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 37 章

星野樱子眨眨眼。

        工藤新一怎么突然又愿意了呢?

        不过目的达到了就是好事,  星野樱子很快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高高兴兴开始蹭起了人气值。

        工藤新一:“”

        她就这么高兴?真是让人头疼。

        “啊,糟糕!”星野樱子突然想起了一件超级超级重要的事情,脸色突然就变了。

        “发生什么事了?”工藤新一看她突然变了脸色,  也不由得正色起来。

        “完蛋了!”星野樱子看着手机上的时间,  脸色苍白,摇摇欲坠,  “今天的《侦探库库》,  播完了”

        工藤新一早就严阵以待的大脑一接收到星野樱子的信息,  立刻开始快速运转起来,  并且很快地跳出了解决方案:“智能电视有回放模式,  还可以去网上找等等!”

        工藤新一话说到一般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劲。

        她在说什么?

        让她这么如临大敌的事情,  就是没看到一个电视节目?

        还是什么一听就很小儿科的《侦探库库》?

        工藤新一直接惊出了豆豆眼。

        “回放?!真哒?!”星野樱子如同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一般,抓住工藤新一的手臂使命摇晃,“应该怎么弄啊?帮帮我好嘛?”

        工藤新一:“好好好。”

        工藤新一无奈扶额,帮她打开电视,  回放到今天更新的《侦探库库》。

        “库库!”星野樱子抱着抱枕坐在工藤新一家的沙发上,  一看到帅气的狗狗侦探出场就双眼放光。

        工藤新一看着电视机屏幕中那个穿着福尔摩斯同款风衣,  戴着福尔摩斯同款帽子,  嘴上还叼着个烟斗的卡通小狗,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好怪。

        工藤新一问星野樱子:“你很喜欢侦探类的电视吗?”

        星野樱子眼睛盯着屏幕:“嗯嗯。”

        工藤新一又问:“你看过福尔摩斯探案集吗?

        星野樱子的注意力全部都在电视机中的库库侦探身上,  目不转睛:“没。”

        工藤新一推荐:“其实你可以看看,  感受一下真正的福尔摩斯的智慧和机敏,  和这样幼稚的卡通片完全不能比”

        星野樱子突然转头,  生气地瞪圆了眼睛:“库库侦探就是最棒的!”

        工藤新一作为一个忠实的福尔摩斯迷,  当然不同意:“福尔摩斯才是最好的侦探!”

        星野樱子:“是库库!”

        工藤新一:“是福尔摩斯!”

        “库库!”

        “福尔摩斯!”

        “哼!”星野樱子一扭头,  懒得和他吵,  继续看她的库库侦探去了。

        “哼!”工藤新一也一扭头,拿了本厚厚的福尔摩斯探案集出来重温,把书页翻得噼里啪啦响。

        星野樱子被他吵到了,瞥他一眼,气鼓鼓把电视机的音量调大。

        工藤新一也不甘示弱,点开手机上的扩音程序放在手边,把翻书声无限放大。

        星野樱子眼睛一转:“哇!库库侦探好棒!五分钟就破了一桩案子诶!”

        工藤新一“嘁”了一声:“这算什么,福尔摩斯能够一百四十种烟灰,这才叫顶级的洞察力!”

        星野樱子“哼”了一声:“那又怎么样?库库侦探还能辨认一百五十种脚印呢!”

        两人的视线气呼呼地胶着在一起,迸发出噼里啪啦的火光,谁也不服谁。

        就这样,星野樱子和工藤新一竟然争辩了一整个晚上。

        等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的时候,星野樱子不知不觉通过回放把《库库侦探》之前的连载全部补完了,工藤新一也把福尔摩斯探案集重新翻了一遍。

        看完最后一集,熬了一整夜的星野樱子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眼睛一闭往后一仰睡了过去,手中握着的遥控器也掉到了地上。

        工藤新一见星野樱子先一步撑不住睡着了,嘴角扬起一个属于胜利者的微笑。

        总算扳回了一局!

