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雨落

    一下雨,就会有人淋湿,藏匿许久的真相,也会不知觉间浮出水面。

    剑仙吴墨辞别同乡旧友媥菅后,带着柳生和琉璃二人,行至水落石出谷。

    是日,大雨滂沱,三人连忙进谷躲雨。

    “吴兄,好久不见啊!”谷主殷峥抱拳道。

    “殷谷主,修道之人,十年不见也只是转瞬而已。其实,也没有那么久吧!”剑仙吴墨拍打身上雨水道。

    “雨落,确实是一个荡涤污垢,揭示真相的好机会啊!”谷主殷峥望向谷外瓢泼大雨道。

    “谁说不是呢!”剑仙吴墨热酒饮醉道。

    “那位唐宗主,也太过小瞧天劫索命啦!”谷主殷峥手握暖酒道。

    “转嫁因果,害人性命,得亏他能想得出来。”剑仙吴墨大笑道。

    ————

    原来,就在前一天,云上城的上空乌云密布,缟素宫殿内两具硕大的金丝楠木棺椁,并排而放。

    两个棺椁内的主人,一个是蛮荒魔尊,另外一个却是浩然剑神。

    这是蛮荒大妖胡掠所为,旨在告诉四座天下,魔尊已死,妖族中人,人人可当魔尊,前提是要荡涤其他三座天下的强者。剑神已殁,其他三座天下没有道理不开战蛮荒,那就打!

    此时,无论是云上城内的武林豪杰,还是蛮荒天下的王座大妖,无不沉浸在一天内接连失去两位江湖泰斗的震惊之中。

    此时的天下,已像现在的天空一样,山雨欲来。

    王谢客栈内,一位年轻剑仙的突然暴亡,就像蝴蝶的翅膀,扇动的节奏将影响着人妖大战的最终走向。

    而魁珏宗宗主唐冯,不可避免的参与其中。

    “唐宗主,他蛮荒大妖胡掠,仗着自己十四境的通天修为,都敢当着你我的面,残杀名门正派的大剑仙,我等还要忍他到何时?莫非要当万年的缩头乌龟?”云游剑派宗主肖宓大怒道。

    “此事应当,从长计议!”宗主唐冯安抚众人道。

    “杀蛮荒,诛胡掠!”群情激愤道。

    我们都是远古神灵的尘埃,复仇是仅存的神性生命中的夙敌,像生长在心底的无影针刺随着呼吸起伏,恨意蔓延进时光的每处角落。

    刃痕在骨上一寸寸爬蔓,疯狂渗透坚韧的心念,青衫蟒袍掠过漫夜,本命飞剑撕裂密语尸首。

    古刹,渴望,

    (本章未完,请翻页)

    毒药,战争,沉没进黑暗的文字诡计。

    隐匿,面容,背叛,瞬杀,编织出失真的事实。

    远古神灵的尘埃落定,于黑暗中再次睁开眼睛。

    金身佛像已开始七窍流血,命运的轮盘,在机缘中转动。

    穿越寂静的时间,新一轮的阴谋盛宴,再次上演。

    不论多少个春秋,诛杀夙敌,在所不惜!

    越是偏僻的地方,越是会发生一些,令人无法解释其中因由的事情。

    青衫唐欢,偶遇蛮荒大妖胡掠,二人竟然希冀着能够冰释前嫌。

    “同为十四境,我提出这个建议,不过分吧?”唐欢率先开口问道。

    “不过分,只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纵使我愿意,其他三座天下武林中人也不会答应的。我能做的,就是在你大婚之后,再攻打三座天下。你就别太得寸进尺啦!”大妖胡掠化虹而去道。

    ————

    另一处,在一个偏僻的县城,被禁绝了两百年的法术再次现世,尸不语,烬于空。

    一个七品县令的离奇死亡,被停放在阴气森森的义庄,一个受人尊敬的捕快,带着黑色面罩的仵作,栖凤阁的当红花魁,富甲一方的商人,身怀六甲的县令夫人,满腹经纶的光头师爷。

    不同身份的人,却都在午夜时分,收到一封来自义庄的邀请信,邀请他们去送我们的县令大人最后一程。

    六人为何赴约,又为何相聚在义庄,背后有着怎样复杂的关系,又有着什么难以启齿的伤痛秘密?

    六人面前,是那两只倩影,红衣杨鲤与绿裙孙孟。

    二人只是右手搓揉,眼前六人便现出了真身。

    竟然只是六张黄紫道符,转瞬间化为灰烬。

    “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烬,妄想在道上证道?”红衣杨鲤惊谔道。

    “就怕他没有那个命!”绿裙孙孟本命飞剑深插地下道。

    “我看,就没有那个必要了吧!”烬疼痛难忍浮出水面道。

    “不去?”红衣杨鲤拔剑威逼道。

    “我知道是那唐欢请我去,可我生性淡泊,真心不想去蛮荒天下打打杀杀啊!”烬挪开利剑婉拒好意道。

    “不好意思!烬兄,你没得选!”身后唐欢一把将烬拉进须臾洞天之内道。

    ————

    蛮荒天下的一处,十三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位王座大妖内乱,引发蛮荒天下动荡,大战一触即发。

    幸得大妖胡掠及时赶到,才平息这座天下的纷争,代价便是他日攻下其余三座天下,任君自取。

    同日,百花福地花神娘娘适逢她两千岁寿辰,设下百花酒宴,诚邀四座天下剑仙贵客到访。

    天下为局,众生为棋,风雨过后,谁又能落子无悔?

    蛮荒胡掠第一个到访,赠礼颇丰。

    浩然李渔和青冥唐欢,二人携手来贺。

    莲花佛国鸡汤和尚,不远万里,祝贺花神娘娘高寿!

    余下上五境大修士,百人有余。

    今日,四座天下不谈战事,只求花神娘娘心欢。

    ————

    又一处,百年前的一场仙人大战,仙家百门把为祸人间的魔物尽数诛灭,从此人间太平盛世依旧。

    近日,仙山脚下的扶苏城却人心憧惶,当地骨富王家张榜的除妖贴引来各方人马,赫赫有名的修真门派凌云宗也参与了进来。

    幽深宅院,血月当空,娃鸣蝉嗓的七月,随着这院内王夫人离奇死亡,王家闭门落锁,在场的众人似乎都各怀鬼胎,到底真相是怎样。

    扶苏城首富,得知城中有妖怪作乱,号召能人异士帮百姓驱妖的大善人。

    王老爷之子,饱读诗书。少年时出外游历,回王府贺寿。

    受邀至寿宴的绝色美女,穿金戴银,气质高贵。

    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寿宴期间出现的一名孩童,不知为何出现在王府中。

    王府管家,憨厚老实,忠诚勤恳。

    凌云宗门下,少侠的小师妹,机灵聪慧。

    王府仆人,看守大门的打杂下人。

    精通捉鬼驱邪的崂山道士,来扶苏城捉鬼除妖。

    “不用猜!这些人,又是一张张黄紫道符所化。”红衣杨鲤一一打杀道。

    “都跟你说了,别那么冲动,这下可如何是好?”绿裙孙孟见一具具毫无生机的尸首并没有化作道符扶额愁苦道。

    “仙子这般行事,莫非是那魁珏宗中人?”大妖胡掠陆沉一地道。

    “继续喝酒!”青衫唐欢将大妖胡掠阴神一把拉回寿宴道。

    “一切如初!”宗主唐冯将那陆沉一地恢复如初道。

    险些魂墜幽冥的二人,仍有些后怕,御风远游回了魁珏宗。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