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末路

    大山深处,天刚蒙蒙亮,苏未向往常一样起来打扫庭院,这个院子他已经打扫了十几年了。

    从记事起到现在,没有一天间断过,苏未回头看着身后的大山,高耸入云,气势磅礴,眼神中充满着向往,身后的山名叫云雾山,是整个宗门云雾宗的所在。

    而他每天打扫的这个院子是山下宗门负责接待的院子,虽说是负责接待,可是从苏未记事起就没有人来过。

    打扫完院子,苏未听着山上不时传来师兄弟练功的声音,内心无比痛苦。

    他是个孤儿,小的时候被二长老发现丢弃在深山,二长老心善把他抱了回来,等到苏未五岁的时候宗门发现苏未的丹田没有办法聚气,也就是终生都不能修炼,从此就没有人再把他当回事了。

    十五年前二长老下山游历,大家苦等了很多年也没见二长老回来,最后传回消息二长老惨死在了外面,宗主看到苏未就会心情烦躁,就让他打扫山下的庭院,从此苏未就更没人能记得了。

    云雾宗方圆十里都有师兄弟看守,不准打猎不准生火,其他宗门弟子从小修炼,都是喝山泉水吃果子就行,可是苏未没有修为,身体又单薄,不吃东西根本就不行,所以很多年前苏未就偷偷溜出十里外的地方去打猎烤肉。

    换了身衣服的苏未照例偷偷溜出了门,来到了他的无名谷,无名谷是苏未起的名字,是多年前偶然发现的。

    一个被野草和乱石挡住的山洞口爬进去,穿过山洞是一片山谷,长满了各种花草,五颜六色的,中间有一个湖,深不见底,湖水极寒,不过苏未喝了这么多年早已习惯了,山谷不大但是奇怪的是大山里的鸟兽从不进山谷里来,就连蚊虫都不曾有。

    湖边有一个茅草屋是苏未自己搭建的,屋子里只有一个平滑的石板,平时苏未吃饱了饭就在石板上睡个午觉,现在的石板上却摆放着吃剩下的野猪肉。

    苏未取出野猪肉,这是他前几天用陷阱抓到的野猪,来到湖边把肉清洗干净,喝了几口清凉的湖水,生起火堆给自己炖肉,拿出随身的调料,没多久肉香就飘满了整个山谷。

    吃饱了的苏未回到茅草屋石板床上就睡着了,这个石板床苏未发现山谷的时候就在这了,他也搬不动只好搭个茅草屋把它当成床来用了。

    就在苏未睡的正香的时候,嘴边还挂着口水,身下的石板床发出了微弱的黄色光晕,若隐若现,一直持续了一个时辰苏未醒来,黄色光晕也随之消失不见,伸了个懒腰的苏未到湖边洗了个脸喝了几口湖水整个人精神焕发。

    回去的路上苏未遇到同门弟子都会很客气的喊一声师兄好,可是整个云雾宗的人好像都当他不存在,也从来没有人回复他,在大家的眼里苏未是个不能修炼的人,那就和废人没有差别。

    能生活在十万大山的无论哪个宗门都是崇尚修炼的,也不会有没有修为的弟子,最差的宗门弟子也是仁榜。

    在宗门里修炼的级别分别是天榜地榜仁榜每个榜还分初级;中级;和高级;一般山下的守门弟子都是仁榜初级和中级的弟子负责,到达仁榜高级的弟子就会被宗门接回山上修炼,有机会冲击地榜排名。

    山上的云雾对修炼有着绝对的帮助,每隔十年都会有一次由上百宗门联合举办的联合比武,仁榜前一百名和地榜初级中级各选前一百名共同由五大宗门宗主指导十日并传授功法一套,五大顶级宗门分别是云雾宗皓月宗星海宗天玄宗和冰极宗。

    这些苏未只是听说过,像他这样的弟子是不会被宗门允许出现在比武现场的。

    苏未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二长老曾经留给他的书籍,二长老知道苏未不能修炼,但是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有奇迹发生。

