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三天,苏未送齐老鬼离开了天玄城,临行前,苏未要求鬼医门不得再祸害百姓,齐老鬼连连保证,这才疾步离去。

    回到天玄城,独自走在街道上,看着满天飞舞的雪花,苏未回想自己一路走来所经历的种种。

    现如今总算得以停下脚步,好好打算一下自己的未来,这场飞雪是因他而起,也不知何时才会结束。

    如今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暂时告一段落,天玄城也不再有威胁,他要和众人商议接下来的打算。

    回到天玄山庄,见到众人脸上挂着笑容,这一张张笑脸,正是苏未拼命守护的。

    今天沈无忧算是彻底恢复了修为,这是天玄山庄众人最为高兴的,苏未笑着走上前给了沈无忧一脚。

    “这段时间让大家为你担心,今天吃喝都算你的,快去准备。”

    “我可能还没全好,最近龙起云还是跟着我吧,我都适应了,这个跟班很称职。”

    龙起云走过来笑着说道:“你好了。”

    “我没有。”

    “那我试一试,我们打一架。”

    “算了,我好了。”

    惹得众人一阵欢笑,这里最开心的莫过于沈亭山,前一阵子他都不知如何面对沈无忧,作为父亲,沈无忧的性格他最了解,看着儿子强颜欢笑,他的心里不知道多难过,如今终于雨过天晴。

    沈亭山笑着说道:“今天不用你们,我来露一手,让你们见识一下我丹药世家的美食。”

    一片欢声笑语中,众人举杯痛饮,席间沈亭山告诉苏未,花龙城并未被兽潮侵害,这让苏未内心疑惑,但是并未表现出来。

    按说这么近的距离,兽潮没有理由绕过花龙城,而根据齐老鬼的交代,花龙城只是和鬼医门有往来,难道和妖兽也有勾结。

    苏未决定还是亲自到花龙城查探一番,把威胁扼杀,毕竟将来他离开了,这里的安全是让他惦念的。

    一直喝到了深夜,苏未告诉众人说道:“我打算过几日带着起云和落雪回去一趟,他们出来有一段日子了,有些疑惑,需要去解开。”

    “你又要走?”上官若心看着苏未问道。

    “这对我们的将来很重要,有些事情必须要弄明白,放心我不会丢下大家的。”

    “你去吧,这里有我们坐镇,不会有事的。”沈无忧知道苏未为了什么离开,他自己对九天境也是充满了期待,在苏未的口中很多次的提起,让他在心中种下了期望。

    第二天一早,苏未带着龙起云龙落雪,还有沈无忧莫子然,出现在花龙城,这次苏未没有隐藏行踪,相信花无伤城主一定也收到了消息。

    几人沿着城中心的街道,一直走了五圈,才听到苏未说道:“我找到位置了,正北方向的四合院,有后门,无忧和子然守住后门,起云落雪守住正门,我杀进去。”

    五人迅速朝着院落飞去,苏未在空中就已经锁定了对方的位置,不等落地就一拳朝着厅门砸去。

    木门被苏未一拳砸中,向着房间里的几人砸去,不待对方反应,便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愣在了当场,而木门带着苏未的元气,迅速收割了几人的性命。

    房内的几人到死都不敢相信,最后会是一扇木门取走了他们的性命。

    解决了几人,苏未没做停留,朝着别的房间而去,所到之处必有人倒下,然而这些都不是苏未的目标,他此行要找的是妖兽余孽。

    就在苏未一间间房找过去的时候,门后的沈无忧和莫子然已经和对方交上了手,这妖兽幻化人形,明知不是苏未的对手,打算偷偷离开,被堵在后门的两人截下。

    而这里的动静也惊动了花龙城的城卫,花无伤已经带人赶了过来,龙起云和龙落雪见到花无伤带着上百修士出现,二人并未在意,拿出兵器挡住了门口。

    花无伤看着兄妹二人难道:“你们是谁,在我花龙城敢拦我去路?”

    “废话少说,在这等着,再敢上前一步,就要你命。”

    “把这两人给我拿下。”上百修士向着龙起云和龙落雪攻去,可是结果大大出乎众人的意料,这二人的修为居然如此之高,硬生生把这上百人拦在门外。

    苏未赶到后门的时候,沈无忧和莫子然也结束了打斗,只见妖兽头上被沈无忧的锤子砸出了好几个包,不等苏未落地,沈无忧最后一锤子砸下,妖兽昏了过去。

    苏未笑着说道:“就算是妖兽,好歹也是个美女的外貌,你怎么下得去手?这样下去我真的担心你会找不到老婆。”

    “那也总好过四处留情,沾花惹草,老婆在身边还不老实。”

    “你当我没说过,我们去正门。”

    苏未几人出现,花无伤让手下停止了打斗,生气的说道:“我记得我曾说过,花龙城并不欢迎你,你还敢带人在我城里行凶,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

    “你有吗?这个妖兽为何会留在花龙城,你今天若是不解释明白,信不信我让花龙城易主?”

    花无伤死死的盯着苏未,他能感觉到以自己的修为不是苏未的对手,可他也已经超越天榜,有着自己的骄傲,是万万不能妥协的。

    “我花龙城和谁来往,与你何干,你天玄城未免也管的太宽了吧?”

    苏未并未回答花无伤,而是朝着花无伤掠去,在花无伤身后一直未曾说话的青年,被苏未提在手上,丢在了妖兽的身边,不是青年不想反抗,而是苏未提前已经用神识禁锢了他。

    此时花无伤才表现出慌乱,青年的秘密在花龙城只有他知道,苏未又是如何看出来的,若是青年的身份泄露,那对花无伤来说,才是真的麻烦。

    “这鬼医门的鬼修,你也给我一并解释了,看他的样子,应该刚刚才吸食过人类的魂魄,还没有来得及炼化,你结识如此多的散修,应该就是为了他吧。”

    “你胡说,你怎么知道他是鬼修,凭你一句话,就在我花龙城指手画脚,今日不管多大的代价,都要斩杀你们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