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旧账

    无端坠入红尘梦,却惹三千烦恼丝。

    百年修行鲶鱼精柳生,前世曾是一位宫廷貂寺,爱慕着宫内的九公主殿下雪纺,致其终生未嫁。

    如今的落水嫁衣女鬼琉璃,便是那位九公主殿下雪纺的今生。

    旧帐一事,终究要还!

    ————

    青丝蘸白雪,来路生云烟。

    剑仙吴墨行至那座山水淫祠,得见老尼姑媥菅。

    二位江湖前辈白发苍苍,仍能再见,实乃幸事一件!

    “希冀着在此,重塑金身?”吴墨抱剑问道。

    “尽力而为!”媥菅愁苦道。

    山水淫祠,香火一事,本来就聊胜于无,今日遭逢剑仙吴墨这么一折腾,她山神娘娘媥菅,多少有点儿屋漏偏逢连夜雨的凄惨心境啦!

    二人闲云野鹤间,忘了离愁,却生乡愁!

    媥菅与吴墨,二人本是同村人,同出云水村,而后境遇机缘不一,一个破境顺遂,步步登天。一个却修行阻碍不断,本命瓷被无故歹人打碎,魂魄飘零,寄居山水淫祠之内,辛苦修行造福一方,百年来才苦苦求得一个小小的山神娘娘尊位。

    推开孤城万里,吹渡春风几千载。

    二人行至祠庙后院,居中高挂画像何人?

    祖师剑仙余殁。

    “剑仙余殁,我辈剑仙能够望其项背者,确实极少。当年他一人即一国,战八荒,焚六合,开剑道先河,而后落寞。如今高挂他画像的人,不多矣!”吴墨久闻不如见真人画像道。

    “祖师大恩,没齿难忘!”媥菅朝居中画像拱手行礼道。

    ————

    尘缘似一场花雨,眉目缱绻中枯寂。

    李渔和唐欢二人的婚事,很快就敲定具体时辰了。

    江南道口,一场突如其来的花雨,洒落二人衣襟。

    唐欢连忙牵起李渔玉手,用自己宽松长袖遮挡花雨,奔往芸宕客栈躲雨。

    雨落似一场惊梦,驱散阴灵鬼刹无数!

    ————

    今夜长安又飘雪,故人安能说诀别。

    杨鲤与孙孟,二人刚刚返身魁珏宗,便得见故人姚湘。

    三人围坐炉火,说谈的却都是一些故事。

    “修行可算顺遂?”姚湘问道。

    “尚可!”二人扭捏道。

    前些日子,挚友姚湘适逢亡国灭族,侥幸得一蓬莱仙人搭救,苟活至此。

    三人本来一同踏入江湖,姚湘却选择下山入朝堂作王子妃妾,杨鲤和孙孟坚持上山修行,证道求长生。

    眼见旧友如今在宗门内如初光鲜,自己却落魄潦倒,姚湘休歇一日便要告辞。

    二人苦口婆心劝留挚友,才让姚湘暂且在魁珏宗住下,日后再议。

    ————

    人间世道,有人为庶,有人为贵,有人为权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有人为王,皆乐居于王国之间。

    为庶者,通过街市,以劳易物,充实王国维持生活。

    为贵者,通过奔波,以智运市,促进繁荣丰富身家。

    为权者,通过下察上述,以脑思国致大道之行。

    为王者,通过统察全国,以心领国无私忘我愿,永存于民心。

    然,庶若劳偏,则市无物,难流转,国不足。

    贵若智偏,则市不均,民不聊,国不丰。

    权若脑偏,则上知不清,下信难报,国不明。

    王若心偏,则庶苦,贵浊,权难,而国倾矣!

    穷不怪父,孝不比兄,苦不责妻,气不凶子,一生向阳。

    王妃姚湘本是一个极其要强的人,待国破家亡之际,无一身术法傍身,她又能何如?

    旧帐一事,来日方长,总有那清算的一天!