        工藤新一把手中的书合上,再把地上的遥控器捡起来关了电视,也有些撑不住了,顶着同款黑眼圈打了个大大的哈气,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星野樱子睡得正香呢,突然感觉到肩膀一沉,有什么沉甸甸的东西突然压在了她肩膀上。

        敌袭!

        星野樱子条件反射般睁开眼睛,唰得一下就把手中的sakura酱拔了出来。

        冰冷锋利的刀尖在工藤新一鼻子前一厘米的位置停住。

        哦,原来是工藤新一啊。

        那没事了。

        星野樱子把日轮刀收了起来,眼皮耷拉下来,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工藤新一的睫毛颤了颤。

        他刚才就感觉到好像有风刮过脸,又觉得手臂被人拉扯着,很不舒服。

        他在不想醒来和不舒服中挣扎了许久,终于还是后者站了上风,勉强睁开了眼睛。

        工藤新一睁着他睡眼惺忪的眼睛一看,才发现自己正倒在沙发的扶手上,星野樱子霸道地占据了一大块地盘,还把他的胳膊当做抱枕一样抱着。

        睡相真差。

        工藤新一撇嘴,把手抽出来,往星野樱子的方向挤了挤,直到两人各占据一半地盘才舒坦。

        他的大脑还处在半睡半醒的昏昏沉沉中,眼睛一闭,一秒入睡。

        星野樱子在睡梦中被挤得不舒服,再加上体内的能量的增长速度在工藤新一把手抽走之后开始变慢了,她扭了扭,闭着眼睛在空气中乱捞一通,也不知道抓住了什么,头顶的呆毛一下子精神地支棱了起来。

        工藤新一的脖子被禁锢住了,在睡梦中皱起了眉头,挣扎半天反而被越搂越紧,干脆把全部重量都朝着罪魁祸首压了过去。

        终于舒服了。

        工藤新一松开了紧皱的眉头。

        这会却是轮到星野樱子皱眉了。

        她感觉自己被体型庞大的八爪鱼恶鬼死死压住了!

        不过倒也不是不能忍受,因为被压住之后,体内空荡荡的体力值突然开始以可观的速度增长起来。

        于是星野樱子摊摊手摊摊脚,没再反抗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窗外的太阳慢悠悠地从东边移到了正上空,接着又缓缓向西倾斜,连带着窗户边落下的阴影也在一同变化着。

        “咔哒。”

        就在这时,有人从外面用钥匙把门打开了。

        工藤有希子摘下头顶漂亮的遮阳帽放在玄关旁的柜子上:“superise!小新,我回”来了。

        工藤有希子看清客厅里的场景之后,话说到一半,突然失语。

        “噢!”

        工藤有希子惊讶地用双手捂住嘴巴,眼中闪烁着扑闪扑闪的八卦光芒。

        天呐!

        她看到了什么?!

        小新他,竟然和一个女孩子一起睡在沙发上!

        好亲密的样子诶!

        工藤有希子这次是临时有事回国处理,顺便回家一趟的时候看看儿子,没想到开门就看到自家儿子和一个女孩子在沙发上头碰头睡着了。

        工藤有希子踮着脚绕过去看了看,发现那个女孩子长得很漂亮,和小新同框的画面超级和谐超级有爱的诶!

        工藤有希子当即拿出手机来了个十连拍,笑得合不拢嘴。

        工藤有希子拍完照后就努力压着心中的激动之情,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在关上门的一刹那,工藤有希子当即给工藤优作打视频电话:“优作,你知道我在家里看到了什么吗?你肯定猜不到!我们家小新竟然也到带女孩子回家的年纪了!哦哈哈哈哈!”

        工藤有希子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不过,或许是因为母子之间总有一种特殊的联系的缘故,工藤新一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唔?他好像听见了他妈妈的笑声?

        工藤新一迷迷糊糊听了一阵,什么也没有听见。

        错觉吗?

