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又过去了一天,深海腾蛟停了下来,这里已经到了星辰海的边缘,到了陆地就是蔚蓝沙海的地界,而且附近常有妖兽走动,甚至进入海底寻找机缘,双方偶有摩擦,但是从未正面冲突过。

    苏未带着沈无忧从海底前行,有意无意的,苏未的神识在身后不停的搜索,不知为何总是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直到二人踏上蔚蓝沙海的陆地,也没有找到对方的踪影,在蔚蓝沙海的边缘,二人见到了很多的妖兽,可是修为都不算高,也就相当于人类修士的地榜,达到天榜的都寥寥无几。

    离开了海边,入眼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就连屋舍也没有一间,苏未看向沈无忧。

    只听沈无忧开口说道:“蔚蓝沙海生活的都是妖兽,大多数都是群居,偶尔有独来独往的也是住在洞里,只有中心城才有成群的建筑,我们聚灵阁就在中心城。”

    “聚灵阁和妖兽之间不会存在矛盾吗?”苏未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聚灵阁只是经营丹药生意,从不参与斗争,这些年倒也算是相安无事,最关键的是妖兽对于炼制丹药不是很擅长。”沈无忧说道。

    “那我们就先赶往中心城,在找到消息之前,最好不要树敌。”

    苏未本想着一切小心行事,却不料沈无忧说道:“你放心吧,这蔚蓝沙海的势力,远比我们十万大山还要复杂,中心城是妖皇九婴的地方,可是在这蔚蓝沙海最具权威的却是火凤凰一族,要是说谁能号令整个蔚蓝沙海,那只有火凤凰,或许万灵龟也可以,但是却很少有人听说过万灵龟的消息。”

    “若是如你所说,我们也并不需要太过小心,只要不惹到这几位大能,我们就是安全的。”

    “也可以这么理解,而且每个族群都有着自己的领地,只要不是在中心城惹事,我们两人足以应付。”

    沈无忧说完,苏未心里有了大致的理解,毕竟一切都还毫无头绪,要在这么大的蔚蓝沙海打探出龙氏兄妹的消息,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

    二人风餐露宿的一路前行,终于在第三天,来到了一处山崖,俯瞰山崖下方,浓浓的雾气弥漫,雾气中一丝丝灵气缠绕,苏未心想,这里应该就是妖兽一族的领地,只是不知道碰到的是什么族群。

    沈无忧本想绕道前行,却被苏未拉了回来并神识传声说道:“既然遇到了,就不着急走了,我们这一路一边打听消息,一边看看能不能碰到更好的机缘。”

    “你还真是够胆大的,万一遇到个厉害的,那不是出师不利了。”沈无忧说道。

    “不知道为何,我总感觉这里对我有什么吸引,我们下去看看,最不济,保命还是没问题的。”

    见苏未态度坚决,沈无忧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

    二人向着山下飞去,还不等穿透迷雾,二人就感觉一道道危险的气息传来,迅速运转功法护住全身,就在此时,一道道杀气透过迷雾,只见几十件兵器朝着二人身上斩来。

    来不及细想,玄月已经飞到苏未的手上,而一旁的沈无忧也把子午破空鼎祭出来,挡在了身前。

    苏未斩落了大半的兵器,而沈无忧也借助宝鼎躲过一劫,不过沈无忧毕竟修为有限,免不了的一阵气血上涌。从刚才的进攻可以看出,对方的修为不俗,能排进天榜的就不下十位,换做一般人,就算不死也没有再战的实力。

    好在苏未本就是个妖孽,又经历了空间乱流和上古秘境,修为远不是三境这些妖兽可比。

    终于两人的眼前,迷雾消散,山崖下的一切都尽收眼底,在山崖下居然屹立着一座宫殿,虽不算奢华,却显现出古朴,应该是很早以前留下的。

    在宫殿前的广场上,三十几人依阵法站立,正在看着苏未和沈无忧,二人落地之后,看着面前的三十几人,令苏未感到惊讶的是,这三十几人里,居然超过了一半的人类修士,当然剩下的都是妖兽所化的人形。

    见到苏未和沈无忧,这三十几人也略感惊讶,闯进来的,居然是两个人类修士。

    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人类修士向着苏未及沈无忧问道:“不知两位闯进我断魂崖所为何事,能穿过迷雾阵而毫发无伤,两位的修为也算是同辈之中的翘楚,留下你们的兵器,我放你们离开。”

    苏未看着对方问道:“我很好奇,为何会有人类和妖兽同时出现在这里,本来只是想下来看看,却不曾想还没落地,就遭到你们的攻击,你们是否应该给我个解释?”

    “哈哈,若不是看你同为人类修士,刚刚你就不可能活着来到此处,你居然还要我给你解释,你二人刚刚斩断我们的兵器,现在你可以选择把兵器和背囊留下,或是被我们斩杀在此处。”

    听到对方的话,苏未笑了出来,自从出山至今,都是他一路抢夺,现在居然抢到他身上来了,对方虽然人数众多,却还不足以让苏未忌惮。

    见苏未发笑,对方脸上显露出怒意,大声说道:“既然你二人不肯,那只有把命留下了,众师兄,列阵。”

    只见三十几人脚踏不同的方位,真气释放,形成了一张大网,自上而下的把苏未和沈无忧笼罩其中。

    苏未站在原地不动,手中玄月飞了出去,眨眼间霸气的一刀劈向阵法的正中央,整个阵法发出了一丝晃动,却没有劈开。

    沈无忧手中的鼎也飞了出去,朝着阵法砸去,苏未见玄月没有劈开阵法,眉头一皱,收起了轻视之意。

    再次用意念控制着玄月再次向着阵法斩去,连斩六次,终于有一人受不住冲击,吐出一口血水,苏未没有理会,再次一刀劈下,吐血的男子向后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而冲破了阵法的玄月杀入人群,带起了一片血雾,沈无忧也借机杀了出去,拎着宝鼎横冲直撞,一个不小心被子午破空鼎砸中,便是一片血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