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新的活计

海棠大老远的就听见潘子在九龙抬尸棺那里大喊,“胖子你行不行,要不换人”

        她眉毛一跳,想起胖子和柯克一起爬上棺材上空的锁链,柯克直接被人面鸟整下去死了。

        还没等她跑过去,一枚照明弹在半空中炸开,照亮了大量人面鸟的影子,有几只还抓着什么东西,显然有猎物到手。

        一连串的枪声在空旷的裂谷底部极其响亮,响彻云霄,上空顿时一片骚乱,无数的影子盘旋着就开始俯冲下来。

        海棠知道这是王胖子开的枪,因为他底下的棺材里万奴王爬出来了,那是具穿着已经褪色腐烂的女真铠甲、长有十二只手的男尸,它的手呈环形排列在身后,而且所有的手都在扭动。

        怪鸟越压越低,有的甚至已经从他们的头顶掠了过去,他们的子弹根本不够这样大强度的扫射,很快几把枪就告罄了。胖子的情况又极其危急,如果没人去救他,他这一次命再硬也得完蛋。

        吴邪正左右为难、不知所措的时候,胖子一枪打在了他的脚下,把他吓了一跳。吴邪抬头看他的嘴形,知道他的意思是让他们跑吧!

        吴邪让潘子他们先走,正准备让胖子把枪丢下来,他要火力掩护胖子到地面,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出现在青铜门那边,刚开始很小声,偶尔才听的见,后边越来越大声,胖子的枪声都吸引不住人面鸟,它们纷纷向青铜门飞去。

        “2001年12月7日,大雪。”,女声停顿了了几秒,“我在北京,雪原来是蓬松的、凉凉的、湿湿的,没有想象的冷,手拿出来后在发热……”

        “2002年2月18日,小雨。…在…有了…”

        铺天盖地都是这个声音,内容时而重复,时而各异。

        胖子趁机连忙爬下去,跑到吴邪身边,他和吴邪两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儿,胖子才犹豫的问,“那是小鱼妹妹的声音吧?”,吴邪咽了咽口水,他也不敢确定啊,声音是挺熟悉的,但那语气,怯生生、细腻的…怎么听都觉得是个被保护的很好的少女…,而他们认识的是能独自安全穿行在地底的女勇士。

        吴邪摇了摇头,“胖子,先别管了这了!她可能还在门那边。趁现在,咱得把这个解决了。”,他指了指那具走向青铜门的十二手男尸,潘子临走前,把他的枪给了吴邪,里面只有三发,现在全贡献给这位千手观音了。

        子弹打在尸体上犹如打进橡胶里,也不穿透也不炸裂,而且最可恶的是千手观音对他们一点反应也没有。

        吴邪对胖子大叫,“炸药!”

        胖子顿时想了起来,他腰上还有准备用来威胁阿宁他们的几根□□,把手里柯克的m16丢给吴邪后,马上冲上前去,一跃而起跳到千手观音尸的背上,把□□像黑驴蹄子一样塞进了尸体的嘴巴里,然后赶紧跳了下来。

        吴邪眯着眼睛一个扫射,不知道哪颗子弹正射中□□的引信,顿时□□就爆炸了,千手观音的脑袋连肩膀部分整个儿炸裂了。他们被冲击波掀翻在地,碎片和气浪扑面而来,顿时胸口发闷,满耳朵都是嗡嗡声。

        吴邪和胖子爬起来的时候,远处扑通扑通的掉下几只被炸弹波及的人面鸟,它们的嘴里有着什么东西。巨大的声响把青铜门附近的人面鸟都吸引过来。

        “快上来!”,海棠在不远处的几条青铜锁链上低声喊着,他们犹豫了一下,就直接跑过去,胖子利索的爬了上去,两个人一人抓着吴邪,一只手也把他拽了上去。

        吴邪刚上去不久,上空的照明弹就暗了下来,无数的人面怪鸟,犹如雕塑一般,降落的时候无声无息,站在那里也不发出一点声音。

        这群人面鸟落地之后,纷纷张开嘴巴,露出了满口的獠牙,接着从它的嘴巴里面,突然吐出了一只猕猴一样的生物,动作极其敏捷,一下于就蹿到地上,先是谨慎地四处看了看,然后跑进尸体堆里,开始撕咬起来。吴邪仔细一看,发现这猴子没有皮,浑身血通通的,竟然似乎是那怪鸟的一种器官。

