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失恋的女孩

晚上八点多。

 

安平下班后,正在吃饭。

 

今天一部分工人去了新工地,做饭的老姚也跟着过去了,这做饭的差事就落在了王二秋身上。

 

工地上的饭也简单好做,炒一锅洋白菜,卖些现成的馒头,锅里烧的是开水。

 

安平正吃着饭的时候,魏淑媛找了过来。

 

原来魏淑媛是饭后陪着爷爷去溜了遛弯儿,回来时正好看见安平蹲在彩条棚前吃饭,想到一事,就过来了。

 

安平眼角余光看到魏淑媛过来,便迅速把手里半个馒头塞进嘴里,嚼吧嚼吧,吞了下去,站起身来,问询的目光望着她。

 

魏淑媛走到近前,说道:“安平。我们厂在你们村木厂订了一批加工活,我明天跟着送料的车过去送样品,你有没有什么往家里捎信儿的话,我可以帮你带过去。”

 

安平想了想后,说道:“你让木厂老板给我娘带个话,就说我在这边挺好,让她和我爹不要惦记我,等我把这边活儿干完就回去,最迟春节肯定回家。”

 

“行,我肯定帮你把话带到。”魏淑媛说完就走了。

 

这年月,通讯还不发达,外出的人能往家里捎个信儿不容易,要么就是等老乡回家探亲时互相带话,要么就是写信,没有急事谁都不会去打公用电话,不但费钱,还只能打到村大队部,要人家去叫家里人,太麻烦。

 

魏淑媛能帮着往家里捎个信儿,安平心里很感激,一直看着她走的看不见影子后,才再次蹲下来吃饭。

 

魏淑媛的到访,安平没有多想,但是他的发小陈超就未必了。

 

陈超凑到安平旁边,下意识的往魏淑媛消失的方向往里一眼,然后对安平说道:“安平,这妞……”

 

安平用感到奇怪,陈超这话说得吞吞吐吐,说一半留一半是个啥意思?安平疑惑的眼神望向陈超:“怎么了?”

 

陈超“啧”了一声,说道:“说不上来,就是感觉有些奇怪,你说人家一个城里姑娘,总往你这边凑,这是为啥?”

 

陈超记得,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上一次是安平受伤后,魏淑媛把安平带回家去上药那回。

 

安平见陈超说的是这个,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说道:“我和她爷爷每天在石清公园一起晨练,算是老熟人了,她有事直接来这里找我,有问题吗?”

 

陈超一边往嘴里塞着馒头,一边想了想后,咽下馒头,说道:“还是觉得有些不寻常,你是和他爷爷熟,又不是和她有多熟。”

 

这时候,陈小江也凑了过来,眼神发亮的说道:“安平,管她那么多,要我说,趁这机会,你找个城里媳妇儿多好,那姑娘就是瘦了点儿,不过人家城里人又不用做重活,壮不壮也无所谓,是吧!”

 

工地干活枯燥无味,闲来无事,几个工友凑一起谈谈风月,也算苦中作乐,毕竟满工地全是一水老和尚,一出来就是个半月甚至半年难得回家一次,又都是正处在年轻力壮的岁数,一个个长期憋得都跟那铁錾子也似,自然都喜欢谈风说月,过过嘴瘾。

 

安平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氛围,也没把陈小江的话当真,笑着打趣道:“老陈,你这想法有些危险,小心回家陈嫂不让你进门。”

 

三人边吃饭边互吹乱侃了一番,不细说。

 

只说,第二天晚上下班后,魏淑媛又来找安平,却是安平母亲让她给安平带来些物品,有新鞋子一双和一套新做的衣裳,用块小布头包着。

 

安平收下物品后,向魏淑媛道了谢。

 

魏淑媛却没有马上走,犹豫片刻后,说道:“安平,你现在有事没?”

 

安平下班又没有家务,自然是没事的,最多是和陈超他们闲逛,便说道:“没事,你有事需要帮吗?”

 

魏淑媛再次犹豫了片刻后,才请求道:“陪我走走吧。”

 

“啊?”这还是安平第一次收到除了刘瑶外其他女孩子的主动邀请,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仔细观察了一下魏淑媛的脸色,才发现其神情透着些许的倦怠,精神头儿似乎不太好,“啊,好,去哪儿?”人家已经帮自己好多次了,第一次提出要求,总不好拒绝。

 

魏淑媛说道:“随便走走,就往石清公园吧。”

 

安平答应一声,去向王二秋做了报备,然后就和魏淑媛一起慢慢往石清公园的方向走去。

 

便道上。

 

两人走在昏黄的路灯下,身边不时有悠闲遛弯儿的市民三三两两经过。

 

沉默着走了一段路后,安平耐不住沉闷的气氛,刚开口叫了一声:“魏姐……”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魏淑媛也恰在这时开了口,把他的话打断了。

