认真的说道,“你可千万得好好的,要是有一点磕碰,还不得心疼死我。”

 

“肉麻,”刘瑶故作满不在乎,“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说话这么肉麻?”

 

“你不喜欢我这样说话?”

 

这哄女孩子真是个技术活,安平虽然和刘瑶从小一起长大,但真正谈恋爱也才刚刚开始,还毫无经验,心里想什么就说什,只想她每天开开心心,无灾无难就好,倒是没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什么肉麻的地方。

 

那边稍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刘瑶细弱的声音传来两个字:“喜欢。”

 

安平顿时开心的不得了,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她身边:“你在哪儿,我去找你好不好?”

 

“啊?”刘瑶显然没想到安平说想过来就要过来,“我在学校里,都这么晚了,你干一天活儿挺累的,就别过来了,咱们电话里说说话就好。”

 

“电话费挺贵的,我想和你多说会儿话,还是见面聊吧。”安平这家伙此时满脑子只剩下刘瑶了,早把小店里请的那帮子人忘到了九霄云外。

 

那边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刘瑶说道:“算了,你告诉我地址,我去找你吧。”

 

安平同样也没想到刘瑶会打算过来,晚上了,一个女孩子出门很难让人放心,便说道:“晚上了,你过来不方便,要么今天就算了,明天我抽空去找你。”

 

刚刚陷入爱河的两个人,这算是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程度,上午刚见过面,下午才分别,晚上就又都忍不住开始想念对方。

 

“不要,”刘瑶马上就拒绝了,“你还要上班,怎么能天天来找我耽误工作,明天是星期日,我没事,还是我去找你吧。”、

 

安平想了想,觉得刘瑶说的有道理,不能为了谈恋爱把工作搞砸了,便说道:“行,那我明天等你,你到了这边给我寻呼留言,我出去找你。”

 

“嗯。”

 

两个人约好了明天约会,却都舍不得挂电话,沉默不语,等着对方先挂。

 

过了有一分钟左右后,安平忍不住问道:“瑶瑶,你还有事吗?”

 

“没事了。”

 

“哦。”

 

两人又是一次长久的沉默。

 

终于刘瑶说话了:“我挂电话了啊?”

 

“挂吧。”

 

安平说完,又等了好一会儿,才听见话筒里传来“嘟嘟”的断线声。

 

听到断线声,安平感到心中惘然若失,很是深吸了两口气,才把这种情绪驱赶出去,重新整理好心情,回去小店和大家喝酒。、

 

这顿酒没有特殊事情谈,算是大家闲来无事增进下感情。

 

酒酣耳热之际,安平试着向老白打听马建东的具体情况,没想到老白还真就知道一些有用的。

 

老白告诉安平:“马建东算是做工程比较早的一批人,有资质,工程做的不小,最起码我知道市政那边的活儿他能揽百分之六十以上。安平,你别小看市政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活儿,这可不得了,工程量海了去了。

 

“这么牛?”安平惊叹。

 

他还真没想到马建东有这么大能量,以前只以为这家伙不干正道来着。

 

老白点点头,说道:“是挺牛的一个人,要不然也不能让那么多人见面就心甘情愿叫声三哥。”

 

听完老白的话,安平心中对马建东重新进行了估量,暗自沉吟着今后与其相处的合适方式。

 

老白见安平说着说着就没音了,再见其眉头紧锁,便问道:“你怕了?”

 

听到老白的话,安平眉头一疏,笑道:“我怕他做什么,我只是在想,我以前以为他只是个大痞子,靠着手中的小弟多,才混到今天的程度。今天听你这么一说,我才明白,原来人家也是有资质的大工程队。看来我以后得换个方式和他交往了。”

 

“你和马建东还有交往?”老白有些意外,“上次不是说你和他手下有过冲突,这边是王平和马建东接触的吗?”

