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蓝老请苏未坐了下来,却并未说话。

    苏未观察了很久才收回目光:“不知道蓝老对妊家怎么看?”

    “妊家已经是上古秘境的第一家族,我和妊家也多少有些交情不知小友为何突然提起?”

    “我希望蓝家取代妊家的地位,但是要为我服务,不过第一的位置以后都是蓝家。”苏未知道,蓝家和妊家一直都是对头,只是不好摆在明面之上,蓝天野人老成精,说话自然圆滑。

    “哈哈,小友你是半夜过来逗我不成,这妊家的地位又岂是你能决定的,上古之城的总管是妊古臣,而不是我蓝家人。”蓝天野听到苏未的话,对他已经失去了耐心,这样的年轻人,口无遮拦,难有作为。

    “先不说我是不是开玩笑,先回答我答不答应,我明日会对妊家下手,蓝家若是不同意,我还可以找其他的家族,我相信一定有人会答应,不过若是这样,你蓝家也就是我的对手。

    ”苏未的话掷地有声,蓝老爷子被气的拉下了脸,怒视着苏未。

    “你若是继续口出狂言,我今天叫你走不出蓝家。”说完蓝天野身上元气迸发,杀气弥漫着整个房间。

    “不必动气,三日之后还是这个时候,我会再来蓝家,到时希望蓝老爷子已经做出决定。”说完这些,苏未头也没回的朝着外面走去,消失在夜色中。

    蓝老爷子看着苏未消失的方向,久久未动,不知道这位已经活了百岁的老人在思索着什么。

    苏未回到了自己的院落,见罗紫萱坐在院子里,好像是等着苏未回来。

    “我有话对你说,我准备了酒菜。”苏未坐了下来,八角桌摆在院子里,趁着月光,桌子上是苏未吃过的仙罗兽,还有两坛好酒。

    “我打算这两天出去一趟,去调查我太虚门的情况。”罗紫萱看着苏未,等着他的回答。

    “你希望我和你一起去,我没时间,我最近会很忙。”苏未没有给罗紫萱任何的机会,直接拒绝了。

    “我知道,我打算自己去的,这段时间一直和你待在这,临走之前,想和你说一声。”罗紫萱表现也出奇的平淡,好像苏未的回答早就在她的意料之中。

    二人变的沉默,就着月光,两坛酒很快就见了底,苏未喝完最后一杯,就晕了过去。

    罗紫萱见苏未晕倒,起身来到苏未的身边,脸上充满了笑意。

    “任你修为再高,还不是被我算计了,你要是早点跟我救出我宗门弟子,我又何须出此下策。”

    罗紫萱拖起苏未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把苏未丢在地上,罗紫萱从空间手镯祭出了一个大鼎,几乎占满了整个房间,把苏未扔进了鼎炉,罗紫萱停下来看着苏未,伸手摸摸苏未的脸。

    “你若是没死,以后就是我的男人了,虚空秘境里,原本那些际遇都应该是我的,没想到却被你得了去,我要你一次还给我。”

    罗紫萱脱去了苏未的衣物,她自己也退去身上的衣物,露出白嫩的皮肤,吹弹可破,可是在胸口的位置,有一个红色鼎炉的图案,却尤为明显。

    罗紫萱手指轻轻的划过胸口红色的印记,也进入到鼎炉之中,此刻她的身体紧靠着苏未,鼎炉内的空间有限,二人又赤身相对,罗紫萱不由的脸上出现了红晕。

    罗紫萱拿出一张符箓,正要渡入元气催发之际,苏未伸出手握住了符箓。

    任罗紫萱如何努力,符箓像是失去了作用,被苏未夺过,并迅速放进了空间手镯。

    罗紫萱显现出慌乱,疑惑的看着苏未:“你怎么会醒来。”

    “你下的药,我从喝第一口酒的时候就知道了,想要给我下毒,你还真是找错人了。”苏未笑着把这一切告诉了罗紫萱。

    “我没有想要害你,我下的毒也不会要你的性命,我只是想提升修为。”罗紫萱知道,若是不解释清楚,苏未真的可能要她的命,在空间乱流的时候,就见过苏未的杀伐果断。

    “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感谢你,脱了衣服给我看。”苏未一脸笑意的扫视着罗紫萱全身。

    “反正我又不介意,你喜欢看那就随你,我在空间乱流的时候就说过,我不会反抗的。”听到罗紫萱的话,苏未表情恢复了严肃,起身穿起衣服,把唐紫萱的衣服丢给她。

    “我在院子等你,穿好衣服出来解释清楚,不然你今天就会死。”

    苏未站在院子中,看着月色,心中不免难过,苏未曾几度救她性命,可她却不知感恩,通过鼎炉的气息,苏未已经判断出,罗紫萱刚刚是想炼化他的识海,以后任她摆布。

    就在等了不到一炷香,苏未有些不耐烦之际,苏未神识感知到罗紫萱再次激发了符箓,苏未朝着房间冲去。

    可还是晚了一步,罗紫萱用符箓,撕裂空间,已经逃了进去,苏未却不敢轻易的进去,只能眼睁睁看着,空间愈合。

    苏未暗骂自己大意,最后还是被罗紫萱逃脱了,罗紫萱身上有这么多奇怪的宝贝,这哪是一个小小的太虚门弟子该拥有的。

    独自拿出一壶酒坐在院子里喝了起来,直到天色破晓,苏未的心情才好了些,暂时不去理会罗紫萱的事,苏未洗了脸就朝着外面走去。

    按照在忆柳处得到的信息,苏未轻松的找到城卫军大营,远远的观察着,苏未的神识朝着城卫军大营覆盖过去。很快苏未锁定了一座营帐,并慢慢靠了过去,城卫军的修为在苏未的眼中,简直不堪一击,换做几大家族的家主,苏未一定不敢如此放松。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潜伏了下来,等待着机会。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才有人陆续离开,最后只剩下妊一轩,苏未神识跟随刚刚离开的一个年轻人,直到他回到自己的帐中。

    苏未小心的潜入,趁着青年没有防备,玄月飞出,轻松的将青年斩杀。玄月飞回到苏未的手中,苏未转身朝着妊一轩的帅帐走去,收起玄月,苏未跳进帐中,击伤了妊一轩,立即飞身离去。

    可怜的妊一轩连苏未的面目都未曾看清,就受了伤,当然这是苏未有意隐藏面目。

    苏未并未在妊一轩的帐中设下阵法,妊一轩的惨叫声一出,马上就有人冲了过来,见妊一轩受伤,整个城卫军都进入了戒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