 

“我失恋了。”魏淑媛说完这句话,似乎抽空了全身的力气,无力的蹲在地上,脑袋埋在膝头,肩头耸动起来。

 

听到魏淑媛的话,安平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更不知道现在自己该说些什么来安慰这个陷入痛苦的女孩。见其蹲在地上,虽无声,但显然是哭的很伤心,他很想抬手拍拍她的肩头,给她些许安慰,却又不觉得自己和她熟稔到已可以接触身体的程度,唯有叹口气,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魏淑媛哭,先让她把情绪发泄出来也好。

 

魏淑媛无声的哭了一会儿,肩头的耸动幅度渐渐小了下来,又沉默了一会儿后,开始断断续续的喃喃出一些话来。

 

“我和他是高中同学……三年高中相恋了两年,高中毕业,我高考落榜了……他考上了……说好……说好等他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的……说好了的……现在他告诉我……告诉我他十月一要结婚……不是和我……不是和我……”

 

魏淑媛这话说出来,听到安平耳朵里,不亚于雷霆霹雳,她的曾经和自己现在与刘瑶的处境何其相似,只不过是男女主角调换了一下而已。

 

安平倒是不担心刘瑶会变心,只是世事复杂无常,谁都不能预知将来会发生什么。

 

安平心里也是五味杂陈,更加不知道该和魏淑媛说点儿什么才好。

 

魏淑媛连哭带喃喃了一会儿,安静了下来,又过了一会儿,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来,眼睛红通通的望着安平,不无埋怨的说道:“你可真不是个好的倾诉对象。”

 

安平不由苦笑,自然知道魏淑媛埋怨的是他没有及时给予其安慰,解释道:“魏姐,你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和你当初是何其相似,听了你说的过往,我现在心里也乱的很。”

 

“哦,是吗?”这倒是出乎魏淑媛意料,“那可是真对不起,勾起了你的心事!”

 

安平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反正都这样了,我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希望我和她能有个好的结果。”

 

魏淑媛哭过了一场,情绪好了些,反而开始安慰安平,说道:“我相信你们会有个好结果的,提前祝福你们!”

 

安平表示了感谢。

 

魏淑媛说道:“再陪我走走吧,虽然你不是好的倾诉对象。”

 

安平便笑了,又陪着魏淑媛慢慢往前走去。

 

“安平,你妈妈长得真漂亮。”许是安平的现在和她的曾经相似的缘故,也可能是刚把自己的心事分享给了他,魏淑媛已经开始把安平当做了真正的朋友,随意聊起天来。

 

“你见过我娘了?”安平有些意外,“我还以为东西是木厂老板交给你的呢。”

 

“是你妈妈亲手交给我的,她听说我帮你带了信儿回去,亲自去木厂找的我,还问了很多你现在的情况,看得出来,你妈妈很想念你。”

 

其实,安平出来还没有半个月,但这是他第一次离开家,以前从没和家人分别过这么长时间,他母亲一时受不了,也在情理之中。

 

“我现在还不能回去看她,”安平有些伤感,“我才刚刚在这里站住脚,正是该更加努力打拼的时候。”

 

并不是安平不注重亲情,关键是现今家里的情况,只有拿回钱去才是真正对父母好,也只能把母亲的牵挂暂时放一边了。

 

魏淑媛点头,表示赞同,然后问道:“你们这活儿还能做多久?”

 

安平如实回答道:“不知道,这边工地快做完了,新的工地今天已经有人过去了,我们扫完尾也要过去,不知道还能做多久,反正是只要头儿能接上活儿,我们就一直干。”

 

“哦,”魏淑媛点了点头,又问道,“要是你们活儿接不上了呢,你有什么打算?”

 

这事,之前安平还真没考虑过,现在魏淑媛乍然问出来,他想了想后,说道:“活儿接不上的话,我正好趁机回家去看看,等有活儿了再来就是了。”

 

魏淑媛没接话,沉默的往前慢慢走着,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安平也没有再开口,默默陪在她身边一起走。他已经明白今天自己的任务了,那就是陪伴,至于任务期限,那就要看魏淑媛什么时候能暂时放下心中的伤痛。他不需要多说什么,因为魏淑媛需要的仅仅是身边有个人陪着,陪她度过这段痛苦的时刻。至于魏淑媛主动找话题和他聊天,也不过是一种转移注意力方向的方法,并不具备实际意义。

 

又走了一会儿后,魏淑媛再次开口,问道:“打零工的活儿要是没有保障的话,你有没有想过做些别的?”

 

“做别的?”安平有些诧异于魏淑媛现在的话题,看样子她并不是漫无天际的闲聊,像是把他当成了朋友,在真心关心他,“我刚来市里,对一切都还不了解,也不知道除了打零工,我目前还能做什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