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威势初显

新工地开工第一天,王志毅闹的落闸事件,被安平死死的压住了。

 

第二天,王志毅学乖了,没有再找事儿,老老实实的干了一天活,让安平省心不少。

 

第三天,王平如约又送来一批工人。

 

见到这些新来的工人,安平总算是明白了王平之前说的“别管我从那里找人”是什么意思了。这些人总共有十几个,却分成几堆儿扎一起,显然来源不是一处。

 

王平把安平叫到一边,向其说明:“时间太紧,这些人是我东拼西凑的,有小包工队的,有劳务市场的,小包工队的人没问题,虽然是来自好几个队,但都是熟练工。我担心是那四个劳务市场找的瓦工,这些人都是老油条,偷奸耍滑是家常便饭,不过要是能收拾住的话,个个也都是好手。”

 

王平说着,目光就往那些人所在方向望过去。

 

安平也循着王平的目光望过去,见在那些人中,有四个人自成一堆儿,离得别人尤为远一些。

 

这四个人看上去年纪大小不尽相同,大概在三十到四十岁之间,聚在一堆儿,一边相互低声嘀嘀咕咕,一边眼珠子俱都滴溜溜乱转四处瞟,一个个看着就精似鬼,没一个省油的灯。

 

此时,他们见领头的人看过来,也都迎着目光回望。

 

王平见他们已经注意到这边,便领着安平走了过去。

 

四人中,一个年岁最大的上前了一步,看来是这几个人临时推选的头儿了。

 

劳务市场的工人,一般都是散接活,没有固定队,每次多人接到同一个活儿,就会推选出一个临时代表来和用工方交涉。

 

这四人推选出来这人大约四十来岁,手上布满老茧,满脸风霜,只有一双眼睛格外灵活,就像是装了轴承抹了黄油一般转个不停,有点儿贼眉鼠眼的味道。

 

王平就给双方介绍,先把安平介绍给对方:“老白,这是咱们这边工地的队长安平,以后就由他来安排你们干活儿。”然后又给安平介绍,“这个是老白,他们瓦工该干什么,你交待给他就行,他们的工资是每天一结,我会告诉二秋按时给他们,你不用管,只管看好他们完成每天的工作量就行。”

 

安平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好,我知道了。”

 

老白却说道:“王头儿,咱们是先给钱后干活儿,到那里都一样。”

 

安平第一次和劳务市场的人接触,不明白里面的道道,没说话,只等着看王平怎么说。

 

王平说道:“钱不是问题,但你们也得先干干活儿让我看看,只要活儿没问题,钱马上就付。”

 

老白摇头不干,说道:“这种事儿我们见多了,说的都挺好,可只要我们一干活儿,老板把钱一压,就说话不算数了,到那时候我们能怎么办,还不是吃哑巴亏。”

 

安平见双方各执一词,一时争竞不下,便向王平请示:“头儿,你们慢慢商量,我先去把别人安排好,等你们商量出结果再告诉我就行了。”

 

王平同意了。

 

新来的人,除了那四个瓦工外,还有十二个。安平把他们分成了两组,分别让王二秋和陈小江当组长带领,各小包队原成员没有打散,仍然尽量安排在一块,这是因为他们经常在一起干活儿,相互间的配合比较默契,可以尽快适应现场工作。至于原小包队成员不打散带来的小团体问题,安排并不惧怕。不管他们在下面搞什么动作,安平只要成绩,只要有成绩,一切睁只眼闭只眼,要是没成绩,那就说啥都没用,服从指挥,及时改正的,既往不咎,若是耍横不服的,直接扣工,还不服想打架?好的,奉陪!

 

安平原打算除了让陈小江带一组外,另一组让陈超带的,后来想了想,还是决定让王二秋带,而且把陈超也放到了王二秋组。

 

王二秋知道安平安排陈超到他这组是为了牵制王志毅,不禁对安平的心计佩服有加,果然多读过几年书的人做事和一般人就是不一样。要是他处在安平的位置上,在安排组长的时候,肯定会优先考虑自己人,比如王志毅,以免大权旁落,绝对不会像安平一样舍弃他的发小陈超,而安排了自己。但是安平这样毫不徇私又考虑周到的做法,又让他觉得肩头责任沉重,不能辜负了人家的信任。

 

安平没有豪言壮语,只是一个看似平常的人事安排,就让王二秋暗自鼓起了奋勇,准备尽全力大干一场,以报其知遇之恩。同时,王二秋也在暗中嘱咐王志毅千万不要再惹麻烦,别打叔叔这张老脸。

 

这边,人事安排已就,陈小江和王二秋各自把人员带开干活儿,一时间施工声喧嚣起来,有人继续用风镐破拆地面,有人在清理渣土,有人用小推车将清理出来的渣土推到后面去……

 