 

安平苦笑着说道:“本来我不想告诉你,怕你担心,今天既然话说到这儿了,我就说了吧,其实,我不但和他手下有矛盾,在来这里之前还和马建东喝过酒,不过那次我们没谈好,所以我也算是和他结下梁子了。”

 

“我靠,”老白忍不住想骂娘,“你小子真阴险,这么大的事上次不说,劳资算是被你坑了。”

 

“这和你没关系吧?”安平疑惑的问道,“我俩的矛盾是我俩的事,难道他还会迁怒到你?”

 

“那倒是不会,”老白说道,“可是上次喝酒,咱们都说好了,我已经把你当成了自己人,你现在才跟我说和马建东有矛盾,这不是让我难做吗?”

 

“你不用为难,”安平并不想拉老白下水,不想牵连别人,也没必要,“这件事我会应对,你们干好自己的活儿就行,其它的不用管。”

 

“你这说的什么话,既然我都说把你当成自己人了,怎么会不管?”

 

安平知道人家这也就是表个态度,真要是信了,那才是傻子,便说道:“好,白老哥的情意,我安平记下了,从今往后,也不拿你当外人,咱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安平说着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冲老白点了点,示意走一个。

 

这就表示,安平刚才说的话,有可能是酒后发自真心,也有可能是酒桌上的应酬之言。至于究竟那个才是真,这就要看双方在以后行事上能相处到何种境地了。

 

老白混迹市井多年,当然不会不明白,当下也举杯和安平碰了一下。

 

两人同时把杯子里剩的酒一饮而尽。

 

这顿酒没有上次喝的时间长,大概十一点的样子就散了场。

 

第二天早上,安平找地方练完功后,惦记着昨晚刘瑶说要来找他的事,便在早饭后,叫住了正往施工现场走的王二秋,说道:“等会儿我可能得出去一下,今天工地上的事情,你多费点心,回头儿我请你。”

 

昨晚刚喝了安平的酒,王二秋是吃人家嘴软,甭管心里会怎么想,表面上肯定是欣然答应。

 

刘瑶还没来寻呼,安平还不急着出去,先在工地上一边转悠一边等。

 

这一等,安平还没等到刘瑶的寻呼,却等来了甲方来人。

 

甲方的人由施工员陪着,来找安平。

 

施工员对安平说道:“安队长,甲方要求咱们增加人手,加快施工进度,这位是甲方的代表,你和人家沟通一下吧。”

 

甲方代表就接过话,对安平说道:“安队长是吧,是这样的,咱们的礼堂在十月一前必须装潢完毕,国庆节还要使用,所以你们得多上些人,加快施工,你们这段干完,后面的装修队才能入场,时间紧任务重,你们抓紧吧。”

 

甲方的要求安平不能拒绝,便说道:“好,我这就去和我们头儿联系下,让他多找些人过来。”

 

甲方代表没有为难安平,交代完事情就自行离去了。

 

甲方代表走后,安平也离开了工地,先去找了个公用电话打给王平,把甲方的要求说了一下。

 

王平问安平:“你能不能找几个人过来?”

 

安平想了想后,说道:“不知道,要我找人的话,我得回老家去找找看,这时候我们那里农活比较多,不知道好不好找人。”

 

安平这不是推辞之言,山区的农事和平原不同,平原农作物多是冬种冬小麦,夏种玉米,种植结构简单,农忙期比较集中,而山区除了种植这两种作物外,还有旱田种植的是花生、红薯、谷子、大小豆子、芝麻和棉花等耐旱作物,各种作物的农时不同,导致农忙时节松散漫长。

 

除了这点,安平还有个人担心,那就是自己出来打工时间还不长,这就回去找人,怕人家不见得信任自己,敢不敢跟着自己出来很难说。

 

这年头儿,还没有颁布专门针对解决农民工讨薪难的政策,出门打工有很多人都有过拿不到工资的经历,所以都比较谨慎,不是特别信任的人,一般不敢轻易跟着出来,毕竟谁的时间也是有限的,一人做不了两件事,出门打工就意味着要耽搁家里的农活儿,要是再挣不回钱去,那就相当于两头儿空,谁家也受不住几次这样的打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