        工藤新一又趴了回去,无意识地蹭了蹭脸下的枕头。

        奇怪今天的枕头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工藤新一睁开一只眼睛看了看。

        这一看可不得了!

        工藤新一吓得直接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他刚才几乎是贴在星野樱子的脸上了,距离近得都能够数清楚她黑压压的睫毛!

        工藤新一目瞪口呆,瞌睡虫全被惊跑了。

        他、他怎么和星野樱子睡到一起去了?

        天哪!他究竟做了什么?!

        工藤新一整个人都熟透了,崩溃地双手抱头把脸埋进了臂弯中,只剩下两只红通通的耳朵还暴露在空气中。

        至于星野樱子嘛

        她感受到身上八爪鱼的束缚不见了,体力值也难得充沛,没心没肺地翻了个身,抱着自己的sakura酱继续睡得很香。

        “pia~”

        就是这么巧,工藤新一被跟着星野樱子一起翻了个身的日轮刀的剑柄打了个正着。

        星野樱子浑然无所觉:zzzzzzz

        “嘶!”自知理亏的工藤新一敢怒不敢言。

        他摸摸自己被剑柄抽出了一个明晃晃红印的手臂,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

        工藤新一看着沙发上的星野樱子,对方正侧着身抱着剑睡得很熟,脸颊都泛着浅浅的粉,弯弯的睫毛落下一小片的阴影,看上去毫无防备的样子。

        工藤新一无意识盯着她看了会儿。

        好像的确很软的样子

        工藤新一:“!”

        等等!

        他在想什么?!

        在意识到自己正盯着对方看之后,工藤新一只觉得视线一烫,有些无措地移开眼,不敢再多看。

        他红着耳朵视线到处乱瞟着,突然看到旁边搁着的薄薄的毯子,赶紧拿过来盖在星野樱子身上,顺带便把她大半张脸给遮住了。

        星野樱子扒拉了一下脸上毛茸茸的毛毯,又翻了个身,差点从沙发上摔下去。

        工藤新一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接住她。

        星野樱子也终于把脸上的毛毯扒拉下来,睁开睡得有些雾蒙蒙的眼睛看了工藤新一一眼。

        工藤新一被她看得心中一紧,发现自己此时还抱着星野樱子,手足无措地解释:“呃,你刚才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了,我送你到房间里睡吧?”

        星野樱子睡眼惺忪地嘟囔了一声:“谢谢你。”

        她还是很困,头歪了歪又把眼睛闭上了。

        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有些局促地抱着星野樱子。

        这就又睡着了?

        她怎么对他这么不设防啊?

        就这么信任他吗?

        工藤新一哪里知道,星野樱子刚刚动了动手指,把毛毯底下□□一小截的日轮刀重新插回去。

        星野樱子看着心大,但并不完全是因为相信工藤新一的人品什么的,而是对自己实力的信任啊:)

        星野樱子一觉睡到了晚上。

        她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抱着被子坐起来,头上的那一撮呆毛翘得老高。

        星野樱子后知后觉地摸了摸头顶呆毛形状的薛定谔的小叶子,奇怪地偏了偏头。

        好奇怪哦。

        她到这个世界之后一直空荡荡的体力值,怎么突然间这么满了?

        是从来没有过的百分之八十诶!

        所以说昨天,啊不,今天她睡着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星野樱子抱着她的日轮刀仔细回想了一下,隐隐约约想起了几个片段,瞬间了然了。

        熬了一个通宵之后,她和工藤新一两个人在沙发上睡着了,工藤新一的睡相超级差劲,老是挤着她,估计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肢体上的接触,从而蹭到了不少人气值吧。

        星野樱子对着镜子美滋滋摸了摸自己头顶昂首挺胸、精神焕发的小叶子。

        没想到睡一觉之后竟然能涨这么多的体力值,意外之喜!

