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一家有女百家求

安平无论动作还是语气,都对刘瑶充满了宠溺,令人艳羡。

 

可刘瑶不管这些,一头扎进安平怀里,一边抽噎,一边捶打他的胸口,埋怨道:“你怎么才来看我,怎么才来!”

 

安平赶紧解释道:“我来市里这段日子发生了些事情,这才刚刚处理好,我就马上来看你了。”

 

听安平说他在市里发生了事情,刘瑶马上止住了抽噎,抬起头来,依偎在安平怀里,一边擦眼泪,一边关心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严不严重?”

 

安平道:“不严重,早处理好了。”说完,无意中看到旁边秦立伟面露尴尬的表情看着他,以及女生宿舍楼窗口好奇观望的众多目光,还有从楼道口进进出出的人都要用好奇的目光审视他们一番,自己也觉得尴尬起来,便轻轻推了推刘瑶,提醒道:“快起来,被围观了。”

 

刘瑶不以为意的说道:“谁爱看谁看呗,他们管得着吗?”

 

这时候,一直尴尬望着安平的秦立伟忽然想起了什么,指着安平惊讶的说道:“啊——,我想起来了,你是五中的安平,咱们县高三运动会上拿过长跑冠军的那个安平,我说在校门口听到你的名字时,咋觉得有些印象,我早该想到了,刘瑶来自五中,你也是五中的。”

 

安平大囧,说道:“可是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

 

“我是三中的,你当然没见。”秦立伟说道。

 

原来是这样,安平没想到和秦立伟还是一个县的老乡,于是再次道谢:“谢谢你带我找到了刘瑶,改天有空我请你吃饭。”

 

秦立伟需要安平感谢个屁——还说什么请吃饭,这简直就是在往他心脏上捅刀子!早知现在,他肯定不当初,如今悔之晚矣。

 

秦立伟和刘瑶是同一天来学校报到的,又是同一个县过来的,乍然来到这个陌生的新环境,两人之间不免都感到一些亲切,于是自然而然就接触相对较多些。在接触过程中,他不禁为刘瑶的美貌和聪慧所折服,把她视作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下定决心在这大学的四年时光里,一定要追到她。熟料,他还没有开始发力,安平就突然冒出来把的女神抢跑了,这未免也太悲哀了点。

 

安平话里虽是感激的意思,但话外已经开始赶人了,秦立伟知道人家这是嫌他碍眼。可他还嫌安平碍事呢,那又怎么样?我赶不走你,你也别想赶走我。他决定就装听不出安平的话外音,干脆耍赖皮给他们当电灯泡了。

 

秦立伟想到得意处,不禁心中舒爽,之前的悲观情绪一扫而空,笑着找话题和安平聊天,道:“兄弟当年在运动场上那像风儿一样的雄姿,真是令人难忘,不知道兄弟现在去哪所名校深造了?”

 

秦立伟敢发誓,他这可真不是有意戳安平的痛处,真是没话找话扯的闲篇。

 

但他这话一出口,不禁安平脸色大变,就连刘瑶也从安平的怀里脱离出来,站直了身体,对他怒目而视。

 

把秦立伟吓得脸色都变了,喃喃道:“我我我,我说错什么了吗?你们怎么都这么看着我?”

 

刘瑶怒道:“秦立伟,我以前还觉得你人不错,没想到你竟然是个伪君子!哼!”

 

“啊?”秦立伟彻底懵了,满脑袋冒问号。

 

安平一见秦立伟的样子,马上就明白了,对方刚才的话完全是无心之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于是便说道:“没事,我和刘瑶还有些话要说,就不和你聊天了,你请便。”

 

安平说完,又对刘瑶说道:“瑶瑶,带我参观下你将来生活和学习要待四年的地方吧。”

 

刘瑶再次恶狠狠瞪了秦立伟一眼,然后才拉着安平顺着林荫小道,往小树林方向而去。

 

面对安平,刘瑶又恢复了温情似水,小鸟依人的状态,双手紧抱着安平的胳膊,似乎恨不得整个人都吊在他身上。

 

“安平,一个多月都不来看我,没想我?”

 

“想,天天都想。”

 

“想,你不早点儿来看我,我也天天想你,又不知道去哪里找你。”

 

安平想了想后,说道:“我刚买了BB机,一会儿把呼号给你留下,你再想我的时候就呼我,我一准第一时间给你回电话。”

 

刘瑶闻言,离开安平身边少许,让两人腰间的位置留出一个空隙,低头一看,果然见安平腰里别着个寻呼机,于是惊叹道:“混得不错啊,这才进城几天,都配上寻呼机了,看样子还是个汉显的。”

 

安平尴尬一笑,说道:“是汉显的,二手货。”

 

“二手货也不便宜吧?”