那边,王平和老白也终于商量出了结果,一起来找安平。

 

安平不问他们具体的决定,只要知道四个瓦工干不干。

 

老白唉声叹气,十分不情愿的说道:“算了,既然已经到这里了,就干一天试试,要是给钱准时,那就明天接着干,不准,那就明天拜拜了。”

 

看来王平最终也没答应老白先给钱后干活儿的要求。

 

安平不管那些,只要你答应在这里干,那就要服从我的安排:“行,既然你们决定要干,那就上工吧,先去把那边舞台扒了重建,到时候会有施工员给你们划线,你们都是老手,至于活儿该怎么干我就不管了,我只看成绩。”

 

老白一听安平的话,脸色立马就难看起来,说道:“我们是瓦工,破拆是小工的活儿,你该找小工干,我们不干。”

 

安平就问道:“那你们现在干什么?”

 

老白理所当然的说道:“有瓦工的活儿我们就干,没有的话,我们可以等。”

 

安平笑了笑,说道:“也行,不过咱先说好,你们干多少个小时,我给你们算多少工分,你们愿意歇着就歇着吧。”

 

老白说道:“那不行,我们的时间就是钱,不是我们不干,是你这里没事先安排好,还没有我们干的活儿,这不怨我们,所以钱你一分都不能少给我们。”

 

安平没有急着和老白争辩,而是问王平:“他们一天多少钱?”

 

王平道:“二十。”

 

安平这才再次对老白说道:“你们一天二十,小工一天才十块,我让你们去干价值十块钱的活儿,挣二十块钱的工资,你都不去干,还想歇着白挣我的钱,我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要干你们就马上按我说的去做,要是不干,我也不勉强,门口在那边,请便!”

 

老白的脸色瞬间数变,眼珠子急速转了几圈,然后“哈哈”一笑,说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们走。”说完,就向同伴儿使了个眼色。

 

这几个人心领神会,各自开始收拾工具,做出要离开的样子。

 

安平也不挽留,只转头对王平说道:“头儿,这几个人算了吧,不好管,你再去另找几个,反正现在也不急,晚两天也没事。”

 

王平点头,也道:“嗯,是还不着急,既然老白他们不想干,那我再去找几个就是了。”

 

老白见人家两个当头儿的都没有挽留的意思,不禁有些懵。

 

这劳务市场的人,不禁干活偷奸耍滑,要价也奇高,像一般来说大工也就比小工高两三块钱的日工资,他们就敢和王平要二十。所以一般不是急需工人,没有人愿意招募他们。因此,他们无论到了那里,都是用来应急的存在,便经常以一言不合就走人的方法和雇主讨价还价。这次也一样,老白本以为安平和王平会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他这里只要做出走人的样子,王平就该出头说好话挽留,没想结果却是马上就要失去这份工作了。

 

要知道,其实劳务市场的工作并不多,有些人等几天都不见得能等到一份工,而且大都是人家应急用个一两天。所以别看他们外表气势汹汹,其实真实处境窘迫的很。

 

老白见人家态度坚决的很,只好自己软了下来,和安平商量道:“要不这样行不行,我们可以先去拆舞台,但你得另外给我们加个小工的钱。”

 

安平冷着脸,毫不犹豫的说道:“不可能,要不这样也行,既然你想和我细算,那咱就细算,你们拆舞台我按小工一个工十块钱算,你们干多上时间我给几分工,剩下的时间你们干瓦工我算你一个工二十,我给你们一天总共凑够一个工十分,你们干吗?”

 

安平算是看出来了,就不能给这些人好脸色,否则他们只会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

 

老白眼珠子又开始飞速转圈,转了几圈后,砸了咂嘴,给安平竖了个大拇指,说道:“小伙子,你年岁不大,这脑子转的比我这老油条还快,我服了,就按你最先说的那样,我们干了。”

 

安平最先说的那样就是没有任何附加条件,让老白带人去拆舞台。

 

老白服软,安平也不计较他之前的态度,就说道:“那行,你们抓紧去干吧。”

 

老白道:“行,晚上下班我请你喝酒,我老白在劳务市场混这么多年了,见过的头头儿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你是我最服气的一个,说啥晚上咱们也得喝两盅。”

 

安平点了点头,没有拒绝,也没有说自己请,这时候他需要端点儿架子,要不然镇不住像老白这样的滑溜鬼。

 

安平在这里和老白一番唇枪舌剑将对方折服了,却没有注意到干活儿的工人那里,王志毅一边干活,一边眼神时刻注意着他们这边的动静,一脸的阴沉,绝对是没有打什么好主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