        星野樱子从房间里走出去之后,就看到工藤新一围着个天蓝色的围裙,在半开放式的厨房灶台前炒着什么东西。

        工藤新一听到动静抬头一看,就看到站在楼梯上的星野樱子。

        他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之前他们两人一起睡在沙发上的事情,视线顿时像触电了一般猛地移开。

        “你、你醒了?”工藤新一耳朵还有点红,不敢看星野樱子,拿着锅铲盯着锅里的菜,“要一起来吃点吗?”

        比起工藤新一的不自在,星野樱子却是自然多了。

        她自动凑了过去,一脸惊奇:“哇,工藤君你竟然还会炒菜!好厉害哦!”

        星野樱子在她原本的世界里是会自己烧饭烧菜的,但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面对着厨房里的各种高端设备,便两眼一抹黑什么都搞不明白了。

        连个烧火的灶炉都没有,怎么烧饭呀?

        星野樱子在系统君念说明书的帮助下,终于勉强学会怎么煮面条了,至于其他更复杂的菜,她暂时还没能学会。

        所以星野樱子很意外,工藤新一这样一个看着就是在有钱人家长大的小少爷,竟然也会做饭诶!

        工藤新一的厨艺只是能吃而已,从来没有人称赞过他的厨艺,工藤新一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厨艺不过尔尔。

        但是没有人不爱听别人夸奖的,尤其是星野樱子的赞美并不只是客套话,是真情实意的!

        工藤新一忍不住翘了翘嘴角:“我爸妈好几年前就去美国定居了,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看房子,不会点厨艺怎么行?”

        星野樱子一愣。

        工藤君的爸爸妈妈也丢下工藤君一个人离开了吗?

        星野樱子想到自己那对狠心把她丢在孤儿院的父母亲,很是感同身受地抱了抱他:“没关系的,不要难过!”

        工藤新一:“!”

        突然被抱住的工藤新一整个人都僵硬了。

        什、什么难过不难过的?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工藤新一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嘴巴却仿佛被黏住了,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星野樱子安慰性地搂了搂他的肩膀,很快就放开他了。

        工藤新一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心中究竟是庆幸多一点,还是遗憾更多一点。

        如此分心纠结着,工藤新一锅里的菜自然变得有些不能看了。

        星野樱子吸了吸鼻子:“怎么感觉好像有股焦味?”

        工藤新一这才从自己混乱的思绪中抽离出来,赶紧关火,手忙脚乱地将锅子中过分熟的菜叶子盛进了盘子里。

        星野樱子帮着把两盘菜端到外边的餐桌上。

        两人面对面坐好。

        工藤新一看着桌上两盘卖相很不好的菜,尤其是烧焦了发黄的菜叶子,很是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

        毕竟星野樱子之前还那样赞美过他的厨艺的,结果他马上就发挥失常了。

        工藤新一有些食不知味地就着米饭吃了两口菜,味道不能说很糟糕,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

        工藤新一:“星野,这次我没烧好,要不我们点外卖吧?”

        “唔?”星野樱子有些茫然地抬头看向工藤新一,工藤新一这才发现对方竟然吃得腮帮鼓鼓的。

        星野樱子咽下口中一大口饭:“这不是挺好的?工藤君你不要对自己要求这么高嘛!”

        工藤新一惊出了豆豆眼:“你、你真的觉得这菜味道不错?”

        星野樱子想也不想点头:“很好吃呀,咸咸的,很有味道,还热气腾腾的。”

        星野樱子在吃食方面一向没什么要求。

        再说了,这里的东西,可比她在鬼杀队出任务的时候啃的那种干巴巴冷冰冰硬邦邦的杂粮馒头好吃一百倍!

        工藤新一却不知道这些内情,还以为星野樱子真心实意地觉得自己做的菜很好吃,不由得陷入了疑惑中。

        ——到底是星野樱子的味觉出了差错,还是他的味觉出了差错?

