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恩怨再结

前面废话说的似乎有点多,但这是时代背景,这时候正是时代变革最大的节点,不得不多说两句。

 

该说的已经说到,就此打住,言归正传。

 

姚凤英是何许人,别看没读过书,可执掌家业多年,对于世事看得无比透彻,因此才有刚才的感叹。

 

她这感叹不光是感叹王寡妇,也感叹自己现在的为难。她也明白她们这代人和儿子这代人之间有着巨大的代沟,很多事情只靠语言并不太容易沟通。

 

就像现在她担心安平和刘瑶的事,正面解决的话,恐怕不但收效甚微,怕是还会起到反作用,令两个孩子心生叛逆,你越反对的事情,他们就越是要不顾一切的去做。

 

姚凤英知道,这事儿急不得,还得从长计议。

 

饭桌上,三个孩子约好饭后去看投影。

 

晚饭后,村北王寡妇家门前。

 

安平他们来到的时候,投影已经开始了,放的是《侠客行》,很经典,但也是放过无数次的老片子。大家都不知道已经看过多少遍了。

 

当然,在这个农村娱乐项目稀少的年代,村民家里连个电视机都少见,即便是个别舍得花钱买,买的也是黑白电视,能看个投影,感受下彩色片的魅力,即便是看过无数次的老片子,乡亲们也是趋之若鹜。

 

因此,这时候投影前的观众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

 

有人要问了,凉水台才多少人,怎么观众会有这么多?

 

问这话的人,肯定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

 

那时候,但凡有个村放投影或是电影,前来观看的人可不只有本村人,附近村子好热闹的人也会不计远近的赶来。

 

因此,每有地方放映,必然会人山人海,同时因为观众除了占大多数的本村人,还有来自不同村子的人。而这些外村来的人又以好热闹,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居多。年轻人又都一个个血气方刚,凑到一起难免谁也不服谁。

 

所以,这时候,这地点,也最容易爆发冲突。一旦冲突爆发,往往会是以村为单位互为敌对。而大多数时候,本村年轻人会集体出面参与或驱赶闹事双方。

 

因着这种情况,常常混迹于这种场合的各村年轻人多有交集,或相互仇视,或相互结盟,能保持中立的只有个别人,一般以村为单位的话,很难中立。

 

安平自幼习武,师父韩伍管制他很严,不许他惹是生非。

 

因此,他不想往人堆里挤,站在外围抬眼四处张望,寻找合适的位置。

 

今晚天气有些阴,夜色很浓,不说伸手不见五指,但一般人如若是不借助手电等辅助工具,也看不清十步外的事物。

 

安平视力不说夜能辨物,也比一般人好很多,无论夜多么黑,出门从来不带手电。

 

他抬眼望了一圈,就发现左边不远处有一个土疙瘩高台,上面还有个麦秸垛。看到麦秸垛,安平心中一乐。小时候他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在人家麦秸垛上掏洞钻。

 

安平往那边指了指,对刘瑶和妹妹说道:“咱们去那边。”

 

此时,安平过去当然不是去掏洞钻,他的打算是掏些麦秸出来,铺在麦秸垛顶上坐,这样坐在高处不但舒服,看得也清楚。

 

三个人,安平打头,刘瑶和安静手拉手跟在后面,刚爬上高台接近麦秸垛,两条黑影突然就从麦秸垛里钻了出来,把刘瑶和安静吓得尖叫一声,“嗖嗖”两声闪到了安平身后,一人抓紧了安平一只胳膊,一时间竟有些瑟瑟发抖。

 

这两条黑影钻出来的也太快太突然了,不但把两个女孩子吓着了,就是安平也被惊得险些跳起来,稳了稳心神,仔细看过去。

 

只见,这两条黑影,一个高一个矮,要是别人在这黑夜里兴许看不清对方,但是安平视力好,看得清楚,高的那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矮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女人。

 

这对儿组合让人不由不想入非非,原因不用细说,懂的都懂。

 

安平看清楚了对方,并不想多管闲事,便打算离开另找地方,回手拍了拍刘瑶,说道:“是俩人,别怕。”

 

刘瑶得了安平的安慰,终于镇定下来,毕竟是已经上了大学的无神论者,刚才只不过是事起突然才被吓到。

 

刘瑶这里得了安平的安慰,安静那里撇了撇嘴,轻声道:“有了对象,就忘了妹妹。”

 

安静这话来的酸溜溜,语气很是不满。

 

安平只好又回手拍拍安静,说道:“有哥哥在,你啥也不用怕。”

 

“这时候才想起我?”安静不知道是佯装,还是真不高兴了,“我早怕过不怕了。”

 

得,安平无语。

 

这时候,四十多岁的男人突然开口问道:“你们哪个村的?”

