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打定主意要抢,苏未就小心的朝着打斗的几人靠近,好在几人打的正是难分难舍,一时间没有人注意到躲在树后的苏未。

    趁着几人不注意,苏未拿出准备好的木盒,用尽自己最快的速度,把遮日花收到了木盒中。

    打斗中的一个青年反应迅速,朝着苏未的背后斩出一剑,苏未的身形没有停顿,收起遮日花,背上硬抗了一剑,身体朝着远处急速逃去。

    青年应该是没有想到苏未被他一剑斩在背上居然还能逃走,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而打斗中的几人纷纷停手,愤怒的看着苏未逃走的方向。

    青年看着愤怒的几人说道:“既然遮日花已经被抢走了,那我们也没有必要再纠缠下去,就此告辞了。”

    青年离开后,剩下的几人很快统一了战线,朝着苏未逃走的方向追去。

    此刻苏未拼尽全力的逃跑,背上的疼痛令他半边身子近乎麻木,可是他知道,一旦被追上了,他这次恐怕就很难保住性命。

    在逃命的途中,不时的拿出各种草药丢进嘴里,纵然如此,苏未依旧能感觉到后面几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毕竟他背上的伤受得不轻。

    几次都险些被对方追上来,就这么跑了一天一夜,当苏未力竭之际,前方出现了一个湖泊,墨绿色的湖面平静的没有一丝涟漪。

    苏未无奈的停住了身形,在这万兽林中出现的湖泊,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危险,实在是没有必要为此拼命,何况他现在有伤在身。

    后方追赶苏未的几个青年也来到苏未身前五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对方共有五个人,其中一个青年笑着说道:“你怎么不跑了,继续啊。”

    苏未自知不能和对方硬拼,只好无奈陪着笑脸说道:“几位误会了,我哪知道你们打来打去就是为了这朵花,这样好不好,我把花还给各位,我们各走各的。”

    “你想的倒是挺美,我们追了一天一夜,你就想这么轻易打发我们,把你的手镯交出来,我们放你离开。”

    青年知道苏未无路可跑,也没有急着动手。

    而旁边的另一青年说道:“我觉得你可以试试跳到湖里面,万一能不死,说不定还会有收获,这可是万兽林的死水湖,据说连第四境界的修士都不敢下去。”

    苏未脸上带着苦笑说道:“兄弟你别戏耍我了,手镯是万万不能给你的,这湖我也没有胆子下去,不如我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将来找到什么宝贝,我再报答几位。”

    苏未扬手将手中的木盒抛了出去,原本是想趁着几人争抢他好趁机溜走,没想到几人却没有动手的意思。

    木盒落到几个青年的身前,刚刚让苏未跳湖的青年用手中长剑挑开木盒,见木盒中空空如也。

    “你敢戏弄我们,那你今天就死在这里吧。”

    五人拿出武器朝着苏未攻来,苏未凭借强横的肉身和修为,苦苦的支撑了半个时辰,身上再度多了几道伤口,苏未已经很久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了。

    再打下去,今天必死无疑,用尽最后的力气,苏未转身落入了死水湖中,瞬间朝着湖底落去,而苏未此时也失去了意识。

    看着湖面泛起的几道波纹,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几个青年无奈,又不敢进去,只好决定在湖边守候三天。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苏未感觉自己的身体正被拖动,可是又没有一丝的力气来查看。

    好像是睡了一觉,再次醒来已经能够感受到光亮,尝试着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张大嘴,比苏未的脑袋还大,就凑在他面前,把苏未吓出了一身冷汗。

    见到苏未醒来,这张大嘴的主人也吓得后退了几步,苏未才看清对方。

    有三人高,人面鱼身,发出如鸳鸯般的声音,这应该是水中神兽赤鱬,在三境中的星海域就曾经听说过,实力仅在鲲鹏之下,不曾想在这里却能遇到。

    以他如今的身体情况,就是一同进入万兽林的青年都可以轻松的杀了他,现如今屋漏偏逢连夜雨,赤鱬在这里出现,远不是三境之中的神兽可以相比的。

    这一点苏未还是很明白的,在三境以他如今的修为,不可能还有对手,但是在这里却要处处小心。

    苏未看着赤鱬,而赤鱬也同样看着苏未,就这样僵持了很久,苏未苦着脸问道:“你为什么没有杀我?”

    “你身上的修为不属于人类,你怎么会来到这里?”赤鱬说话的声音好似一个年轻女子。

    “我进来当然是历练,你能看出我的修为?”

    “你胸前的鳞片是从哪里得到的,你告诉我,我不杀你。”

    苏未没想到赤鱬居然会对他的祖龙鳞片好奇,这可是祖龙融合了玄月和阿宝的神识,万万不可被夺了去。

    赤鱬大概是看出了苏未的心思,接着说道:“我不会要你的东西,你只要告诉我你从哪得到的,我还会感谢你。”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苏未把得到祖龙传承的事说了一遍,而赤鱬听的很是入神,没有一丝不耐烦。

    当苏未说完以后,赤鱬就那么一动不动站在苏未的身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很久,赤鱬才看向苏未,说道:“你就留在这里一个月,把伤养好,再把这上面的功法学会。”

    几株草药和一本玉简被丢在苏未的胸口,赤鱬就离开了这间海底的石室。

    石室不大,墙角摆着几颗珍珠,光亮就是从珍珠上发出的,除此之外唯一的物品就是苏未身下的石头,说是石头却更像是白玉,光滑平整,没有一丝杂质,却入手冰凉。

    不过苏未此时却顾不上这些,他相信赤鱬如果要杀他,定然不用等到现在,所以他毫不客气的吃下了身上的几株草药。

    很快的,身上慢慢恢复了一些力气,努力的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就迫不及待的拿起赤鱬丢给他的玉简,几个大字出现在玉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