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22章

男子看到林夕袭回过头来时候,看向自己的目光一下变得很奇怪,就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发现了自己有些颤抖的双腿。

        “看什么看!”男子看着林夕袭,感觉她的目光中都是对于自己的嘲笑,冷哼一声说道。

        林夕袭差点笑出声,不过看着男子的样子,她还是决定收敛了笑意,毕竟害怕死亡也是人之常情,她要是再笑估计男子就要真的以为她在嘲笑人了。

        男子难道就林夕袭没有笑意的样子,心下松了一口气,就想要说什么。

        “停,别说话。”林夕袭突然打断了男子的话,她好像听到了外面有打斗的声音。

        突然被林夕袭打算话的男子本来有些不高兴,可是紧接着他也听到了外面的声音,有些惊喜地说道:“是六度剑,我父亲来救我了,你赶紧讨好我,我说不定可以让我父亲一起带你出去。”

        林夕袭听到男子的话,明白来人是可以和抹星鲨战斗的友军,松了一口气,看着男子有些得意忘形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

        他不会不知道吧!兽潮面前,守望相助,可是北荒和东海共同的约定,他不会以为这个能够威胁到她吧!

        而且……林夕袭想着,就算是真的男子父亲不会救她,她也不是只有求助这一条路。

        男子看懂了林夕袭眼中的意思,不免有些气愤,觉得林夕袭也太过固执,不就是低个头吗?这么难受吗?

        其实男子这一点但是想得有些差,林夕袭其实并不是觉得低个头就是放弃了她的自尊,她只是因为现在没有危险了,突然有些恶趣味地想要看一下男子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做罢了。

        就在林夕袭和男子交涉的时候,外面的打斗声突然消失了,一下引起了林夕袭的注意,她也不再和男子说话,反而有些紧张。

        按照男子的话,他父亲是元婴中期修士,如果连他父亲都折戟沉沙的话,那说明她逃出去的可能也在变小。

        看到了林夕袭突然变了脸色,男子还以为林夕袭终于意识到要讨好自己了,眼中泛起得意,说道:“放心吧!只要你让我高兴,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林夕袭没有理会他的话,有些着急地想要探听外面的情况。不过很快,她就在抹星鲨身上发现了突然出现的空洞,一下明白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抹星鲨这种生物确实得天独厚,他们有着很高的防御力,就算是他们现在在它体内,也不能伤害到它,而且它还能够将不能打败的敌人放逐出一段距离,让它逃命。

        只不过抹星鲨放逐敌人逃命之后,它的身体就会在其中一个地方随机出现一个弱点,很容易被别人突破防御。

        而抹星鲨为了防备这时候被人攻击弱点,它们会用一个空洞遮掩住弱点,这个空洞周围的空间会随机造成周围空间的坍塌或者是折叠,如果这个时候攻击这个地方,很可能让自己也陷进险境。

        林夕袭看着眼前的空洞,眼中闪过一点怀念,她没找到自己因为空间乱流进入东海,意外进入了抹星鲨的体内,谁知道竟然还需要这个空间坍塌逃出去。

        林夕袭一直没有理会男子,男子自己觉得无趣,就停止了自说自话然后他就听到了外面已经消失的打斗声。

        “啊啊啊!”男子的尖叫声一下吸引了林夕袭的注意,她回头看过去,就看到了男子近乎颤抖着说道:“外面没有声音了。”

        “我听到了。”林夕袭面上云淡风轻,内心吐槽他总算是反应过来了。

        “你都不担心吗?我父亲都没救得了我们,我看我们只能等死了。”男子看着林夕袭的表情,大叫道,不过紧接着好像意识到什么,垂头丧气地说道。

        “那我们就等死吧!”林夕袭边开玩笑边寻找机会看看什么时候那个空洞出现了符合条件的空间缝隙。

        “不是吧,你就这么打算放弃。”男子声音中带着一点震惊,林夕袭意识到男子之前等死的话可不是真的丧失了斗志,而是在激将呀!