 

对方吓到了安静和刘瑶,安平还没问他们,男人倒先发问了。安平不想搭理这种没礼貌没德行的人,便没开口。

 

安静心里正不爽,闻言却凶巴巴的回道:“你管我们哪个村的,你是谁?”

 

刘瑶就轻轻拽了拽安静,示意她别惹事。

 

在自己村子里,又有哥哥在前面,安静才不怕。

 

男人没想到对面的小妮子还挺横,忍不住说道:“小妞还挺凶啊,想知道我是谁,先说说你是谁?”

 

安平听到自家妹妹被人家叫小妞,这显然是受到了轻薄,心中大怒,轻轻对刘瑶和安静说道:“先放开我。”

 

听到这话,安静和刘瑶反应各有不同。

 

安静也很愤怒被对方叫小妞,当即就放来了哥哥的胳膊。

 

而刘瑶也明白安平要做什么,有些迟疑,没有马上放手,劝道:“咱们走吧,不理他们就是了。”

 

安平可见不得自家妹妹受气,站着没动。

 

刘瑶见此情景,就知道安平的犟劲上来了,只得放开了手。

 

安平一个箭步过去,伸手闪电般对男人来了个锁喉。

 

男人就觉得一阵劲风铺面,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脖子就被人家掐住了,顿时知道自己刚才孟浪了,不经意间竟惹恼一个打架的好手。

 

男人只是觉得对方身手迅捷,肯定是打架好手,却并没有往人家会不会功夫这件事上想,因此也仅仅是惊叹于对方的手段,其实心里并没有太过惧怕。

 

“小子,”男人被安平掐着脖子,嘶哑着声音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就敢和劳资动手?”

 

安平眼睛一瞪,吼道:“我管你是谁,敢轻薄我妹妹,先把打你出屎来再说。”

 

“先别动手,”男人一听对方话音不对,赶紧出言表明身份,“我是张营二拐子。”

 

安平眉头皱了皱,二拐子很出名吗?

 

“不认识。”

 

安平直言相告,却没有马上动手,想听听对方还有什么话说。

 

听到安平的话,二拐子也是郁闷了,没想到今晚遇到个生瓜蛋,竟然没听说过自己的名头,这要是吃了哑巴亏,那得多冤呐!

 

好汉不吃眼前亏,二拐子当即决定先暂时服软,连忙说道:“兄弟先别动手,你没听说过我,想来不是附近的人吧?”

 

安平在没弄清楚对方是什么来头前,并不想暴露自己,并不是怕,而是嫌麻烦,于是呵斥道:“先别管我是哪儿人,先说说你是干什么的?”

 

二拐子被人家掐得快喘不上气来了,说话非常困难,拍了拍安平的手,示意他手松一些。

 

安平稍稍松了下指尖的力度。

 

二拐子呼吸稍畅,却也觉得还挣不脱,没敢胡乱动,回答道:“我在里面住了十多年,前年刚放出来。看小兄弟这身手,也是打惯了架的人,今晚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咱们都是同道中人。”

 

原来是个住监狱出来的杂碎,安平不屑的说道:“谁特么和你是同道,给我妹妹道歉,否则打不出你屎来!”

 

二拐子没想到搬出自己住过监狱的背景,竟然也吓不住对方,心中不住的暗骂晦气,以为这次是碰到真正的愣头青了。

 

要知道,一般人遇到住过监狱的人,一般都不愿意招惹。

 

这类人,不能否认有些人出来后会幡然醒悟,改过自新,但也有些人是在里面蹉跎了太多岁月,耽误了人生中最有拼搏力的好年华,亦或是生就脾性难改,还有的是受狱友再次勾连等不同原因,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态度行走在世间。

 

而一般人都有自己拼搏的人生目标,只期望少生是非,生活能按照自己的规划顺利前行,最终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见到这类人,那是有多远躲多远,不论是因为看不起,还是惹不起,总之是没必要招惹。即便是被这类人冒犯了,只要能躲过去,就算忍气吞声些也无所谓。

 

对于二拐子来说,安平这种软硬不吃的主,那就是个生平少见的异种,之前半辈子还从来没遇见过。

 

其实,他是心大了,早就忘了当初被韩伍收拾的时候。

 

这事儿说起来可真是巧。当初二拐子就是因为手下偷了安静,被刘瑶和母亲陈巧燕发现救了回来,他本人也被韩伍逮到,送进了公安局。而今晚,他好巧不巧的又轻薄了安静,被安平抓着不放。这安平又是安静的哥哥,韩伍的徒弟,旁边还站这个当初最早认出被偷走的安静的刘瑶,

 

这可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仿佛老天注定这一段恩恩怨怨将再次纠葛在一起,没有那么轻易了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