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惊鸿

    惊鸿一瞥者,了无桥下黎俊逸。

    “公子,可要小心!”红粉佳人嫣然一笑道。

    桥下白衣公子后知后觉,满脸傻笑回身船内,引得船家笑声阵阵。

    “船家,靠岸!”云上城贵公子黎俊逸打赏船家金银百两道。

    及冠年岁,得见红颜,不枉此生!

    “老夫奉劝黎公子一句,莫要被那妖孽美色所误!”船家与白衣公子分别时好心提醒道。

    唐欢正在牵手李渔,二人于这端午佳节,才有些空闲时光街市闲逛。

    花灯着笔墨染,江流却咽污浊,如此盛世?

    可笑!可笑!

    曲水流觞之处,文人雅客云集,悼念故国之人,居多!

    随着蛮荒大妖分兵十八路,攻打其余三座天下疆土,云上城反而成为了孱弱书生们活命之地?

    有趣!有趣!

    “姑娘,有无雅兴,听一听在下的故事?”黎俊逸手握白玉折扇疾步穿过唐欢与李渔二人之间追赶那位红粉佳人道。

    “如此行径,他就不怕唐突了佳人?”唐欢连忙接住险些跌倒的李渔不解道。

    “可能,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吧!”李渔艳羡不已道。

    “公子,今夜花前月下,桃李春风,愿与君醉!”红粉佳人掩面娇羞道。

    “一言为定!”黎俊逸开心坏了道。

    入夜,华灯初上,明月佳人,皆意阑珊

    (本章未完,请翻页)

    !

    “姑娘,本公子在四座天下,相当于是青冥天下五城十二楼的二掌教余斗。余斗冒险屠龙,是为了他心目中的大自由,六界众生的大自由。他跟其他的白玉京道士很不一样,那些道士贪得无厌,为了眼前的财宝机缘,眼都不带眨一下的,就杀人越货。那条十四境的在世真龙,就相当于我们浩然天下耀武门的长孙凰,他早期装扮成一个良善之辈,潜伏在耀武门内潜心修行,赢得很多同门师兄弟的信任。他早期没有机缘和金精铜钱,境界修为一直无法跻身中五境,奈何他聪明得很,极尽阿谀奉承之造化,巴结逢迎我们那位门主千金李渔,渐渐赢得了她的信任,没有被门主赶出师门。最后,你猜怎么样?”白衣公子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如何?”红粉佳人听得入神道。

    “只是一个漆黑的夜晚,他长孙凰就把门主李存瑾的得意爱徒奎煞,给残忍杀害了。没来由做某事,一直都不是他长孙凰所为。此次暗夜袭杀,长孙凰是为了抢夺耀武门与四座天下檀香雅木买卖,绝对的话语权。每次,余斗刚刚打败一个新的十四境大修士时,那条在世真龙就会洋洋得意假装碰巧路过,嘲笑余斗离能够屠杀它还差得远呢!但是,余斗是靠自己不断增强的硬实力,而那条在世真龙却是靠地肺山底的幽冥离火才成就它十四境圆满修为的。姑娘,本公子不怕跟你说……”白衣公子欲言又止道。

    “说什么?公子,你倒是快些说呀!”红粉佳人扯着白衣公子大袖再三央求道。

    “娘子,他好会呀!”唐欢十分欣慰跟李渔夸赞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其实,那条在世真龙没有幽冥离火,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废物。余斗踏踏实实冒险屠龙,一步一个脚印,从极南鸟语花香之所,向极北苦寒之地,那座地肺山行进,期间没有过一句怨言。可他在世真龙投机取巧,劫掠四座天下百余枚玉玺方印,汲取其中龙息气运,以求有朝一日能够跻身玄之又玄的十五境。他在世真龙,真可谓是,恶劣到了极点。此番逆天行径,直接导致九州大乱,战火纷飞。虽然说书人诸葛云霆,至今都没有写出倒悬山余斗的大结局,可想而知,真无敌余斗肯定会跟那条在世真龙有一战要打。打败在世真龙后,道老二余斗不会停下脚步,他还要去向天涯海阁那位远古凶兽混沌,发起最后的挑战。替六界悠悠众生,去跟执掌天下,随意杀伐的创世神灵,斗争到底!”白衣公子突然慷慨激昂起来道。

    “你在狗叫什么!还要不要人家,睡觉啦?”酒坊掌柜骂骂咧咧道。

    白衣公子,红粉佳人,二人并没有被突然聒噪杂音所惊扰,反而乘坐九日共主流徙者紫轩阳逐日而来,特意替二人搭建的百花鹊桥,赴月绝相思!

    “无关风月,我题下千百序篇,只为等你回这广寒宫中。你昔年捣药休歇时,那随手悬笔一绝句,竟然令那弱水湖畔岸边巨浪千叠汹涌而过。玉兔,折桂在此等君千年啦!”紫衣仙子得见白衣公子喜极而泣道。

    “情字何解?无论我吴刚怎么落笔,都觉得不对。而我独缺,对你嫦娥一生的了解。”黄衣上仙揽红粉佳人入怀言简意赅道。

    “你在干什么?”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