    ————

    玉骨哪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

    李渔和唐欢二人婚事,自有双方家人帮忙操持安排其中细节。二人携手散步归墟渡口,远眺山川河流,却有妖意流散。

    “渔儿,你说我们偌大的一座青冥天下,当真容不下一头小小的蛮荒妖物吗?”唐欢触景生情道。

    “诚然,妖物有好有坏,但你我二人身份,确实不应与妖物接触过近。”李渔思虑再三道。

    “因为百年前的一些旧帐?”唐欢不悦道。

    “你不能当它不存在,不是嘛!”李渔凭栏望向滚滚江水道。

    ————

    百年前的一天,云上城的上空乌云密布,缟素宫殿内两具硕大的金丝楠木棺椁,并排而放。

    两个棺椁内的主人,一个是蛮荒魔尊,另外一个却是浩然剑神。

    此时,无论是云上城内的武林豪杰,还是蛮荒天下的王座大妖,无不沉浸在一个月内接连失去两位江湖泰斗的震惊之中。

    此时的天下,已像现在的天空一样,山雨欲来。

    王谢客栈内,一位年轻剑仙的突然暴亡,就像蝴蝶的翅膀,扇动的节奏将影响着人妖大战的最终走向。

    而剑仙吴墨的前世方岳,不可避免的参与其中。

    我们都是远古神灵的尘埃,复仇是仅存的神性生命中的夙敌,像生长在心底的无影针刺随着呼吸起伏,恨意蔓延进时光的每处角落。

    刃痕在骨上一寸寸爬蔓,疯狂渗透坚韧的心念,飞鱼服掠过漫夜,绣春刀撕裂密语尸首。

    古刹,渴望,毒药,战争,沉没进黑暗的文字诡计。

    隐匿,面容,背叛,瞬杀,编织出失真的事实。

    远古神灵的尘埃落定,于黑暗中再次睁开眼睛。

    金身佛像已开始七窍流血,命运的轮盘,在机缘中转动。

    穿越寂静的时间,新一轮的阴谋盛宴,再次上演。

    不论多少个春

    (本章未完,请翻页)

    秋,诛杀夙敌,在所不惜!

    越是偏僻的地方,越是会发生一些,令人无法解释其中因由的事情。

    剑客方岳,偶遇蛮荒大妖胡掠,二人竟然希冀着能够冰释前嫌。

    ————

    成殇五年,在一个偏僻的县城,被禁绝了两百年的法术再次现世,尸不语,烬于空。

    一个七品县令的离奇死亡,被停放在阴气森森的义庄,一个受人尊敬的捕快,带着黑色面罩的仵作,栖凤阁的当红花魁,富甲一方的商人,身怀六甲的县令夫人,满腹经纶的光头师爷。

    不同身份的人,却都在午夜时分,收到一封来自义庄的邀请信,邀请他们去送我们的县令大人最后一程。

    六人为何赴约,又为何相聚在义庄,背后有着怎样复杂的关系,又有着什么难以启齿的伤痛秘密?

    江家的大当家江逸,暗地里贿赂县令苏生的师爷季思央,帮忙周旋一二。

    益善县城的第一捕快谢坚,接过栖凤阁花魁凌真水手中酒水,一饮而尽。

    益善的仵作张启,偷情县令苏生的夫人李若兰,至今仍没有人知晓。

    ————

    成殇三十二年,妖界内乱,引发三界动荡,三界大战一触即发。

    同年,百花娘娘两千岁寿辰,设百花酒宴,诚邀三界贵客到访。

    天下为局,众生为棋,风雨过后,谁又能落子无悔?

    白衣男子,乃仙界的上神,性格比较自我。

    蓝衣男子,却是妖族妖王,性格稳重,不善言辞。

    黑衣男子,当然是那魔族尊上,痞帅自信,比较霸道,重情重义。

    粉衣女子,开朗直率活泼。

    黄衣女子,单纯可爱。

    红衣女子,温柔得体的公主。

    ————

    百年前的一场仙人大战,仙家百门把为祸人间的魔物尽数诛灭,从此人间太平盛世依旧。

    近日,仙山脚下的扶苏城却人心憧惶,当地骨富王家张榜的除妖贴引来各方人马,赫赫有名的修真门派凌云宗也参与了进来。

    幽深宅院,血月当空,娃鸣蝉嗓的七月,随着这院内王夫人离奇死亡,王家闭门落锁,在场的众人似乎都各怀鬼胎,到底真相是怎样。

    扶苏城首富,得知城中有妖怪作乱,号召能人异士帮百姓驱妖的大善人。

    王老爷之子,饱读诗书。少年时出外游历,回王府贺寿。

    受邀至寿宴的绝色美女,穿金戴银,气质高贵。

    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寿宴期间出现的一名孩童,不知为何出现在王府中。

    王府管家,憨厚老实,忠诚勤恳。

    凌云宗门下,少侠的小师妹,机灵聪慧。

    王府仆人,看守大门的打杂下人。

    精通捉鬼驱邪的崂山道士,来扶苏城捉鬼除妖。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