        星野樱子见工藤新一还是怀疑纠结的样子,再次强调:“真的!谢谢工藤君为我做的这两道菜,超级和我胃口的!”

        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悟了。

        重点在最后一句啊!

        他做的菜客观上来说并不好吃,只是星野樱子爱屋及乌,主观上判定他做的菜好吃。

        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想明白了这一点,工藤新一的耳朵又开始变红了。

        连烧焦的菜都能真情实意地觉得好吃,这个滤镜得有多深啊?!

        她、她、她怎么总是这么直球!

        从最开始大胆热烈的表白和锲而不舍的接近,到现在对他的好不防备以及诚心实意的称赞

        真是的,明明他们认识也才一个月,她怎么就这么喜欢他呢?

        工藤新一觉得自己好像有点顶不住了。

        他嘴角不自觉地想要往上翘。

        然而嘴角翘着翘着,工藤新一不知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又突然凝固了。

        等一下!

        他们只认识了一个月啊!

        他为什么会因为星野樱子产生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而且他之前想要调查清楚星野樱子身上的疑点的信誓旦旦呢?

        这才多久他又忘到脑后了?!

        工藤新一捏着筷子的手紧了紧,觉得自己此时的状态很不对劲。

        他暂时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如此被动地、如此轻易地被星野樱子牵动心神。

        但他敏锐地嗅到了理智失控的危机。

        而造成这个危机的“罪魁祸首”,就是星野樱子。

        他或许应该远离星野樱子,独自冷静一下?

        就在工藤新一头脑风暴的时候,星野樱子已经不知不觉炫完了所有的饭菜。

        她出生在那样一个物资匮乏的环境中,不习惯看到有剩菜剩饭。

        吃完后,星野樱子自觉地就要收拾碗筷。

        之前工藤新一烧了菜,现在当然应该轮到她来洗碗了。

        “工藤君,你吃完了吧?我把碗筷拿去洗?”

        “啊,哦,我——”工藤新一的表情在看到眼前的两个光盘的时候再次呆住。

        她竟然还全吃完了?

        不管星野樱子有什么疑点,但是她对自己却是觉得的真诚和真心的,可他却还总想着怎么弄清她的秘密、怎么远离她

        工藤新一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愧疚之情。

        他不敢看星野樱子那双清亮的眼睛,匆忙拿过星野樱子手中的碗筷,闷声道:“我去洗。”

        星野樱子捏着盘子的另一端不放手,认真地和他讲分工合作的道理:“工藤君刚才已经烧过菜了,碗就让我来洗吧!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干,把事情都推给你吧?”

        “我来洗。”工藤新一也坚持,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侦探库库》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不去看吗?”

        “库库!”听到库库侦探的名字,星野樱子情不自禁地就分心了。

        于是工藤新一顺利从星野樱子手中拿走所有的碗筷,到水池前开始清洗起来。

        星野樱子看着闷头洗碗的工藤新一,微微偏了偏头。

        为了得到洗碗的任务,竟然故意用库库侦探声东击西、引开她的注意力吗?

        工藤君真的好勤劳哦!

        星野樱子眨眨眼睛,觉得自己更加没有办法心安理得地去看电视了。

        她自告奋勇举手:“工藤君,那我来拖地吧!”

        “不用”工藤新一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星野樱子就不知道从哪里拎了个小水桶,把抹布往里面一浸湿,就开始行动起来了!

        工藤新一只感觉到一阵风从面前猛地刮过,把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都吹得飞溅在他身上了。

        工藤新一:“”

        他定睛一看,才发现那一道席卷而来的龙卷风正是星野樱子。

        她正在以肉眼无法看到的速度在地板上飞驰,每当她经过便会溅起一道白色的烟雾,紧接着地板就会变得锃亮锃亮的。

        工藤新一惊出了豆豆眼。

        这、这是人类应该有的速度吗?

