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胖猫舔小鱼

吴邪和胖子下去的时候,粉红衬衫一边捂着脖子咳嗽,一边还笑的很开心,他刚从地上爬起来,看来已经和张起灵交过手。

        张起灵已经把玉玺拿到手,粉红衬衫给他们一张名片,让他们要销脏记得找他,胖子还真伸手去接了,吴邪他们一路冲出新月饭店,详装要砸碎玉玺,吓退一众伙计保安,挟玉玺以喝众人,让出一条路来,三人扬长而去。

        他们刚脱了一波危险,正愁着接下来去哪,一辆红旗车就在他们面前停下,车窗摇下来,出现的是霍老太身边的小女孩还有一个司机,她让他们上车。

        吴邪和胖子对视一眼,咬牙决定先上了再说。

        在车上小女孩热情的介绍自己,她叫霍秀秀。

        可吴邪记不得她是谁,惹得霍秀秀在一边郁闷。

        胖子笑嘻嘻的问,“我说妹子,你怎么会来接我们,老太太吩咐的?”

        霍秀秀转着那一双乌溜溜的狡黠眼睛,“不然呢?你还想是谁来帮你们”,她有些八卦的问,“你难道以为是海棠姐姐?”

        胖子有些疑惑,“你怎么都叫她海棠?她不是叫冷鱼吗?”

        霍秀秀一听,用手捂着嘴咯咯笑起来,“不会吧,难道你们一直以为海棠姐姐姓冷名鱼?那是解家人给她取的外号啦。”

        霍秀秀眨着眼睛,摇头晃脑道,“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吴邪一听,立马脱口而出,“这是咏白海棠的诗!”

        霍秀秀点点头,有些俏皮的说,“白雪的白,海棠花的海棠,你们这回记得住了吧。”,说完还特意瞅了瞅胖子,什么小鱼妹妹,这也太俗气了点。

        胖子挠挠头,什么诗啊歌啊,他根本就听不懂,他想问问张起灵听明白了没,看张起灵一副神游的样子,也知道问他也是白搭,他暗自在心里默念白海棠这三个字,他想了想这种花长什么样子?他可来不关注什么花花草草,又跑神想起海棠的皮肤倒是很白,腿长的很好看,人更好看,刚才那一身红衣裳衬得她更好看,胖子都被惊艳了一把。

        车还没开多远,霍秀秀突然看了一眼手机,喊了一句,“停车!”

        “怎么了?”,吴邪有些紧张的问道。

        霍秀秀看着挺镇定,“没事,前面被琉璃孙堵了,咱们绕道走。”

        吴邪有些担忧,胖子跟他说过,这琉璃孙在北京也是一号人物,“琉璃孙不会追上来吗?”

        霍秀秀说不会,有人会处理,转头就开始打电话,胖子越听越不对劲,什么叫做赶紧来,什么保护那个女孩的安全,他问,“你说的有人处理是个怎么处理法子?”

        霍秀秀有点犹豫,还是把手机摁几下,翻个面亮出来,“你们自己看吧。”

        屏幕上显示一条短信内容。

        [秀秀,琉璃孙已经堵在你们前面,你带他们绕路,这边我来处理。]

        发信人的备注写着海棠姐姐。

        胖子瞪着眼看手机,又看看吴邪,“天真,你…”

        吴邪抬头,伸手一扬,就让霍秀秀赶紧叫司机开过去,绕个屁的路。虽然他的用词文明一些,但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他怎么不知道胖子什么心思,无非就是叫他带着东西先走,胖子要单枪匹马过去英雄救美。

        “冷…海棠好歹也是个姑娘,咱们这几个大老爷,也算上过刀山火海,难道能比个姑娘怂,还怕他丫的琉璃孙不成!”,吴邪豪气干云的,给自己壮壮胆的说道,他从小到大还真没跟人真刀真枪干过架,以前都是比气势,靠吓唬的。

        胖子哈哈大笑,直接冲吴邪比了个大拇指,“天真!你这话胖爷我爱听,合我胃口。走走走!干他个琉璃孙,让他真变孙子去。”

        张起灵只是轻轻抬眼皮看他们一眼,就又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头去,但他们就权当他这样也是同意了。

        霍秀秀知道海棠身手很利害,但她不清楚情况,心里头还是会担心,现在这情形反而松了一口气,内心想着这可不是我任性,是吴邪哥哥他们非要去,她想拦都拦不住,想着就催司机再开快点。

        路上胖子问她车上有没有什么称手武器,马刀大砍刀的。霍秀秀小脸一皱,“当然没有,你当我们家是什么人?”