    从小就让苏未自己看书,把所有功法都先记在脑子里,苏未也很努力,这些书他都快翻烂了,也没悟出个一招半式,苏未把书扔到一边继续睡觉。

    睡梦中苏未被钟声吵醒,仔细一听这是宗门的紧急召集,翻身下床来到院子,听到这个钟声所有外院和方圆十里的弟子都来到外院集合。

    一共有三十多名弟子整齐站立,不多时一个翩翩少年出现在院子里,谁也没有发现少年如何出现的,可见少年修为远在众人之上,众弟子见到少年纷纷抱拳请安道:见过大师兄。

    此人便是云雾宗的大弟子欧术,一身修为仅次于宗门十大长老,据说小小年纪已经是地榜中级的修为,放眼整个十万大山也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了,别看他地榜中期修为,可是他才二十岁。

    欧术走到大家面前说道:传宗主令,事出紧急,所有弟子即刻随我上山,云雾宗封山三年,今日便会开启护宗大阵,以后进出云雾山,只有令牌才能开启阵门。

    苏未只有刚来到云雾宗的时候在山上生活了几年,山上的人没有喜欢他的,他内心是有点惧怕上山的,

    而且上山三年他也有点舍不得他的无名谷,不过这些话苏未只能心里想想,还是马上收拾了简单的物品跟着众弟子一起上了山,山顶是宗主和长老生活和修炼的地方,平时只有大师兄这样的身份才可以上去求见。

    到了半山腰,这里云雾比山下浓郁很多,穿过一个大的广场,这个广场是宗门大型集会才会用到的,广场后面是一排排整齐的屋舍。

    大师兄把师弟们带到屋舍前,这里已经有一个胖胖的师兄在等候,胖师弟抱拳见过大师兄以后,大师兄欧术便转身离开了。

    胖师兄扫视了众师弟然后自豪的说道:我是你们师兄林向东,你们以后在山上住着有什么事得向我汇报,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随意走动。

    众师弟还沉浸在能上到山上的喜悦中,没有哪个弟子不希望得到师门的认可,能回到山上专心修炼。

    林有为看到师弟们的表现比较满意,随即说道:我来分配房间,两个师弟一间屋舍,念到名字的两人去找你们的屋子,门上有号码。

    随即开始分配,直到念完名字分配完林有为告诉大家:各自返回屋舍修炼吧,有事随时跟我请教,没事不准离开屋舍区域。

    说完林有为转身要走,这时苏未弱弱的喊出了:师兄,我还没有房间呢?

    林有为回头看看苏未说:不应该啊,登记的弟子都安排了,你叫什么?

    苏未回道:我叫苏未。

    林有为想了很久才恍然大悟说道:你是那个十几年前被捡回来的苏未吧?

    苏未回答:是我师兄!

    林有为道:师弟啊,你别怪师兄哈师兄是真的没把你想起来,登记修为的地方也没有你的信息,可是现在房子都分出去了,没有空的了。这剩下的几个房间都是给二师姐放宠物的,二师姐最近又养了几只云鹰,怕它们晚上睡不好,都是每只一间房。

    苏未说道:没事的师兄,我睡哪都行,有个地方就可以的,不敢劳烦师兄太费心。

    苏未心里再委屈也不敢说出来,在宗门里谁都能欺负的只有他,至于二师姐养宠物的房间他更是想都不敢想,二师姐孙灵儿是宗主的宝贝女儿,那是云雾宗的小公主,在苏未有限的记忆里住在山上的时候就经常被二师姐欺负,胳膊上唯一的伤疤就是小时候被二师姐划伤的,差点成了残废。

    林有为看着苏未的样子也是可怜就说道:如果我没记错,苏未你是不能修炼的是吧?

    众师弟看向苏未,苏未低下头弱弱的回了个:是!

