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倒闭了

虽然周泊早早的回了房间,但她没有完全不管不顾,她一直在房间里听着楼下的动静。

        当听到老妈在吼老爸时,她悄悄的打开房间门,躲到楼梯口仔细去听,得知老爸动手打了弟弟,她赶紧回了房间,拿着手机给弟弟打电话。

        一连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周泊有点着急了,漾漾从小到大都没有挨过打,这次突然被老爸打了,他怎么接受得了?

        漾漾不接她的电话,她担心极了,没有办法,只能找蒋择川了,让蒋择川帮忙想想办法,可千万不能让漾漾出事啊!

        打定主意,她拨通了蒋择川的电话,此时蒋择川正在家里看文件。

        电话一接通,周泊就迫不及待的说:“择川,漾漾因为谈男朋友的事被我爸打了,他现在跑了,你快想想他可能去哪里,得尽快找到他,我担心他出事。”

        蒋择川心里疑惑,周漾的父母怎么就知道他谈男朋友了?但现在时间紧急,他没问,只道:“好,你放心,我会找到他的。”

        挂了电话,蒋择川放下手中的文件,看了一眼自己的腿,没办法,立马拨通了另一个号码,“张溢,周漾出事了,快来我家接我去找他。”

        “好好好!”

        张溢一边答应一边拿上车钥匙出门。

        出了蝶郡府,周漾站在路边,伸舌头抵了抵右边的脸颊。

        “嘶……”

        老爸下手可真狠啊,他能感觉到自己右边的脸颊火辣辣的疼,这似乎还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挨打呢!

        他拿出手机,不去管那些未接来电,打开微信,点进只有三个人的微信群里,里面就程青阳李灼和他自己。

        周漾:出来聚一聚。

        李灼:这么快就好了?你爸妈被你说服了?夜渡没开,去哪儿聚呢?

        程青阳:什么情况?

        周漾:出来再说吧,去清澄。

        清澄是一家口碑还不错的酒吧,以前周漾没开夜渡的时候,就是和程青阳他们去的那儿。

        周漾打了个车直奔清澄而去,车上,他的手机铃声和微信消息一直响个不停,老爸老妈老姐和蒋择川都在给他打电话。

        他没去管那些电话,要不是还要联系程青阳和李灼,他早把手机关机了,听着烦人。

        老姐一直在给他发消息。

        周泊:漾漾,你在哪儿呢?给我回个电话好吗?

        周泊:漾漾,姐姐知道你委屈,可现在都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出去很危险的!

        周泊:你要实在觉得委屈不想回家,就去择川那儿好不好?没有人在你身边我担心。

        蒋择川……

        看到这儿,周漾忽然想起了什么,回了一条消息过去。

        周漾:姐,你告诉我,我在鸣凰那晚,你是专程来找我问蒋择川遇到危险的事吗?

        看到他回消息了,周泊心中一喜,回得很快。

        周泊:不是,我本来打算等你回家再问你的,那毕竟是过去的事,不急在这一时半刻,但那晚择川说有事找不到你人,我担心你出事,所以就去找你了,我当时还忘了告诉他找到你了呢!

        蒋择川!

        看到周泊发过来的消息,周漾握紧了手机,力道大得连指尖都泛白了,仿佛想把它捏碎一样。

        如果蒋择川没有给老姐说找不到自己,老姐就不会去鸣凰找自己,自己就不会回蝶郡府,老妈就不会听到自己和老姐的对话,老爸老妈就不会知道自己谈了个男朋友,而自己也就不会被老爸打了!

        这都是蒋择川搞出来的!他现在连掐死蒋择川的心都有了!

        他把手机往兜里一扔,靠着座椅闭着眼,深呼吸了几下,他不这么做怕自己现在就去找蒋择川拼命。

        周漾刚下车,就有一辆十分显眼的蓝色跑车停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从车上下来两个人,正是程青阳和李灼。

        李灼笑着跑过来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嘿,周大少,摆平你家皇帝了?”

        周漾只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程青阳过来正好看到周漾被打的右脸,震惊了,“周漾,你被谁打了?”

        白皙的脸颊已经肿得很明显了,红中带着几根手指印,和左边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样子下手不轻。

        李灼知道周漾在家里的地位,自己在家是从小被打到大的,而周漾恰好和他相反,周漾从未被家里人打过,所以他没往这方面去想。

        “谁敢打你啊?告诉兄弟,兄弟立马带人去灭了他!”

        李灼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气势很足。

        周漾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我家的皇帝,去吧,兄弟支持你。”

        李灼听后,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气势瞬间灭了大半,“不是吧?你爸竟然动手了?就算生气也不可能吧?”

        周漾哼笑一声,“有什么不可能的?”

        程青阳完全听不懂,“你俩在说什么呢?周漾怎么会被他爸打?”

        周漾一手搭着程青阳的肩膀,一手搭着李灼的肩膀,带着他俩往里走,“进去慢慢说。”

        清澄他们很熟,进去直接点了几瓶酒,找了个老位置坐下。

        清澄的老板叫严澄,很年轻,只有二十四岁,长的还挺帅的。

        他们这桌的酒是老板亲自端上来的,还多送来了三杯鸡尾酒。

        严澄把三杯鸡尾酒依次放在他们的面前,“这是我们店里调酒师新调的酒,你们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周漾把自己面前的那杯推到了程青阳的面前,“专业人士在这里。”

        程青阳没给他面子,直接戳穿了他的谎言,“说的好像你不会似的,不就是觉得今天鸡尾酒喝着没意思吗?”

        周漾没有反驳。

        他脸上的红肿太明显,严澄一眼就看到了,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心情不好,今天怕是来这儿买醉的。

        严澄没有多问,替他们开了酒,还顺便倒好了酒,把其中一杯推给周漾,开了个玩笑,“今天怎么想到来我这里了?夜渡的老板和调酒师都来了,你们该不会是想来偷学我的配方吧?”

        周漾也玩笑似的回了一句,“偷什么偷?倒闭了。”

        其实开不了和倒闭了也没什么差别。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