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苏未头也不回的朝着山上飞去,若是风家这些旁系今天真的敢放手一搏,那苏未定要给他们一个未来,这是他对风无痕的诺言。

    “若是不想再受人欺辱,随我杀上山去。”风子贤大手一挥,带着三百多风家旁系朝着山上冲去。

    苏未刚一落地,便斩下两人的头颅,随即朝着三个长老杀去,只有这样,才能尽量减少旁系子弟的压力。

    旁系子弟虽说修为不如直系,可是却占尽人数优势,三个人五个人对抗一个,又是积压多年,爆发出了超出自身的实力。

    不过修为的差距依然很明显,不多时就死伤无数。

    苏未一边应付三位长老,还不时的借机斩杀附近的风家直系子弟,灰袍长老见此,彻底收起了私心,拿出符箓召唤黑狼武士相助,可是留下拖延苏未的两个长老,又怎么是苏未的对手,转眼间就被苏未拍碎了头颅。

    苏未也不忘收起自己的战利品。

    灰袍长老激发了符箓上的符文,手中的符箓作废,此时天空突然一暗,一道黑色光影划破天际,朝着祖地而来。

    苏未此时方才知道,这应该就是风家的依仗,可是风无双为何不出现,难道他不在这祖地之中,想来只能如此,若是以风无双的性格不可能放任风家分裂而不现身,既然如此,那就趁着今日,毁了这风家祖地。

    看着黑影由远及近,苏未并未理会,而是调动全身元气,朝着灰袍老者压下。

    灰袍老者激发了符箓,怎么也没想到苏未还有心要杀他,仓促之间慌忙应对,而苏未却是全力一击,又岂是他可以抗衡的。

    一瞬间,灰袍老者砰的一声,爆成一团血雾,苏未收起他的手镯,仓促转身迎接这恐怖的一击。

    苏未的手掌对上黑影的手掌,苏未整个人朝着身后飞去,直到撞到山上,山石崩裂,这才稳住身形,苏未嘴里流出了鲜血。

    这一撞令苏未感觉体内的气血翻腾,一时间元气运行都有些受阻,看来这风家的帮手不是轻易可以对付的。

    苏未抬眼望去,只见对方一身黑色袍子包裹着,就连脸上也被包裹在内,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而苏未却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端倪,这应该是妖兽的眼睛,透着蓝色的光,正死死的盯着苏未。

    可能对方也在奇怪,刚刚的一击居然没有将苏未击杀。

    苏未挑衅般的扭头吐出一口血水,擦掉嘴角的血迹,提着玄月朝对方杀去,二人战至一起,却实力相差不多,一时间很难分出胜负,唯有兵器碰撞的声音。

    玄月身上闪着黑色流光,而对方手上的兵器则是一根兽骨,带着血色。

    对方明显也是心内惊讶,苏未小小年纪,居然能扛过这么多回合。

    此时风家其他子弟确是都不好过,旁系子弟虽然人数众多,却因修为不够,此时死伤惨重,这么一会的时间已经死掉一半,余下不足两百人。

    而风家直系则好一些,但是也死伤了四五十,余下大约六十人,可是活下来的基本都是修为比较高的,按照这个打法,不用半个时辰,风家旁系能够活下来的也剩不下几个了。

    苏未心里着急,可是一时间也没有办法拿下对方,这个不知是男是女的黑袍人,修为居然不比他弱,甚至隐隐的有些高过他。

    苏未知道再打下去也不能占到便宜,只能再想办法了,和黑袍人拼着对了一掌,苏未退了三步,而对方只是后退了两步。

    苏未停下来没有再继续进攻,而是看着黑袍人说道:“你既然会出现在这里,应该是风家请来的,我们再打下去,风家人可就剩不下几个了,让其他人先停手如何。”

    听到苏未的话,风家还在打斗的弟子纷纷停了下来,看着二人,其实风家的直系子弟也不认识这个突然出现的帮手。

    可是他们知道,若是没有对方及时出现,那今天真的没有人可以拦得住苏未,可能风家真的就完了。

    风家旁系子弟剩下百人,而直系剩下三十几人,风子贤风子萱兄妹带着伤来到苏未的身后,苏未看了兄妹二人一眼,风子萱还好,伤的不重,但是风子贤就重的多了。

    两人能够活到现在,还是因为二人合力对付风天钊,而风天钊一直没有对这兄妹下狠手,不然可能早就已经死了。

    这时一直被黑袍包裹着的帮手开口说道:“我受无双尊者之命,前来对敌,可是不想风家却在内讧,为何不在第一时间求救?风家何人在指挥。”

    沙哑刺耳的声音从黑袍人口中发出,确是男子的声音。

    “风家长老在主持此事,就在您赶来之时,被斩杀的那个就是。”风天钊说着话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风家的家事,只能等无双尊者回来亲自处理,但是双方不可再战。”

    黑袍男子看着眼前的架势,再打下去,等尊者回来,估计家里人也剩不下几个了,只好让对方停战。

    苏未听到这里,也是正和他意,看着旁系子弟死伤惨重,他也着急,可是一时间也拿不下这个黑袍男子。

    风天钊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亲人,扭头看着苏未问道:“你也是风家后代,看到如今的景象,你可会难过,为什么一定要报仇,让风家几百口无辜搭上了性命。”

    黑袍男子听到这里,不禁有些糊涂,这无双尊者的家里还真是够乱套的。

    苏未却不紧不慢的回道:“风家确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可是究其原因是怪我还是怪风无双,你也说了同是风家子弟,难道风天笑不是,难道这些旁系子弟就不是,可是在你们的无双老祖眼里,又几时正眼看过这些人。”

    苏未的眼神扫过在场的众人继续说道:“当年为何风无痕前辈会离开上古秘境,永世不得回来,他到现在还在遵守承诺,可是风无双是怎么对待他的后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