    林有为想了想说:这样吧,现在能住的地方真的没有了,后山有个空山洞,一直荒废着,那个山洞比我们云雾宗成立的还早,就是离大家远点,你要是不嫌弃就去那先住着,等有了地方你再回来。

    苏未心里不甘又不敢说出来,只能硬着头皮回答了一声:哦!

    苏未独自走向后山的山洞,原本别的师兄转瞬即到的地方,苏未走了半个时辰才看到山洞,山洞口杂草丛生,拨开杂草向山洞望去,山洞里杂乱不堪,苏未放下自己的随身物品。

    内心的委屈油然而生,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从小就没有家人,唯一对他不错的二长老又在他几岁的时候就离他而去了,这些年他小心翼翼的活着,因为没有修炼的能力,处处都低人一等,现在更是连个栖身的地方都没有了,活的都不如二师姐养的云鹰,想到这里苏未的眼里泛起了泪光。

    苏未低着头打扫着山洞,又把洞口的杂草清理干净了,这才有时间好好看看这个即将生活很久的地方,山洞里的空间很大,有石桌和石凳,中间的一块平滑的大石头应该就是用来睡觉的,地上还有一块小石头正好可以打坐。

    苏未猜想这个山洞的主人当时住在这里会不会孤单,是不是也和他一样不想和别人接触,但是山洞原来的主人修为应该很高吧?

    苏未走出山洞在附近随便走了走,顺道摘了些果子,这些就是他的晚饭了,白天林师兄就交代过不可以随意走动,苏未自然也不敢在外面乱走,他不知道的是这附近已经远离了宗门弟子的生活区,所有弟子都忙着修炼没有人能注意到他。

    夜里苏未没有睡意,一个人坐在洞口看着满天繁星,内心却极不平静,他想知道他的身世,父母是什么样子的,又为什么会丢下他,还有就是二长老了。

    在苏未的记忆里,二长老算是他唯一的亲人了,又是谁杀了二长老让他的童年变成了这样,他内心渴望知道,又恨自己没有办法修炼,难道真的注定这样过一生,苏未不甘心。

    第二天醒来的苏未闲来无事,就打算出去找点吃的,有修为的弟子可以吃点野果甚至几天不吃,可苏未是普通人,又是这个年纪,不吃饭身上哪有力气。

    他在山洞附近做了些简易的陷阱,折腾了一天终于在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抓到了一只野兔,拎着野兔回到了山洞的苏未,坐在石头上看着野兔心里又犯难了,宗门不能生火,这野兔也不能生吃啊。

    思来想去苏未决定冒险尝试一下,当吃掉了半只野兔后,苏未满足的跑回石头上躺下。

    几天过去了,除了那只野兔苏未再也没有找到能吃的肉,整个人比起从前更加消瘦。

    正在这时苏未听到了草丛里有声音,苏未捡起一块石头用尽力气丢了过去,正巧砸中,当苏未走过去才发现是一只云鹰,苏未内心大喜,这是他几天以来唯一的收获了,拎着云鹰就回到山洞生火烤了起来。

    山上另一处孙灵儿和大师兄欧术在漫山遍野的寻找孙灵儿养的云鹰,这几只云鹰孙灵儿宝贝至极。

    二人寻到山洞附近,孙灵儿问大师兄欧术:大师兄你有没有闻到有一阵香味?

    欧术道:前面有烟,我们过去看看,在我们云雾山怎么会有人生火。

    二人来到山洞口,看到洞内的场景孙灵儿和欧术愣在了当场。

    只见苏未手里拿着肉吃的满嘴都是油,地上的云鹰毛落了满地,孙灵儿整个脸都冷下来了,苏未看到二人也是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孙灵儿瞬间来到苏未身前一掌便将苏未震的摔到石壁上,苏未本想解释,张口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就晕了过去,孙灵儿再次举起手,一边走一边说道:不管你是谁,你都得死。