        他近乎是凭借肢体记忆机械式地把水池里的碗一个一个洗完了。

        等工藤新一把洗好的碗放进消毒柜之后,星野樱子也一手拎着水桶一手拿着抹布跑回来了,头顶上的那根翘起来的呆毛正精神抖擞地晃来晃去。

        “工藤君,怎么样啊?”星野樱子向工藤新一展示她的劳动成果,身后的地板、楼梯、扶手每一处都闪闪发光,就好像刚被打了一层蜡似的。

        工藤新一持续豆豆眼:“好好厉害。”

        “我就知道。”星野樱子也很满意自己的劳动成果,得意洋洋地叉了会儿腰。

        别的事情她可能干不了,但是从小到大练就的擦地板绝活,她称第一没有人敢称第二!

        电视中突然开始响起《侦探库库》片头曲的音乐声,星野樱子一下子蹦到了沙发上:“好诶!时间正正好好!”

        工藤新一摸摸鼻子,也坐到星野樱子旁边一起看《侦探库库》。

        他又把福尔摩斯全集拿在了手中,一边翻着,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电视。

        星野樱子正全神贯注地看着侦探库库破案的英姿呢,就突然听到旁边的工藤新一开口道:“凶手是那个粉兔子。”

        星野樱子:“诶?”

        工藤新一语速很快地抢在侦探库库之前,将这个案件全部真相推理了出来。

        像这种给小孩子看的侦探推理卡通片,对工藤新一这个大侦探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轻而易举地就推理出来了。

        星野樱子:“!”

        星野樱子茫然地看了看工藤新一,又看了看电视里的库库侦探,库库侦探落后一步,说出了和刚才工藤新一说出的同样的话。

        以前星野樱子每次看到库库侦探做出推理的时候,都会超级兴奋的,但是现在,被工藤新一用那种平淡无聊的语气提前剧透之后。

        观影感真的好差!太差了!

        星野樱子:“”

        星野樱子鼓了股腮帮:“你不许说话了!”

        “抱歉。”工藤新一朝她耸了耸肩。

        然而等到下一集《侦探库库》开始之后,工藤新一又在关键时刻开始他推理了。

        星野樱子:“”

        星野樱子额角蹦出一个忍耐的井号,抄起旁边的抱枕砸在工藤新一脸上:“你故意的!”

        工藤新一把脸上的抱枕拿下来,看着星野樱子,笑得很是臭屁:“我早就说过了,你喜欢的这个小狗侦探和福尔摩斯完全不是在一个档次的,连我这个福尔摩斯的大弟子都比不上呢!”

        任谁听到自家爱豆被人小觑都会生气的吧?

        星野樱子就好气啊:“那你去看你的福尔摩斯不就好了!干嘛干扰我?”

        工藤新一好像看不懂星野樱子的眼色一般,还在她的雷区蹦迪:“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星野樱子气成河豚,拿着小抱枕“啪叽啪叽”砸了工藤新一好几下,气咻咻跑回家追《侦探库库》去了。

        工藤新一把抱枕从头顶上拿下来,看着砰的一声关上的房门,脸上欠扁的笑容消失不见了。

        他盯着手上的抱枕看了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他把抱枕放到一旁,起身回到房间里去了。

        工藤新一仰面把自己摔进床铺里,双手枕在脑袋后,眼神没有焦距地看着天花板上虚空某处。

        没错,刚才他就是故意气星野樱子的。

        星野樱子那么喜欢自己,只有提到那个小狗侦探的时候,她才会和自己生气。

        工藤新一被星野樱子一系列直球行径弄得心烦意乱,又潜意识地有些排斥这种站在理智对面的、陌生而特殊的情绪,所以才会出此下策,就是想要暂时从星野樱子的干扰中脱离出来,独自一个人静一静。

        但是

        工藤新一突然无奈地抬手放在额头上。

        失策了。

        下午星野樱子睡着的时候,因为客房已经很久没人用过都落灰了,所以他就把星野樱子抱到自己房间睡了。

        本来他也没想太多。

        但是这会儿他躺在床上之后,便能闻到一股似有若无清清甜甜的香气。

        工藤新一的思绪不自觉开始发散。

        之前星野樱子就是这样躺在他的床上,盖着他的被子,枕着他的枕头的吗?

