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夏老,可是出了什么事?”

    “的确是有事,这几日按照我的推算,你要找的几人应该会有所消息了,只是刚刚出现了变故,你的朋友应该是遇到了危险,大概方位在景阳城,好在也是落日领的地界。”

    苏未听到这个消息,险些栽倒在地上,这几个人无论是谁遇到了危险都是他不能接受的,他恨不得马上就能赶到景阳城。

    手不自觉的握紧了玄月刀,身上的气息也不断地攀升,一直攀升到了第五境界中期,这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再次突破了。

    再配合最近学到的几部秘法,现如今的苏未就是遇到第六境界初期的高手,也有一战的实力,只要不是城主级别的铁了心要杀他。

    “夏老,我想现在就出发,他们无论谁都不能有事。”

    “我明白你的心情,我来时已经做了安排,一个时辰后我们出发。”

    当苏未跟随夏老再次出现,已经回到了先前见到夏老的地方,不同的是这里站了几十个人,苏未暗自观察,修为最弱的也都在第六境界,还有几个看不出修为的老者。

    这样的阵容恐怕就是攻下一座领主府也不在话下,而这些人却以夏老为尊,看来夏老当年的身份定然高过一般的领主。

    夏老看着苏未说道:“把这个珠子融入你的识海,这是刚刚祭练的小世界,我们躲在小世界中,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手。”

    来不及多想,苏未接过来迅速的融入识海,过程并没有任何阻碍,看着识海中央悬浮的珠子,苏未也不知道这将来是福是祸。

    只见夏老大手一挥,刚刚还在面前的几十个人就全部消失不见了,只剩下夏老和苏未在。

    “夏老,为何我感觉不到小世界的存在?”

    “只有我和你联系的时候你才能够感受的到,这个小世界是我祭练的,你我以后也就神识相通,到你将来达到了和我一样的境界,就可以随意的进出了。”

    “我们这次带走了这么多的人,这里的安全会不会有问题?毕竟这里是你们域主的所有家当了。”

    “你以为域主手下,就我们这几个人了吗?域主在人和境经营了上千年,底蕴何其深厚,待域主醒来你自会知道。小山子会带你出去,外面闪电凖已经在等候,它会带我们到景阳城。”

    夏老说完打开一个玉瓶,倒出一滴鲜血滴在苏未的手上说道:“把这滴精血吸收了,闪电凖才会认你为主,你别看它战斗力一般,速度却是最快的,正适合你用,至少遇到打不过的还可以逃跑。”

    “我随身带着你们几十个高手,还要逃跑,我好意思恐怕你们也不好意思吧,你不怕等你们域主醒了,老脸没地方放啊!”

    “我们也只能保住你的性命。”

    “我们出发吧。”

    这个问题苏未没有再问,但是夏老等人明显是没有了肉身,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坚持到现在的,夏老也随即消失,不过苏未的神识立即感受到了夏老。

    跟随着小山子来到了竹屋外的小院,院子里已经有一头大鸟趴在地上晒太阳,见到苏未和小山子出来,闪电凖起身亲切的看着苏未,应该是感受到了苏未身上的精血。

    苏未没有理会小山子和闪电凖,一头扎进了竹屋旁的仙田,一片席卷,待苏未起身,仙田只剩下了不足一半,这还是苏未不太好意思,怕夏老气的直接跑出来。

    小山子在一旁心疼的直咧嘴,却始终没有说出什么,毕竟苏未现在也算是自己人了,他成长的越快,域主就越快能够苏醒。

    在一旁的闪电凖瞪着眼睛,鸟嘴的嘴角还流着口水,恨不得也一起冲进仙田。

    苏未自然也不会小气,拿出一株仙草直接丢给闪电凖说道:“这些我可能还有用,现在还不能给你,等我以后找到了再说。”

    闪电凖一口叼住苏未丢出的仙草,笑着说道:“你说的,可别耍赖。”

    “你尽快赶到景阳城,我再给你一株。”

    说完苏未就起身踏上闪电凖的背上,还没站稳,闪电凖就展翅飞了出去,这速度果真是够快,看着不断向着身后掠去的密林,苏未暗自盘算,这比自己的速度快上十倍都不止。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苏未也已经适应了闪电凖的飞行,他尝试联系了夏老,夏老虽然推算出了景阳城,却不能知道具体有危险的是谁。

    闪电凖的速度,全力飞行也需要十天,这已经是如今最快的办法,虽然着急,但是苏未也只好不断的告诉自己冷静,心里默默的重复着最近学到的各种攻击秘法。

    赶路的时间总是枯燥的,好在一路上并未有什么危险,十天转眼过去,苏未已经隐隐的看到景阳城的轮廓,而这一路上夏老一直都没再出现,显然也是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到了城外,闪电凖落在地上,苏未丢了一株仙草就让闪电凖自己找地方玩去了,闪电凖个头太大,不能随时带在身边,而城内是有阵法的,不允许仙兽飞行。

    独自走到城门处,交了冥石,这才进了景阳城,这是苏未见到的第二座城,这里的大小和明都城相仿,街上也是各种商铺林立,而他此刻却无心关注。

    要在一座城寻到一个人,岂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一个不小心打扰了修士的修炼,那就免不了一番麻烦,再说修士住的地方大多都有阵法。

    无奈之下苏未只好找了一间看起来最大的酒馆,要想打听什么事,只有酒馆这种地方最合适,还没走到门前,门口的伙计已经迎了上来。

    “请问公子是饮酒吃饭还是住宿?”

    “你这里还能住宿?”

    “公子应该是不常到景阳城,我们无名酒馆是景阳城最大的,酒馆后面的院落都是我们酒馆的,价格公道,公子大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住下。”

    “给我选一间安静的院子,先给我上些酒菜。”

    苏未随手丢出一堆冥石,足有上万,他如今自然不会缺少冥石,单单是在万兽林中抢到的就不知道有多少,冥石当中的元气也已经太过稀少,对于他这样的修为已经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