    欧术赶紧上前拦住道:灵儿不可以,把他带回去交给宗主发落,看他的穿着也是本门弟子,我们不能私自杀害同门。

    欧术走上前发现苏未晕过去了并没有死,就把苏未拎了起来,转身对孙灵儿道:我们走吧灵儿,去执法堂。

    孙灵儿含泪点头道:敢吃我的云鹰,我一定要让他偿命。

    执法堂内苏未昏迷被扔在地上,欧术正在讲述发现苏未的过程。

    站在正中的中年男子便是云雾宗主孙林,一身灰色长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听了欧术的汇报,此时孙林说道:把他弄醒。

    欧术赶紧蹲下在苏未身上过了一丝真气,苏未慢慢醒转,感觉全身骨头都散架了,用尽了力气才勉强爬起来跪着:见过宗主大人。

    孙林问苏未:你是我云雾宗谁的弟子,你可知道宗门戒律。

    苏未小心翼翼的回答:弟子苏未,知道宗门戒律,弟子无心犯错请宗主原谅。

    孙林:你是二长老二十年前捡回来的那个男孩?

    苏未答:是的宗主。

    这时一边的孙灵儿拉着孙林说道:我不管,他杀了我的云鹰,我要让他偿命,他还犯了宗门戒律,像这种废物我们云雾宗留着干嘛,也不能修炼,兽族来的时候也帮不上忙。

    孙林看了一眼孙灵儿:你住嘴!孙灵儿闭嘴躲在一边装委屈。

    孙林朝着身后问道:执法长老,按门规当如何。

    执法长老上前回答:回宗主,按门规当处死。

    孙林:苏未,念在你是二长老所收养,本宗主免你一死,但是你触犯门规,本宗主废你四肢,逐你出宗门,以后不准说你曾是云雾门下。

    苏未已经吓傻了,从醒过来看到宗主,他就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宗主能不杀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忍着屈辱和不甘,把泪水含在眼眶里,苏未知道他能不死是因为二长老,他觉得对不起二长老,十几年都过去了,还要靠着二长老才能活下来,苏未的眼睛有了一丝血色,嘴唇被他咬出了血,但是苏未抬起了头。

    仰着头看着孙林道:宗主,弟子触犯门规,愿意一死,二长老对弟子有救命和养育之恩,弟子再不敢借二长老之名救自己性命。

    孙林看着苏未良久,开口道:二长老虽十几年前就已死,但是为宗门也曾鞍前马后,本宗主已经决定了,就由灵儿来执行吧,欧术陪着灵儿。

    说完孙林便转身离开了,苏未看着孙灵儿内心无比的厌恶,因为从小的阴影,苏未心里对孙灵儿又怕又恨。

    云雾宗十里范围外,苏未被带到了这里,孙灵儿笑着蹲到苏未的面前一掌震段了苏未的左腿,苏未抑制不住的惨叫声,接着是右腿,左手和右手。

    几声惨叫过后,苏未已经陷入迷离,这时孙灵儿拿出随身短刀,笑着说道:刚才是宗门的处罚,现在是我的。

    欧术要上前阻拦,孙灵儿看着欧术说:放心吧师兄,我不会杀了他的,但是不让我出出气,我心里难过。

    随即一刀扎在了苏未的腿上,接着把断了的四肢各扎了一刀,苏未此时已经没有惨叫,随时可能死去。

    最后苏未的眼睛看着孙灵儿把刀放在他的脸上,轻轻滑过,脸上顿时涌出鲜血,苏未一直睁着眼睛看着孙灵儿和欧术离开不能眨眼,此刻苏未明白,只要闭上眼睛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睁开了。

    苏未忍着疼痛,拖着四肢向前爬着,这里离他的无名谷很近很近,就算死也要死在无名谷,那是唯一属于他的地方,终于在天黑以后苏未爬到了无名谷。

    此刻已月正当空,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爬上了湖边的石头,躺在石头上苏未开心的笑了,这是他的家,他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