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三境的一切都归于平静,而此时的苏未却大脑一瞬间陷入了空白,一种被撕裂的感觉传遍了全身。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苏未感觉即将晕过去之际,疼痛的感觉消失了,随即而来的是一种充盈的气息。

    不等他细细体会,只听一声巨响,过了一盏茶之后,苏未才慢慢的活动了一下身体,纵身跃上地面,身后是被他砸出来的一个三丈宽的深坑。

    拍拍身上的尘土,苏未朝着四周打量,这才发现目力所及之处,是一望无际的草原。

    十分的平整,一直到远方与天连成一片,不要说是大山,连个山丘都不曾有。

    收回目光这才感受到,此处的天地之气浓厚,长期的沉浸在这种气息里,虽不至于修为大进,却也是对身体有着很大的益处。

    苏未心想难怪这里的人修为如此之高,这就好比是起点,从修炼环境就已经甩下了三境几条街。

    确定了四下无人,苏未就在原地坐了下来,等待着沈无忧和龙落雪龙起云兄妹。

    就这么一等就是两个时辰,起初苏未还很淡定,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他的心里不再平静,此时可以说已经变得焦急。

    不会真的这么巧,四个人没有出现在相同的地点,此处人生地不熟,一旦错过了到哪里去找?

    但是直到天黑也没有其他人出现,苏未无奈的从空间手镯里取出些吃的,简单吃了一些,就继续等下去。

    几天下来,眼看已经无望,苏未起身离开了这里,朝着远方走去,既然等不到,那就到别处找找看。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脖子上的阿宝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正在眉飞色舞的和苏未说个没完,毕竟这是修士们梦寐以求的殿堂。

    苏未一路担心其他几人,所以并未怎么理睬阿宝,而此时的沈无忧却正在经历着危险。

    他落下的地方恰巧是一个部落的祭坛,正在祭祀的时候沈无忧从天而降,部落的首领认为触犯了天神,要把沈无忧祭天,好在部落的圣女有不同的意见,一番争执,这才暂时把他关了起来。

    沈无忧看着把守他的几个汉子,无奈的低下了头,这里无论谁的修为都在他之上,他心里念道:苏未你个王八蛋快点来救我。

    而龙起云和龙落雪则是运气比较好,虽然出现在了偏远的小村落,可是第二天就相遇了,二人暂时在村落里住了下来。

    苏未此时虽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但是一个人在看不到头的草原上行走,可想是有多么的枯燥,一个活人都没有碰到。

    无奈只好拔身而起,全力赶路,好在空间手镯里吃的喝的不缺,直到一个月后,才远远的感知到人烟。

    离得近了才看清,这里是一处盆地,住着上百户人家,可能是正值傍晚,家家都飘起了炊烟,伴着香气飘荡出很远,苏未一时间居然看得呆住了。

    就在苏未愣神的功夫,原本在外玩耍的几个孩子看见有陌生人出现,纷纷叫喊着向自己家里跑去,苏未心想:我有这么可怕吗?

    不多时,家家户户的青壮男人就集结而出,把苏未包围了起来,当确认了只有苏未一人,这才放松了些警惕。

    一个壮汉走出人群看着苏未问道:你是谁?到我们这里有什么目的?

    苏未看着围在自己周围的壮汉,比自己高出了一个脑袋还多,裸露着胸膛,身上如铜皮铁骨般,一看就是常年炼体所致。

    苏未虽然不惧,但是也不好随意树敌,刚想要报上名号,转念一想,说道:我叫风傲天,我是迷路了才误入此地,请问几位大哥,这里是何处?

    风傲天这个名字是南宫紫玉告诉他的,既然是父母给的名字,那就一定要用,就让苏未这个名字留在三境吧,从今以后他叫风傲天。

    壮汉看着这个自称风傲天的青年,有些半信半疑,按说这里从不会有陌生人出入,但是看装束也确实不同。

    壮汉只好说道:我们这里是庄家村,方圆千里之内都没有人烟,你一个人怎么会走到这里来,我看你装束也不像我们这里的人?

    苏未拱手说道:实不相瞒,我是从别的境过来的,也不知道为何,就出现在了这里,我走了快一个月才看到这里的人烟。

    既然你来到了这里,那也算有缘,只要不是来找麻烦的,我们还是欢迎的,不如进村吃点东西再走?壮汉还是选择了相信风傲天。

    谢谢庄大哥,我不会打扰很久的。

    进了村这才有了大致的了解,这个村子里的人都是庄姓,世世代代与世无争,不知道为何在十几年前遭遇了屠杀,无奈才搬来了这里。

    难怪看到苏未出现的时候,村子里的人会充满了敌意,在和村民的闲谈中,他也知道了这里的大概。

    这是九天境发展最为落后的一个境天,名为“人和境”,这里是人和境最外围,至于再往外是哪里,就没人知道了。

    这里的人可能一生都走不出这广阔的草原,只是听说过再往里走能走到都城,都城里会有大统领。

    苏未越听越是吃惊,这一个境天就有如此的大,那想要找到龙落雪几人的希望不是更加的渺茫。

    在村子里住了一晚,苏未和村子里的人也慢慢熟络了起来,一直招待苏未的壮汉叫庄诚,是庄家村里修为较高的,有什么事村里人都听他的安排。

    第二天一早起来,整个村的男女老少都走出家门,在村里中间的空地上修炼,主要还是以炼体为主,只是修炼方法有些令苏未不解,把一罐罐不知道是什么液体倒在身上,再用石锤敲打身体,苏未心想大概是某种草药。

    看到苏未走出来,壮汉庄诚大声喊道:风兄弟,过来一起啊?

    苏未走了过去问道:庄大哥,你们平时都是这么修炼吗?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我看你应该也是修炼之人,要不要比试一下?庄诚觉得这个风傲天的语气有些看不上他们的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