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很快门被打开,一个中年女子走了出来,眼神从上到下的把苏未打量了个遍,才开口说道:公子贵姓,以前好像不曾见过啊?

    苏未客气的说道:我姓苏,我和妊家妊一然公子相识,以前曾听起过,今日有空,便不请自来了,是不是有些唐突了。

    说完苏未还拿出一把冥石塞到女子的手中,女子见苏未出手大方,换上笑脸说道:那苏公子就是第一次来了?不过没事,妊公子的朋友就是我们雪月山庄的朋友,您随我来。

    苏未跟着女子,一路穿过了院子,来到后院,苏未见到一座假山,假山上有一道石门,几名年轻女子持剑守护在石门两旁。

    苏未心想,难道这山庄真正的容貌是隐于地下,女子推开石门,等了几吸之后,从石门中走出一个身着轻纱的女子,轻纱随风摆动,女子的身姿若隐若现的呈现在苏未的眼里。

    带着苏未进来的女子凑上去轻语了几句,轻纱女子便笑着说道:苏公子请随我来,雪月山庄欢迎您,我叫忆柳。

    苏未抬手说道:有劳姑娘带路。走进石门,向下走了一炷香,面前出现一个宽阔的大厅,大厅的中间有十张桌子。

    忆柳看着苏未说道:里面还有密室,不过要五百冥石一间。

    苏未没有犹豫的拿出五百冥石交给忆柳说道:我还是去密室。

    忆柳轻轻一笑,看着苏未问道:苏公子可有相熟的姑娘,若是没有,我来介绍如何?

    苏未却说道:不需要,你来陪我就好。

    忆柳皱了皱眉头说道:公子有些误会了,忆柳只是接待公子,密室自会有姑娘来服侍。

    苏未说道:只是陪我喝酒聊天就好,我觉得忆柳姑娘你最合适了。

    一连五日,苏未都会准时去找忆柳聊天喝酒,忆柳想不明白怎么会有如此奇怪的客人,苏未倒是收获不小,这上古之城大大小小的事,就没有忆柳不知道的,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苏未提及,她都能说道一番。

    苏未有意无意的了解了很多有关妊家的事,把这些组织起来,一个计划出现在了心里。

    这几天罗紫萱一直追问苏未的去处,苏未都没有告诉她,直到今早罗紫萱跟踪苏未出门,一直跟到了雪月山庄。

    当然这些苏未也都知道,只是他的计划暂时不想罗紫萱知道,这个女人的心事太重,在不知道她的真实目的之前,苏未的事,不会让她过多的接触。

    第六天苏未早早的来到雪月山庄附近等候,过了大概半个时辰,见妊一然远远地走来,苏未笑着迎了上去。

    妊一然一副纨绔子弟的做派,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苏未问道:你是何人,找我有事?

    苏未笑着回道:妊公子你有所不知,我可是听说你的大名许久,一直说这上古之城的废物不多,你妊公子绝对算得上前几个了。

    妊一然怒视着苏未说道:你是不是想死,你可知道我妊家在上古之城代表着什么?

    苏未说道:我知道妊家很强,也是上古之城的第一家族,我这消息也是妊家人自己说的,你也不能怪我。

    妊一然冷冷的问道:妊家何人跟你说的这番话,你今天若是说不明白,就准备等死。

    苏未笑着说道:妊公子不必生气,我和妊一州有幸见过几面,这些都是从他那听来的,有一次喝多了酒,说他的父亲是上古之城的总管,还曾从我这里借走过一万冥石。

    妊一然被气的笑了出来说道:你是想冥石想疯了吧,你可知道妊一州有多久没有露面了,我们妊家子弟什么时候缺过冥石。

    苏未装糊涂的说道:难道是他骗了我,这才几个月的时间,妊家就要赖账。

    妊一然说道:这上古之城的总管是我父亲,也是妊一州的叔叔,他要是真的欠了你的冥石,我替他还给你。

    妊一然不想理会苏未,也不想惹来麻烦被父亲责骂,打算给苏未冥石打发他,再找帮手对付苏未。

    哪知苏未却摇着头说道:不可以的,欠我冥石的是妊一州,我不能要你的,等他出现自会还我。

    妊一然楞在当场,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你拦我去路又是为何?

    苏未说道:我最近一直在雪月山庄,我听到的妊家二公子,出手大方,为人豪爽,和妊一州所说的完全不是一个人,所以今天正巧遇上,就上前结识一番。

    妊一然笑着说道:你这个人还挺有趣,今天我请客,我们去雪月山庄喝一杯如何?

    苏未却说道:能结识妊公子,理应我来请客,妊公子请。

    二人来到雪月山庄的雪字号房间,里面已经有两个姑娘在等候,姑娘身上同样穿着一层轻纱,落座之后,姑娘给二人斟满了酒。

    妊一然举起酒杯说道:我先敬你一杯,还不知道如何称呼。

    苏未也举杯说道:我叫苏未,承蒙妊公子看得起,这杯我先干为敬。

    几杯过后,妊一然试探性的开口问道:苏兄可否详细讲讲,妊一州是如何提到我的?

    苏未早就料到会有此一问,开口说道:妊一州喝多了酒,说自己是妊家最器重的年轻一辈,还说家主为了培养他,会派他外出历练,将来继承家主之位。

    妊一然打断怒道:他放屁,妊家是我父亲说了算,就算传位,也是传给我大哥妊一轩,什么时候轮到他妊一州了,要不是看在大伯的面子上,我抽死他。

    苏未赶紧补充道:原来他是你大伯的儿子啊,我还以为也是你父亲所生呢,看他的做派和修为,我当时真的相信了。

    妊一然生气的说道:我自小不喜欢修炼,所以修为一般,可是我大哥却很是努力,在这上古之城的年轻一辈中,也是无人能比。

    苏未趁机说道:好在我今天认识了妊公子你,要不我还不知道要被蒙骗多久。

    在雪月山庄和妊一然玩了一天,苏未才借故离开,苏未知道,经过今天之后,妊一然定会把消息传给哥哥妊一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