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不知过了多久,双方停了下来,苏未身上已经满是伤口,虽不致命,却也让他感到一阵的眩晕,鲜血染红了衣服,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被杀掉的风家人的。

    而围杀他的三十几人,只有三人还站着,灰袍老者和白袍老者,另外一个应该是风家风天钊的叔父辈,三人身上或多或少也都带着伤。

    地上的几十个风家子弟,在这一夜之间葬送了性命,苏未已经没有了继续打下去的意思。

    “三日后,我再到风家,若是见不到风无双,我定会血洗风家,一个不留。”说完苏未转身朝着密林深处走去。

    月光洒在密林之中,看着满地的尸首,灰袍老者张嘴吐出一口鲜血,声音苍老的说道:“他比当年的天笑还要可怕,修为更高,难道天要绝我风家。”

    “当年的风天笑不忍心大肆杀戮,要不我等怎么会有今天,恐怕早就死在二十几年前了,也活的够本了,如今他的孩子回来了,这条命该还了。”白袍老者坦然的说道。

    苏未一路走去,回到自己住的湖边,沿途设置了阵法,便一头扎进了岩浆池,身体刚一进入,就以肉眼可见的苏未恢复,很快伤口愈合,体内流失的元气也慢慢补充了回来。

    两个时辰后,苏未停了下来,把手镯里得来的石头,连同炼金石一起放入了岩浆池中,六种不同的颜色混合起来,让整个岩浆池都变了颜色,雾气弥漫。

    苏未清点了这次得到的手镯,加上先前杀的五人,已经有接近三十个,有些来不及拾取的,苏未也没在意,不过老者的他一个也没放过。

    清点完之后,苏未自己都吓了一跳,这风家还真不是一般的富有,各种天才地宝堆成了山,但凡觉得对修为有帮助的,都被苏未丢进了岩浆池,其它的堆在一旁。

    把山泉下捡到的珠子拿在手上,反复的看,也没看出名堂,本想着一起丢进岩浆池,但是苏未总觉得这个珠子的来历不一般,想了想还是放回玉盒之中。

    就在苏未盘点战利品的同时,风家上下却是一片哀嚎,接近半数的风家直系惨死,留下的有多半是女眷,整个风家祖山的广场摆满了尸首。灰袍老者仿佛一下苍老了,眼睛里流出浑浊的眼泪,一个人朝着上山的路走去。

    风家人一起看向老者,因为这条路通向山顶,只有风家老祖,已经活了上千年的风无双一人居住在此,平时无论发生多大的事,也不可以轻易上山。

    但是今天,灰袍老者却迈着沉重的步伐,沿着青石阶,一步一步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一天后,苏未睁开了眼睛,舒展了一下身体,感觉全身气血充沛,比之昨天战斗之前更加饱满。

    招来玄月横于身前,抚摸着玄月的刀身,苏未回忆起昨夜的战斗,当年自己的父亲,一人独战风家高手,当时的心情是如何?

    苏未从未在风家生活过,照理说没有任何的情感,可是心里依然不能通达。

    而风天笑当时,却是跟自己的至亲,兄弟姐妹拼死搏杀,可想而之当时是有多么的痛苦,究竟为何风家这么大的家族,却不能容下自己一家?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如此深仇都要报,苏未抛去脑子里的伤感,起身给自己准备了一些吃的,填饱了肚子,苏未从新把湖底得到的珠子拿了出来,放在手上查看。

    “老大,这个珠子有很强大的气息被封锁在其中,你如果仔细研究,肯定有大机缘。”玄月传出神识和苏未说道。

    “你也发现了,这个珠子应该是被阵法封印了,在湖底太多年,阵法有些破损,才被我发现,但是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苏未对这个珠子充满了好奇,放在手上还有一丝莫名的亲切感。

    以苏未如今的阵法造诣,能够难住他的阵法,当真也是不多见,可是两个时辰过后,依然是一无所获。

    苏未不想就此放弃,最后一个办法,祭出一滴自己的精血滴在了柱子上,只见精血落到珠子上,迅速的被吸收了。

    过了不久,只见手中金光四溢,一股强大的威压,以苏未为中心,迅速的朝着四周扩散。

    转眼之间,方圆五里之内都被金光笼罩,耀眼的金光直冲云霄,这里的动静同样惊动了风家祖地。

    一个个风家人走出屋子,看着远处的金光,有些见识的风家老者,都知道这是有奇珍异宝出世,才会带来的天象。

    这奇珍异宝出世的地点距离风家祖地如此的近,这是天意,是风家的机遇。

    而苏未看着手上的珠子带来的异象,内心也是狂喜,此物定然不凡,如今的苏未已经不是那个刚刚走出十万大山,什么都不懂的少年。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金色光芒敛去,苏未低头看手里的珠子,只听咔嚓一声,珠子表面裂开,接着一道道裂痕出现,金色的外壳脱落,露出一颗闪着流光的紫色珠子。

    这一刻,苏未才真的震惊,这颗紫色珠子所蕴含的气息,是苏未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这才是真的霸道气息。

    被这气息所伤的苏未张嘴吐出一口血,正好喷在了珠子上,苏未忍不住心惊,单是表面释放的气息,就能让自己受伤,那这珠子里面到底隐藏着多么恐怖的能量。

    就在苏未受伤之际,风家祖地的长老此时也已经集结在一起,正在商议要如何把这出世的宝物带回风家。

    风家没有过多的耽搁,很快六名长老就起程朝着苏未所在的方向出发,白袍长老也在其中。

    风家祖地距离苏未本就不远,又是为了宝物,眨眼之间,已经距离苏未不足两里的距离,苏未也发现了有人正在快速的靠近。

    奈何现在被珠子所伤,如果被对方赶来,恐怕只有被抓的份,勉强的站起身,朝着更远的方向逃去。

    几位长老来到苏未先前的湖边,看着地上的印记,其中一个长老开口说道:“难道已经被别人捷足先登,不知道是不是杀害我风家的仇人?”

    “哎,看来这宝物与我风家无缘了,若是没猜错,宝物一直在对方的身上,只是凑巧拿出来才被我们发现。”白袍长老心里已经知道了答案,一定是苏未得到了大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