        而现在又轮到他躺在这里了

        工藤新一耳朵又红了,眼睛一闭,不管不顾地把脸埋在了枕头里。

        然后他连脖子也红了。

        “阿嚏。”星野樱子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她揉了揉鼻子,继续盯着前面的电视机里在犯罪现场大放异彩的库库侦探。

        虽然工藤新一刚才向她证明了,库库侦探并不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侦探,那个叫福尔摩斯的大侦探才是。

        但是星野樱子可不是这么容易就变心的人。

        她喜欢库库侦探,不仅仅只是因为他那些进行帅气推理的高光时刻,更因为库库侦探是个成熟稳重、富有责任心和正义感的超级可靠的人!

        星野樱子心满意足地追完了今日份的《库库侦探》,给她的sakura酱涂抹上滋养油之后,便回房间睡觉去了。

        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得要好好休息才行!

        “对了,宿主”神出鬼没的系统突然出声,“你不想想工藤君吗?”

        星野樱子:“?”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平白无故的,我为什么要想他啊?”

        星野樱子想了想,恍然大悟。

        “哦,你是说他之前在看电视的时候故意提前一步说出推理内容的事情吧?嗨呀,你怎么还记得这事呢,我才不是这么记仇的人呢。系统君,我跟你说,你不要这么小心眼,什么大事小事都记在心上,多累啊!”

        所以她有仇都是当场就报了的:)

        系统:“你快点睡吧,晚安。”

        “晚安!”星野樱子闭上眼睛,一秒入睡。

        系统看了看一秒睡着的星野樱子,又探头上隔壁瞧了瞧正辗转反侧的工藤新一,背着手默默摇了摇头。

        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早,星野樱子是被门铃声吵醒的。

        星野樱子从床上爬起来,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裙,晃晃悠悠飘到门口:“谁呀?”

        她一打开门,就看到了门口整装待发的工藤新一。

        单看工藤新一毫无异样的面孔,完全看不出他昨天失眠了好久,只有眼眶底下隐隐的黑眼圈从侧面证实了这一样。

        工藤新一看到星野樱子一幅还没睡醒的模样,不由得一愣:“你忘记今天的行动了吗?”

        “没有啊。”星野樱子揉揉眼睛,让工藤新一进来说话,“可是怪盗基德不是要在今晚零点的时候才会出现吗?”

        工藤新一纠正:“我们只有不到17个小时的时间了。”

        星野樱子掰着手指头数了数:“17个小时之后就是今晚零点,我没记错时间啊!”

        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无奈扶额:“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要尽早出发去做准备。”

        “哦~”星野樱子明白了,看来有很多行动前的准备工作要做,“等我三分钟,我马上就好!”

        星野樱子风风火火地冲回了房间,三分钟后她便洗漱完毕换好衣服,保养的油光锃亮的日轮刀一如既往地挂在腰间:“我们走吧!”

        工藤新一被星野樱子的速度惊到了:“你不吃早饭吗?”

        星野樱子想了想,从柜子里翻出了一袋面包:“吃这个!”

        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看着那袋一看就没什么营养的干干瘪瘪的面包,完全没想到星野樱子竟然比自己还不讲究。

        早餐都不好好吃怎么行?

        工藤新一无奈扶额,拿过星野樱子手中的面包丢到一边,拽着她往隔壁工藤宅走:“先去我家,今天早上还剩下点食材,我给你弄点吃的。”

        星野樱子抬头看他:“可我们不是赶时间吗?”

        工藤新一:“是赶时间,但也不差这点吃饭的时间。”

        星野樱子眨眨眼,有些不明白。

        赶时间不就是应该争分夺秒的嘛?所以到底是赶时间还是不赶时间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