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暴打老狐狸

    韩立睁眼已经回到了道宫的门口,不等老狐狸开口,韩立同学已经一拳揍过去,将他整个瘦削的身子打飞:“再加上一条纪录,我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入学就殴打副宫主的学子!”

    韩立同学追了出去,朝准备爬起来的老狐狸拳打脚踢一顿暴揍,又捧起一大块石头,就想砸死这老家伙,没想到一抬头,发现最少有五六十人正在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其中不少人的兵器掉地,嘴巴张大得可以塞进一只河马。韩立尴尬,赶紧将石头放了下来。随后进入了道宫。

    “韩立,你个混蛋小子,你敢打我?我要是不一百倍报复你,我就不是副宫主!”老狐狸追不上韩立,气急败坏地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嚷嚷,一看韩立不鸟他,他又回头严重警告那些看见的师生:“大家禁说这件事,要彻底把它忘掉,如果我听见有人议论我是三千年来第一位被生暴打的副宫主,我就对全宫学子进行一种惨无人道的体罚,让大家都经历一下超级恐怖的地狱之旅!”“……”众人听了,一阵无语,这家伙如此暴政,看来迟早还得再挨一顿打!

    在韩立进如道宫主峰时,副宫主那个老狐狸却出现在一个古朴的小楼前。他先是整理下让韩立揪得有点皱巴巴的衣服,又努力在被韩立暴打过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然后才推门进去,拾级上楼,来到三楼一个房间前,轻轻地敲了敲木门,柔声问:“宝贝女儿,爸爸可以进来吗?”“工作时间,请叫我宫主!”里面传出一把优雅悦耳又冷然淡漠的声音。“都一样,你是宫主,也是我女儿……”老狐狸似乎习惯了宝贝女儿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笑嘻嘻地推门而入。

    “找我什么事?你怎么被人打了?”屋里伏案书写的白衣丽人就像幽幽白兰,孤高洁净,浊世自傲,长发如瀑,自肩膀jl垂下,与白玉小手形成强烈的对比。原来嘻皮笑脸的老狐狸,在她的面前,完全变成了一个人,在这一刹那,他就是世间最慈爱的父母。白衣丽人书写半天,停下来,抬起隐藏在前额幼柔留海下的明亮眼睛,看了老狐狸一眼,那倾国倾城、吹弹可破的小脸,流露出微微的讶意,问:“怎么回事?”

    “没事,我让一个有趣的新人给打了……不对,我只是没想到他会动手,一不小心中了招,否则我完全可以把他打个落花流水!”老狐狸呵呵笑道“小家伙实力不错,居然可以走到古城的门下,我空间之法还不成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方法,这小子实力强,但却不会道法,那傻头傻脑的样,逗死我了。“他是用气血硬扛过去的!”白衣丽人一说,又埋头伏案,继续书写。“你怎么知道?”老狐狸愕然。

    白衣丽人不语,从桌子的一角拿出一枚骨牌,老狐狸看见,身体一颤“残兵营?!那小子是他们的代言人?”

    “敢一见面就揍你的,是韩立。他没有学任何道法就敢去苍羽一族,偷盗血精,并且杀了当代公子苍英,有这个胆子。他实力不错但缺少道法,先别急着让他去那,先修炼一段时间再说吧,残兵营已经传信过来。”白衣丽人一边写写画画一边回答老狐狸的问题。

    愚峰,如其名,无瑰丽景致,无雄伟气势,无灵秀仙根,没有任何出奇之处。它普普通通,近乎荒凉,像是一片野地,枯藤老树昏鸦,血色夕阳西下,一派慕气沉沉,根本不像学宫主峰。愚峰上断壁残垣,瓦砾无尽,蒿草丛生,荆棘遍地,连山路都没有了。这就是道宫主峰,虽破却不许任何人进入。

    道宫传承无尽岁月,具体来历已经不可考证,但可以肯定已经没落,整个道宫只有寥寥几人,但任然占据整个学宫城最好的区域。这遭到了很多人的不忿。

    这不天空中,七八道影迹飞过,路过这里时全都一滞,而后降落了下来。

    这是几名年轻的学子,全都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看到这座荒寂多年的道宫主峰,今日竟有人前来,让他们感觉很惊奇,故此过来一看。“见过前辈。”当中有男有女,他们向主峰上的老人施礼完毕后,皆打量韩立。“前辈,要进行什么样的测试?”

    这个身体枯瘦、显得有些虚弱的老人,是愚峰当今唯一的看门人,名为李若愚,他摇了摇头,道:“没有考核,副宫主让他来的”

    旁边,那七八名年轻的上京学子全都轻笑了起来,他们无法理解,这两人为何选择一座没落的学宫。“我估计这人的资质糟糕透顶,根本不不可能被其他学宫选上,故此来到这里这人有些小聪明”。

    这些年轻的学子小声议论与嗤笑,他们是上京学宫的学子,那里的传承如今极度鼎盛。见有人选没落的道宫自然想奚落一番。

    “你们好烦哎,我们道宫收人需要你们过问?”一个小萝莉从愚峰上跑了下来,粉嫩嫩的脸颊抹的像是小花猫,只有五六岁,头发两边用红线扎起幼细小辫子,长长的垂下来,那葱白水滑的小手腕,戴着个单环银圈,上面吊坠着三个指尖大的银铃铛。白兰花似的柔荑小手一动,就有叮叮的铃声响起来,与她清脆的声音相映成趣。手上拿着鸡腿,一边啃一边说话。

    韩立奇了,这是谁?难道是老狐狸的孙女?极品小萝莉啊。韩立准备调戏一下。

    小女孩跑下来,小手叉腰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说完上京的人,又反过头来,拍拍韩立的腿,小家伙够不到腿以上的器官,但还是一副我是大姐的样子“放心,有我罩着你!他们不敢欺负你。”说完拍了拍韩立的大腿以示安慰。

    韩立汉,大汉,成吉思汗,这小丫头……一旁的老人也一直摇头。

    “我们是为你们好,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可以进学宫城,和一些无名之辈共同生活在学宫城,我们恶心。”这几个人立刻嘲讽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