        “你放心吧!你父亲没事。”林夕袭回头的时候,突然看到了男子嬉皮笑脸背后的担心,不自觉地就将抹星鲨的这个特性告知了男子。

        “谢过仙子。”男子突然正色让林夕袭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没事,我准备去闯一下那个空洞,你在这里等待着你父亲过来救你吧!”就在这个时候,林夕袭突然看到了空洞周围的空间出现了自己一直等待着地空间缝隙,回头对男子说道。

        “仙子等等,我之前都是玩笑话,兽潮面前,人类理应守望相助,既然我父亲是被放逐出去,那么说明这个妖兽肯定打不过我父亲,仙子暂且等等,等我父亲过来将我们两个救出去。”男子听到了林夕袭的话,立刻说道,想要打消林夕袭的念头。

        听到男子的话,林夕袭也有些犹豫,她其实也清楚男子说得才是最好的结果,但是刚刚男子父亲打上门来,抹星鲨肯定知道了它的收获中有身份不凡之人,不一定会继续在这里狩猎,很可能直接回到深海区了,到时候就算是男子父亲恐怕也不好闯进去了。

        所以林夕袭有些犹豫,她没有办法判断男子父亲究竟被放逐了多远,能不能在抹星鲨回深海区的妖兽聚集地之前把他们救下。

        就在林夕袭有些犹豫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武力系统的声音。

        【我不过是关闭了一段时间系统,还借给你修为,你竟然混成这个样子,进入了妖兽肚子,成为了祭品。】

        林夕袭没有说话,她现在状况确实不怎么样,这点没法反驳系统。

        【我劝你还是从那个空间缝隙逃出去,不要到时候后悔呀!】系统也没有管林夕袭有没有开口,自顾自地说道。

        虽然林夕袭并不认为武力系统有些恶劣,但是她也知道武力系统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坑她,所以心下已经有了决定,对男子陈明了原因,就准备离开。

        “你能带我一起吗?”男子听到了林夕袭的话,有些吓到了,也不想继续在这里等着,看着林夕袭说道。

        林夕袭不怎么想要带着一个人一起,毕竟在空间乱流中寻找一个人能够待的空间和两个人能够待的空间,难度不止提高了一倍。

        但是林夕袭也知道,从男子进入这里,除了言语上有些骄傲,但是实际一直是想要救她出来的的,虽然男子父亲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躲过妖兽的放逐,不过她还是很承情的,所以拒绝的话有些不好意思。

        空间缝隙出现的时间并不长,所以林夕袭还是很快下定决心想要拒绝他,刚准备说话,林夕袭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修为突然降低到了练气期,紧接着就听到了系统的话。

        【我竟然忘记收回借给你的修为了。】

        林夕袭看着男子筑基期的修为,说道:“让我看一下你的攻击和防御术法。”

        接着就是刷新林夕袭认知的一幕,男子竟然使出了基础防御和攻击术法。

        “你能用出你威力最大的术法吗?不用担心惹怒抹星鲨,它估计现在注意不到这个。”林夕袭忍住吐槽的欲望,给男子说道。

        “可是……我只会基础术法。”男子突然有些心虚,撇了林夕袭一眼,小心地说道。

        “算了……”林夕袭没想到男子这个筑基期的修为这么不靠谱,有些无语。

        听到林夕袭口中的无语,男子意识到恐怕这么下去,林夕袭不一定会带他出去,有些着急说道:“虽然我只会基础术法,可是我有很多符箓。”

        男子说完就拿出来了一堆符箓,而且大多都是元婴期的符箓。

        林夕袭着实有些惊讶,虽然男子父亲是元婴期的修士,可就算男子父亲是符师,这么一大堆符箓也不知道需要画多久,要是男子父亲不是符师,那该多有钱,竟然给孩子这么多符箓。

        虽然对于这个事情很惊讶,可是看着符箓没有作假,林夕袭也就没有细究,而是说道:“那就快点进入缝隙吧!一会儿缝隙就要消失了。”

        林夕袭很快带着男子进入了空间乱流,因为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加上男子身上的防御符箓有很多,所以林夕袭有些之前一个人不怎么敢踏足的空间也可以进行转接,遇到不好转接的地方还可以直接让男子用防御抗过去,遇到了危险可以用攻击符箓。

        所以林夕袭和男子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空间缝隙,从中逃了出来。

        林夕袭逃出来之后并没有掉以轻心,毕竟她上一次因为逃出来之后没有在意,结果竟然就直接在妖兽身上打坐。

        林夕袭这次竟然直接出现在了海上,就在她差点掉进海里的时候,突然海面上出现了一艘船,林夕袭和男子径直掉到了船里。

        看到自己掉到了男子船上,林夕袭心中总算是放下心来,回头准备给男子道谢,就听到了男子震惊的声音。

        “你竟然只有练气期的修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