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黄巾力士

    韩立轻松躲过苍兰的一掌“为什么?”苍华脸上也满是疑惑不懂二哥为什么要突然下手“小弟记住不要随便什么人都往家里带,呵公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身手接近我们俩兄弟到底所谓何事呢?难道说看上了咱家?”说着不见其有何动作犹如鬼魅一般飘身而上,手如鹰爪般向韩立攻来。

    韩立翻身躲过,再次看去只见一怪物落于一侧,头生单角,手脚犹如鹰爪,没有人怀疑如果被击中那一定是非常的酸爽。

    背生双翼煽动间有肉眼可见的旋风生成。这就是苍兰的真身,韩立看着眼前的怪物越看越觉得像是地球上的一种生物—苍蝇。

    “这就是苍羽一族的法身啊,还真够丑的,拜托,拜托大哥你这活着浪费颜值,死了污染空气给世间万千少女带来无数伤害的怪物还是死了比较好。”

    韩立一边躲闪着攻击,一边讽刺。苍兰面色扭曲五官狰狞,怪物算是对所有与神族结合的人类最恰当的称呼,哪怕有了无上的武力,凡人或许会畏惧他们的力量但眼中鄙视却怎么也消磨不掉。

    而一旁的苍华却早已目瞪口呆望着不断躲闪韩立,自己的二哥可是堪比求道境界的高手,速度更是直追问道境,可是面对一个肉身境的胖子缺攻不下来,胖子气血如海,一条血气柱犹如大龙直冲天际,每次攻击便犹如重锤轰击,不断有音雷之声四散,但再怎么说都只是肉身境啊。

    “二哥我来助你”说着便化作真身也,一个人身头却是苍蝇头,一只口器一尺来长的怪物便冲向战场,韩立回头一看一声惊叫让苍华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只听韩立一声惊呼“我靠,好大一个乌龟的脑袋!”

    韩立趁机离开战场飞身上屋顶,苍家兄弟汇合,苍华问自己的二哥“二哥着小子明明只是一个肉身境,为何速度力量却这么强?不和常理。”

    苍兰面色阴沉如水“锻体修士最看天赋体质,容纳气血越多同一层次便是越强,这小子一下吃掉了***一个月存货,我就知道他绝非常,老三回去叫人,我拖住他,他体质如此特殊如果吃了他,我们的实力将大涨。”说着再次飞身上去再次和韩立战在一起。

    两人展开拉锯攻战,形势紧张,刻不容缓,苍兰疾速如风,街道上尘土飞扬,像点燃了巨大的***。韩立开始受伤,每次受伤却没有血液流下,伤口能以肉眼看见的速度恢复。“你肉身还真够厉害,不过没关系,只要拖到援兵到来我就赢了。”

    韩立见状知道不能再拖,双手交叉一声大喝气血再变,原来韩立身上所爆发的气血犹如大龙直冲天际,现在却在缓缓下降缠绕在身体表面犹如盔甲,几乎凝结成实质犹如琥珀,身体也发生变化原来肥胖的身体瞬间瘦了下来,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韩立掏出一副黄金面具戴上,立刻身上显现一副金甲,同时身上金光闪烁,犹如天生神将。

    苍兰见状嘴里吐出一词“黄巾力士”韩立脚下蓄力犹如猎豹突击冲向苍兰,脚下的地面因为承受不住韩立的力量开始崩裂,快如闪电出现在苍兰面前,因为速度太快原地甚至留下了残影。一掌拍在其面门之上“黄巾力士受命于人,因果循环,不报不回。还记得你的大嫂吗?”一掌拍出苍兰连反应都没有撞在旁边楼阁之上,犹如砖石砸地瞬间化作血雾。

    当苍华带领苍羽一族高手道达只见一片血迹,韩立早已不知去向。

    一个月前韩立离开白骨山脉最先去的是一座骨庙,骨庙是由兽骨搭建正中挂有一牌匾牌匾形似两个大钟拼接而成,一边阴气森森,一边给人感觉光明伟岸十分奇特,匾上绘有一剑一斧。这里便是黄巾力士的报名处。

    黄巾力士,来历不详,自白骨山脉出现以来黄巾力士便以存在修为有高有低派别不分拿钱办事,钱并不指天石而是众生愿力,受到愿力考召只要接受便可与施愿之人签订契约,事成之后收其愿力。

    韩立走入古庙,没有任何人接待只有一墙的黄金面具,在墙的两边分别写着“天地人神鬼”“乾坤云雨风”上书“尽在其中”

    韩立走上前去随便拿了一个面具,戴在头上只见瞬面具便幻化出一副金甲同时金光弥漫,让人睁不开眼。哪怕用神识也无法窥探真容。韩立瞬间便喜欢上这个面具,这真是居家旅行,打家劫舍之必备啊。

    正当他准备多拿几付面具时,面具缺全部消失,使得韩立大为失望。骂了一声小气便离开了骨庙。

    在韩立离开骨庙时却看到一个女人,或者行尸走肉这个词或许可以更好的来形容她,韩立戴上面具走出骨庙,面具突然提示有契约愿力存在,顺着面具的指引走了过去。

    只见一女人怀抱一骷髅在漫无目的的徘徊,韩立走上前去便知道女人早已魂飞魄散,身体之上是一块块的尸斑,只有一件破烂不堪的兽皮包裹着上身,小腹扁扁好似被掏空,不是好像,是真的被掏空,一截小肠还在下体晃荡。愿力便是从这具行尸上发出。便走还在说话因为没有了声带声音犹如破鼓“女儿,不疼,不疼。。。”怀中的骷髅想必便是她的女儿了。

    韩立不解,这女的为什么在骨庙徘徊?来这里的都是修士,不过很快他便有了答案,到了晚上女尸犹如受到召唤一般慢慢走向骨庙,跪在了门前用自己破鼓一般的声音一遍遍重复着自己的经历,身上不断有愿力发出飘向骨庙,但都被弹了回来,其他黄巾力士路过犹如瞎子对女尸看也不看一眼,毕竟一人的愿力实在是少的可怜。没有人愿意为了她得罪苍羽一族。

    韩立跟着女尸整整半个月,以前常听自己的六位师傅说人族现在的处境,他一直有种听故事的感觉,生活在红旗下大好青年,怎么也想象不出这个世界面貌。

    见到这个因一口怨气存留的女尸,听着她的一切,看着那些冷漠的目光,韩立终于认识到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终于韩立走上前去,将手按与女尸额头一声天启,一声采用签订了契约。决定了去神都这才有了神都中的一暮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