        看着下面令人作呕的分尸场面,他们安静的抓着锁链不敢动弹,唯恐被它们发现。

        这样血腥的场面整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地面进食的猴子突然间疯狂逃窜回人面鸟的口中,紧接着这群残忍无比的怪鸟,纷纷动起来,迅速消失,转眼间散个一干二净,一只都没有剩下。

        胖子纳闷的打了个询问的手势,但他很快就不需要答案了。

        他们三个人都看得见,巨型青铜大门上面封门的人皮,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全部爆裂脱落,两扇巨大的青铜门竟然向外挪开了一点,一条黝黑无比的细小缝隙,出现在两扇门的中间。

        等了许久,他们看见从裂谷地下的石头缝隙中,开始冒起一股淡蓝色的薄雾,犹如云浪一样,迅速上升。

        四周所有的石头缝隙里都冒出淡蓝色的薄雾来,而且速度惊人,

        一连串鹿角号声从裂谷的一端传来,悠扬无比,在裂谷中环绕了好几声。无数幽幽的黑影,随着鹿角号声,排成一列长队,出现在裂谷尽头的雾气中。

        一边的胖子脸色已经白了,似乎已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嘴巴打结,好久才说全了,“阴兵借道!”,他打了个不要说话的手势,看着吴邪和海棠,认真无比的打了好几遍。

        队伍朝着青铜门不紧不慢地走来,行走极为整齐,很快就从远处的裂谷尽头走过他们底下,

        那些人都是一张张奇长的人脸,整个人脑袋的长度要比普通人长一倍,所有的人都面无表情,脸色极度苍白。

        队伍径直走人青铜巨门的缝隙之内,吴邪突然张大了嘴巴,胖子连忙伸手死死捂住他的嘴,只见底下队伍里竟然有张起灵,他穿着阴兵的衣服,身后还背着黑金古刀,他居然抬头发现了他们,他突然竟味深长地笑了笑,动了动嘴巴,说的是“再见。”

        很快整队的“阴兵”走入了青铜巨门之中,地面猛然一震动,巨型的大门瞬间便合紧成了一个整体。

        海棠动身回到地面,她看了青铜门一眼,再看着正往下爬的胖子,每一个渴望冒险的人,在刚才那刻都会涌起不顾一切,去追寻门后秘密的冲动。

        海棠也会忍不住,但她看着王胖子的背影想,她得带他们安全的走出去。还是那句话,她信书中的一切,也亲眼验证故事的发生,但她仍不敢拿他们的命去赌,她现在已经不愿意去想,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王胖子这个人,再惊奇的冒险会变的多么无味。

        潘子他们逃跑的方向,就是海棠来的方向。跑进缝隙才几步,就看见潘子和几个老外背满了子弹正往后走,他带来的人都是阿宁队伍中的射击好手,几人话不多讲,匆匆退进缝隙尽头。

        人面鸟凄凉的叫声逐渐减弱,他们的总算是安全了。

        跟阿宁的队伍集合修整后花了半天的时间赶路

        他们早就知道这条裂隙的出口,就是他们在上山时候躲避暴风雪的那条被封石封死的岩石缝隙。但是当他们看见原本是壁画的地方光秃秃的一片,都忍不住张大嘴巴,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海棠。

        等他们结束了一起,走出了这座雪山,胖子让她留在吉林多玩些日子,吴邪的好奇已经快从眼睛里冒出来了,但海棠还是只待了两天,就回到北京。

        她告诉吴邪,她到的时候壁画就已经消失,说完视若无睹的略过他们怀疑的眼神。

        青铜门前声音是她的录音笔,解雨臣送的礼物,好几千块钱的外国牌子货,现在已经化为尘土,她用任务报酬,换了三十几个一模一样的录音笔,全部都堆在青铜门门口,里面尽是些无聊琐事,是她发现记忆开始模糊的时候,用来记录的。

        至于记录什么?她已经不在意了。

        两个月后,许久不见的黑瞎子来到北京,他看着海棠说,“白丫头,有长进啊。我这有个活,钱很多,干不干?”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