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苏未回到自己的院子,坐在正厅的八角桌旁,思索着接下来的计划。

    虽然成功的挑唆了妊家的关系,却也不能带来实质的伤害,而且妊一州和蓝显祖被陷害,没准就和这兄弟俩有关。

    罗紫萱走进了正厅,看着苏未问道:你这几天都在雪月山庄?

    苏未回道:是啊,你跟踪我。

    罗紫萱说道:你嘴上说着对我有意,却整日出去玩乐,究竟为什么要如此对我?

    苏未回道:你误会了,我是为了多结交几个朋友,才到雪月山庄去的。

    罗紫萱生气道:以你的修为,还需要结交这些整日玩乐的公子,上古之城能高过你的人屈指可数,你觉得这样的理由我会相信。

    苏未看着罗紫萱,心平气和的说道:你觉得我应该见了谁都打一架,然后让对方怕我,这样才对吗?

    罗紫萱反问道:难道这不是我们的生存法则吗?

    苏未笑了笑说道:所以啊,你从未真的了解我,如果我也如你所说,你觉得你还有命离开空间乱流,回到这上古秘境吗?

    罗紫萱一时语噻,不知该如何回答,苏未接着说道:而你自从回来,就一心想着救出同门,这也无可厚非,可是你觉得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古月门又是为何要囚禁整个太虚门?

    罗紫萱回道:我自知修为有限,只是希望你能够帮我,我虽然不知道为何古月门要如此对待我宗门,我作为弟子,却愿意为了宗门尽一份力。

    苏未眼睛直视着罗紫萱问道:你当真不知道,为此还不惜牺牲自己?

    罗紫萱有些心虚,随后大声说道:你为何要难为我一个小女子,这就是你一直不肯帮我的原因吗?你若真的对我有意,我成全你便是。

    苏未说道:还是算了吧,待我了解了古月门的情况,再说救人的事,我要出去一趟。

    说完苏未便起身离开,留下了罗紫萱站在厅里,罗紫萱看着苏未的背影消失,嘴角划过一抹阴笑。

    离开院子的苏未,朝着妊家的方向靠近,到了妊家宅院前,苏未闪身消失在原地。

    妊家宅院内,妊古臣的房间内,此时的妊古臣正伏案阅卷,身边有一妇人长相端庄贤淑,保养的极好,正在一旁给妊古臣添茶。

    只见妇人放下茶壶,看着妊古臣问道:古臣,也不知道一州怎么样了,都这么久没有消息了,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妊古臣头也没有抬的说道:我已经派人四下寻找,只要一州出现,就会立即通知我。

    “我是一州的娘,又有谁能懂我此刻的心情。”妇人叹了口气,看着妊古臣。

    “我会督促一下,让它们加派人手寻找一州的下落,我能理解大嫂的心情。”妊古臣放下手里的文卷。

    苏未听着房内二人的谈话,点点头笑了笑,原来这妊一州的娘,果然和妊古臣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看来这妊家还真的有不少的秘密。

    苏未轻手轻脚的离开,朝着远处有光亮的房间摸去,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苏未就停了下来,此时深处妊家祖宅之中,一切还是小心为上,也不知妊家有多少高手隐藏在此。

    仔细听去,妊一然的声音自房间内传出,苏未隐藏于草丛之中,气息封锁,若不是高出很多的修为,不会轻易发现。“

    也不知道父亲为何处处护着妊一州,要不是如此,外界怎么有此传闻,大哥,我可以不在乎,你却不行,你是妊家的未来。”妊一然气愤的说着从苏未处听来的情况。

    “弟弟,这个话你跟我和妹妹说说也就算了,千万不可在父亲面前提及。”说话的是妊一然的大哥妊一轩。

    “我倒是觉得二哥说的有些道理,妊一州毕竟是大伯的儿子,我作为妹妹可以不争,可是大哥却不能不争,这妊家的将来只能是大哥说了算。”

    妊一轩听闻妹妹也如此说,思索了很久才说道:“这样吧,对外界说妊一州死在了空间乱流,刚刚查获的消息,看大伯一家作何反应。”

    “大哥放心,我来安排,你要尽快接管上古之城的权利才行,若是妊一州真的活着回来了,将来接任父亲的可能就是他了”妊一然为大哥不平。

    “二哥说的对,亲情先放在一边,我们三兄妹若是不想被外人欺负,就必须先下手,现在妊家事务已经掌握在我的手里,只要大哥再拿下城卫军,我们合力除去大伯一家,逼父亲退位就行。”

    苏未听到这番说辞,后背发凉,这是什么样的家族才能生出这样的后辈,而说出这番话的还是小女儿妊一沫。

    一个女孩居然会有如此歹毒的内心,而她的两个哥哥好像也理所应当的接受了她的观点。

    苏未心想,你们妊家越乱越好,这样我才有机会立足上古之城。

    苏未本想看一看妊家那个卧病在床的妊古山,奈何不知道对方住在哪里,又不敢在妊家待的太久,只好偷偷退出了妊家。

    独自走在街上的苏未,没有急着回去自己的宅院,而是绕道朝着蓝家走去,苏未一边走一边琢磨,最后还是放弃了联系蓝显祖,这件事情只有蓝家家主才能决定,现在还不是时候让蓝显祖进来。

    来到蓝家宅院,苏未轻松潜入,朝着后院而去,后院居中的二层小楼里,有微弱的光线透出,这里应该就是蓝家主人蓝天野的住处,苏未贴到墙上,听着房内的情况,确认了只有一人。

    苏未轻轻叩响了房门,不久传来苍老的声音:“何人深夜来访,不妨进来一叙。”

    “打扰了,蓝老爷子。”苏未推门进入,客气的抱拳行礼。

    “你能够如此轻松自如的进入我蓝家,足见你的修为之高,不知所谓何事。”蓝天野的态度波澜不惊,不愧为上古之境的第二大家族,光是这份从容,也让苏未欣赏。

    “我有事想要和蓝老爷子商量,又不想别人知道,只好出此下策。”自从走进来,苏未的视线就一直盯着蓝老爷子,他希望看出这个老头到底是真的如此淡定,还是伪装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