        胖子拍脑袋抱怨,“你胖爷我怎么就会上你这破车。”

        没等他再抱怨,前面就已经可以看见人影纷乱,司机一看前边,一辆面包车,一辆皇冠,横着挡死在路中间,冲也冲不过去,而且人群敌友难分,赶紧急刹车。

        除了霍秀秀,其他人都下了车,只见一地钢管和躺着嗷嗷直嚎的五六个男人,剩下七八个全围着海棠,几条钢管挥得生风,大老远都能听见声音。

        海棠就在几个高大男人的包围圈里,旗袍下摆在腿侧绑了起来,像是个装饰的小红球,纤细的手掌就这么接住一条砸肩而来的钢管,另一头的男人脖子上青筋暴起还抽不出来,她抬脚直踹男人下三路,把人踹翻在地,刚好躲过另一条想抡她腿上的钢管,背后跟长了眼睛似的,海棠直接把手里夺来的钢管,挥手抡飞到背后男的脸上,伴随着杀猪般的惨叫声,她用手里的高跟鞋鞋跟扎进另一个人的肩胛骨,这么一会儿功夫就摆平了三个人。

        剩下几个还居然悍然上前,胖子看的目瞪口呆,咽了咽嘴里的口水在。他和吴邪都觉得下身一凉,毕竟捂蛋那孙子脸上的表情也太狰狞太痛苦了吧,整个人弓成个虾米,直接丧失战斗力。

        一边的琉璃孙身边还有两个人,他一看事情不妙,正准备上车走,胖子眼尖,大喊,“小哥,擒贼先擒王,别让那孙子跑啦!”

        吴邪本以为张起灵会如幽灵般诡谲的出现在琉璃孙身边,干掉那两个马仔,再掐着琉璃孙的脖子,宣告胜利。

        胖子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们没想到,张起灵直接从地上捡了根钢管。

        直到琉璃孙在四十米开外趴在地面上,身边马仔大叫,他们才都停下动作,琉璃孙身边的两个人也是懵了,不知道大老板怎么突然就倒了。

        海棠趁机又打趴下两个人,她没想到还真能亲自看到这种名场面。

        张起灵一钢管四十米暴打琉璃孙,击倒敌人头领于乱军中不费力气。

        等琉璃孙身边的人把他扶起来,吼了一声,他们才全退了回去,纷纷上车离开。

        一分钟内,所有人都跑得精光,只剩下一边围观的群众和他们几个。

        海棠这会才慢慢的走过去,她直接就拉开车门,看着坐里头的霍秀秀,打量了两眼,“没被吓到吧?”

        霍秀秀用力的摇头,伸手就往海棠身上摸,“海棠姐姐!你怎么不等我叫人过来呢。”

        所有人上了车,张起灵还是一副酷哥样,没什么反应的坐到原来的位置,车里多了个人,胖子又是个大块头,此时就显得有些拘束,刚才的场面还历历在目,他看着海棠的细胳膊细腿,一时间还真说不出话来。

        他想问的问题太多了,简直比吴邪现在想问的还多,他王胖子向来潇洒,该发生什么就发生什么,很多事情别问为什么,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还笑过吴邪就是想的东西太多,太复杂。

        但是他现在就特别想问海棠些事,他不管她是什么人,名字倒底叫哪个,和那个骚包的粉红衬衫小子什么关系。

        王胖子就想知道,凭她只能站在粉红衬衫身边,连个坐的位置也没有,怎么就冲进来打人,挡在那身份利害的霍老太面前,给他们求情,还一声不吭的来拦琉璃孙,给他们扫除麻烦,她说他们是很重要的朋友,到头来他们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海棠还对他们不冷不热的。

        他胖爷,是第一次这么想知道,一个女人的心思。他在巴乃的时候,闷得发慌就硬拉张起灵一起,陪着云彩她们两个女孩子去赶集,当时云彩的姐姐正挑着一块布,胖子把云彩拉到一边,问她姐姐平常都喜欢买点什么,吓得云彩赶紧告诉胖子,她姐姐已经订了亲,过两年就要嫁人了。

        其实,他只是想问像云彩姐姐这个年纪的女孩,都会喜欢些什么?海棠的年纪估摸着和她姐姐差不多,他当时就鬼使神差的这么一问,连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就关心起这些。

        他隐约感觉,如果海棠能明明白白的回答这些问题,他可能就能确定一些东西,但他王胖子真拉不脸来问,而且现在也不是个好机会,他和小天真还得陪着小哥去寻找他的身世呢。

        车开到半路的时候,胖子就叫司机停下来,他冲吴邪讨钱,他的外套早就被酒店的伙计还扯没了,身上半毛钱没有,吴邪被他来这么一出,给弄的一愣一愣的,直接就把钱包交出来。

        胖子下车没一会儿就回来了,他手里拎着一双白色运动鞋,还捏着一大包湿纸巾,那双鞋一看就是女式的,还有可爱的小花朵,就是款式普通了点,摆在海棠的脚边,大小差不多合适。

        胖子把湿纸巾递给海棠,他笑了笑,“女孩子总不好光着脚到处跑吧,胖爷可见不得这样。”

        霍秀秀看看海棠的脸,再看看胖子,突然小声的“哇”了一声,她可是之前听见奶奶说,这个人高马大的胖子是海棠姐姐的相好的,而且她刚才那场面其实也有点害怕,都没注意到海棠的鞋都坏的丢掉了。

        海棠看着王胖子的眼睛,触电般的低下头,接过纸巾细致的擦脚,她有些舍不得穿鞋,怕弄脏了这双鞋,心里头一会又雀跃的迫不及待的想穿穿看,无坚不摧的心脏莫名的就柔软了一块,可她很快就想起来云彩,眼神逐渐暗淡下来,身体又觉得涩的发慌,舌尖更是涩的发苦,连一句谢谢都说不出来。

        吴邪看着小不自在的胖子,心里头冒出了一句话:“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张起灵看着车顶,眼里只有车顶,似乎这车顶里藏着无数奇光异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