 

“二百多。”

 

“你学坏了,花钱都不眨眼。”

 

安平急忙解释:“这是老板要求我配的,是为了联系方便,我可不是买来玩儿的。”

 

“呦,看来你现在挺受你们老板器重的啊!”

 

“也没什么,老板安排了个工地给我负责,先试试水。”说到这些,安平不虚,语气带着点儿傲然。

 

刘瑶见安平有些飘了,就打趣道:“哎呀,你这是要往大老板的方向发展啊,等你真混成了大老板,是不是也搞个五六七八蜜,就不要小女子了?”

 

安平佯怒道:“你讨打啊,这么糟践我。”

 

刘瑶就“咯咯”娇笑起来。

 

等安平和刘瑶说说笑笑的身影远去后,秦立伟终于反应了过来。毕竟能考上大学的人,哪个脑子也不笨,仔细一想就明白了关键处,不禁心中大喜,暗道:“原来是这样,安平肯定是没考上大学,所以刘瑶才气愤我问安平这件事。哈哈,你连大学都没考上,怎么能争得过我?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天天和刘瑶在一起上课,只要以后抓紧点儿,就不信抢不过你安平!”

 

秦立伟想罢,顿时信心百倍,浑身充满了力量,仰首挺胸,阔步而去。

 

这边,安平和刘瑶漫步在学府里的林荫小道上、

 

安平眼望着学府清幽的环境以及来来往往的学子,心中充满了艳羡。在安平眼里,这些幸运的学子不染一丝烟尘,全身洋溢着浓浓的书卷气,从容享受着人生。

 

刘瑶见安平此刻的神情,便问道:“后悔了?”

 

安平知道她指的是什么意思,暗自叹了口气,摇着头,嘴硬的说道:“没有,我只是看到你现在的生活和学习环境挺好,就放心了。”

 

刘瑶知道安平这是言不由衷,遂说道:“你要是后悔也还不晚,有空多复习复习,别放下功课,明年可以再考,我在这里等你,以你的成绩,这并不是难事。”

 

安平思量了片刻,不忍心让刘瑶失望,便说道:“看情况吧,要是我今年挣够了钱,明年就去试试。”

 

刘瑶知道安平现在的处境,也不强求,能在他心里种下一颗种子就很满意了,心情越发愉悦起来,娓娓向他诉说起了思念:“安平,我好想你还像以前一样,天天陪着我一起上课下课,每天都能见到你。这些日子见不到你,我整天过得迷迷糊糊,都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

 

安平的心就像被融化了一般,情不自禁的说道:“我也想你,每天都想着能来看你,可是工地的事情太多,一直都抽不开身。每当到了夜里,别人都睡了,我都会在心里想象着你在大学里是什么样子的,只有这样想着,才能睡得着。”

 

“那在你的想象里我的样子和现在一样吗?”

 

女孩的关注点和男孩永远不同,安平诉说的是思念,而刘瑶关注的自己在安平心目中形象。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无一语,艰难而又甜蜜的交流着情感,个中免不了有些情人间的私密话,不足一一为人道,咱就不细说了。

 

只说到了将近中午的时候,安平提议和刘瑶出去吃饭,被刘瑶拒绝了。

 

刘瑶不容分说的教训了安平一顿:“才挣了多少钱就学会乱花钱了,我带了饭卡的,跟我去食堂吃。”

 

省师大共有四个食堂,刘瑶带安平去的是二食堂。

 

二食堂一楼是馒头、米饭和炒菜,二楼是各类小吃分窗口,三楼比较奢侈,和饭店差不多,只是不卖酒水,而四楼则全是小包间。

 

刘瑶家境就算比安平家好,也不敢带他上三楼以上,考虑到安平的饭量,还是一楼的馒头、米饭最实惠。

 

两个人找了个空桌,先让安平坐了等,刘瑶去打饭。

 

安平这边刚坐下,那边刘瑶还没走出两步,就听到有人喊:“嗨,刘瑶,你老乡来看你,我还以为你们出去吃了呢,怎么来食堂了?”

 

安平和刘瑶一起循声望去,却见秦立伟正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过来。

 

刘瑶还在怨恨他和安平说了不该说的话,不想理他,转头就要走。

 

秦立伟见状,急忙又说道:“刘瑶,你老乡来了,就算不出去吃,也不能在这里呀,走吧二位,我请你们上四楼小包间。”

 

安平眉头就是一皱,暗道:这家伙家境不错啊,看样子对刘瑶还有些想法,这情况可是不太妙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