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血池

    二人终于混进了苍羽家族,在韩立制造混乱之前,就已经想好了李代桃僵的人物那就是三公子苍华。

    身份高,实力只是求道境好拿捏,而且他和苍兰感情最好,苍兰死了他对其他事情不会太上心,出现在家族之内没人会怀疑,因此在一开始韩立就送苍华见了阎王方便行事。

    既然成了敌人那就不要留手。

    “血精在哪?”这里毕竟是苍羽的大本营虽然没有触道境的高手,但随便蹦出一个学道或者悟道境那也死定了。

    “血精在他们的宝库,那里不容易进去,常年有四个学道境高手坐镇,学道境已经可以看穿本源,你的变化之法没用。”

    “你,那怎么办。。。”韩立焦急的来回走动,已经到了这一步他实在不想放弃。可是学道境不是他可以抗衡的,那种人物动作间都含有道蕴,一拳一脚间都含有万斤之力。擦着就伤碰到就死。

    “谁有权利进入宝库?”“没用可以进入宝库的只有苍羽一族的族长,大长老这两个都是悟道境。”金蟾的话直接打碎了韩立最后的幻想。

    难道就这么算了?突然韩立看向金蟾“你有办法进去?”要不然金蟾不可能忽悠他来这里,“你对苍羽一族如此的熟悉,打他们宝库的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吧。”等了好久金蟾终于说话“我的确有办法,但需要你帮忙,你不知道我等你等了多久,本来以为我会孤独终老,没想到上天让我遇到了你。。。。。”

    “停停停”韩立只感觉浑身汗毛直竖,鸡皮疙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脚底板冲向天灵盖,二话不说拿起烧火棍就将金蟾一棍打飞,呕!太恶心了。

    “在这么恶心,咱今天吃清炖蛤蟆。”金蟾从房顶掉了下来正色道“不开玩笑,小子将神骨花拿出来。”

    “什么神骨花?”韩立一脸懵逼但眼中却寒光涌动第一次他对这蛤蟆起了杀心,来道圈内这么久,他也知道白骨山脉对于这里的人就像是一种禁忌。

    出来之前师傅曾经郑重的告诫他,绝对不要将他来自白骨山脉的事告诉任何人。

    “不用那么看我,白骨山脉虽然说是禁忌但这禁忌是针对于道法和神血两种体系的人,练体修士不在其中,你虽然只是肉身境,但气血如海血如琥珀已经超越肉身极限,走到白骨山脉附近不是难事,我在遇到你时就感觉到神骨花。”

    韩立看着这只癞蛤蟆眼中阴晴不定“小子你现在已经到了肉身境大圆满滴血百斤,但却不是极限,你想冲击肉身的九界极限要不然早就晋升练气了吧,你需要血精,我需要其它我们各取所需。”

    金蟾见韩立脸色阴晴不定再次说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金蟾不想放弃,那东西无论如何它也想要取回来。

    “你怎么知道我有骨神花?”比起自己来自白骨山脉,修行才是最重要。“当然是感觉到的,骨神花对神魔来说是相当于神花,可以让神魔血脉蜕变,一靠近你就感觉到了,不过有这本事的圈内也就本帝了。”金蟾见韩立松嘴赶紧说道

    终于在血精的诱惑下韩立拿了出来,那是一朵通体雪白的花,没有枝叶,一根白玉般的花径通体犹如玉质,细看之下花径之中似有无数神魔盘踞大战,花朵纯白,但从不同的角度看去却又是不同的颜色,正面白色,侧面灰色,反面黑色,五片花瓣,每个花瓣上阴阳旋转很是神意。

    拿出骨神话韩立就知道了金蟾的打算,他也算医道高手,骨神花可以使神魔蜕变但却不可以沾血,不沾血是神物,沾血便是魔物,说着自己的一滴鲜血便滴了上去,金蟾也逼出自己一滴献血,这血非常独特纯黄色犹如黄金融化,带有异香闻着非常吸引人,“我的血对有神魔血脉的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嘿嘿嘿。”

    二人来到宝库附近,韩立取出一片花瓣用火点燃,瞬间原来美轮美奂的骨花变的漆黑如墨,上有婴儿的啼哭传来,一丝丝烟雾顺着风飘向宝库,无声无息。

    看守宝库的人,连一丝反应都没有,四个学道境也是如此。但现在你去到他们面前他们却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犹如被人使了定身咒。

    骨神花遇血化作彼岸花。黄泉照彼岸,花开一千年。情不为因果,叶落又千年。不是毒药,却比毒药还要狠,中了彼岸花将如活死人一般,可听,可见,可闻,可视却无法表达,因为你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二人像宝库走去,走近了才发现这宝库十分奇特,就像一截树枝修剪了枝叶只留下了主干。

    “这是?”到了跟前韩立才发现这真是树干年轮还清晰可见。

    “建木的一截枝干。”

    建木?这世界真有建木?“有啊,你如果去神庭就会发现神庭就建在树桩之上,建木被人一剑拦腰斩断了,走吧这里面自成空间。”金蟾见韩立愣愣不语主动给他介绍。

    二人走近宝库,里面是木质的房间,与墙壁浑然一体,好像长出来的,一圈圈的向内排列而去,最外边是天石中间是各种兵器,这里与其说是宝库不如说是兵器库。

    “正常,神都是离白骨山脉最近的重镇,有监视白骨山脉的职责。”

    金蟾边说话边吃,一张嘴一口吸力将所有的兵器吞了下去“我要兵器,天石给你。”金蟾边说边走到了一间全是寒冰覆盖的屋子不在动作

    “这就是你朝思暮想的东西?”韩立打开门寒气喷涌而来,空荡荡的屋子一把碎剑漂浮其中,寒气就是从这废剑之上传来。

    金蟾看着这柄碎剑眼中有追忆,痛苦想上前却又不敢,嘴里喃喃自语“小梅风韵最妖娆。开处雪初消。南枝欲附春信,长恨陇人遥。闲记忆,旧江皋。路迢迢。暗香浮动,疏影横斜,几处溪桥。”

    知道它有故事,不再理他继续向前,血精还没有找到呢,越往前走血腥之气越重,同样黑色的怨气也越来越重,没走一步都似有鬼魂在耳边喃喃自语,走到最里边韩立看到一副来自地狱的画圈,那是一血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