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5章

随着少女向着落霞城走去,后面的黑衣男子也跟着走去。

        如果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在少女面前黑衣男子行的是仆礼。

        看到黑衣男子的行为,林夕袭有些无奈地说道:“都说了你不用把自己当成仆人,就当是平常做任务,一会儿等我需要你演戏的时候,你再装作是家人派来保护我的就行了。”

        “既然小姐愿意相信我,雇佣我当随从,我自然会尽自己的职责。”

        林夕袭看着眼前的人,觉得有些无奈,想到了当时的场景。

        当时黑衣男子也就是陆丰在外面说可以立下天道誓言,她还在震惊中,丹药系统就叫嚣着让她答应这件事。

        就在林夕袭犹豫的时候,陆丰直接发下了天道誓言,确认陆丰确实没有杀人夺宝之后,林夕袭对于陆丰的偏见消去了,而且从陆丰的行为来看,能放下面子来进行当她的打脸专属捧哏,所以林夕袭就答应了他的请求,用金元丹换他当她一百三十年的随从。

        然后林夕袭出于周全考虑,还是向陆丰询问了他的来历,在知道了他父亲是北荒三大家中陆家子弟的时候,就更加放心他担任自己的临时随从了。

        三大家中陆家在北荒的名声最好,因为他们家族每次兽潮发生,他们都站在抗击妖兽的第一线,牺牲自己保护北荒民众。

        与对待北荒民众相反的是,陆家对待家族子弟极其严苛,陆家有一条家规,在每次兽潮中每个家族子弟的都要积攒一定的贡献度,否则就会受到刑罚,因为这条制度,基本在抗击兽潮的时候,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大多数人都会把妖兽最后一击让给陆家子弟。

        尽管众人都尽可能地让每个陆家子弟完成任务,但是总有完成不了任务的人,就像是陆丰父亲,他就是因为并没有完成任务而受到刑罚,而且受到刑罚以后下次的贡献要求会增多,如果三次没有积累够贡献度,就会被驱逐出家族。

        陆丰父亲不想被驱逐,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兽潮来临之前进阶金丹期,因为修为越高,越容易收获贡献度。

        陆丰之所以想要这枚金元丹,也是想要让父亲进阶,在听到了陆丰的故事之后,林夕袭一激动,就把原本准备当做奖励的中阶金元丹换成了高阶,给了陆丰。

        本来林夕袭还担心丹药系统因为她给出高阶金元丹生气,说这个差价以后由她自己来付,结果一直说她败家的丹药系统只是说了句【不用了,就当是我送给他的就可以了。】

        本来丹药系统说当作是送给他的,林夕袭也就没想让陆丰当自己的随从,但是实在是陆丰已经发下了天道誓言,一直跟着她,她实在没办法,也只好让她帮忙演戏,只不过演完戏就去做自己的事。

        就在陆丰跟着林夕袭走在了街道上,看着周围的景色不由得有些失望,落霞城并不是一个大城池,不要说是亿象城了,就连她前段时间修整待着的坤伊城都比不上。

        本来林夕袭看小说里对于落霞城的描写还以为有多美,谁知道竟然是个诈骗的,这里根本没有那么美。

        不过林夕袭到是很快反应过来,估计是因为落霞城在男主心中的分量太重,情人眼里出西施,所以文中的落霞城才显得格外的美吧!

        就在林夕袭漫步在落霞城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热闹的茶楼,正好林夕袭想要就去看看剧情究竟进行到了哪里,就悄悄走了进去,然后坐在了茶楼窗边的一个桌子上,可以听到众人的议论,却又不会太过于显眼。

        茶馆的声音很是嘈杂,但是林夕袭很快就寻找到了她关心的内容。

        在茶馆大厅中央的位置,有三个人在讨论着洛梓婳。

        “听说玄天宗亲传弟子洛梓婳回到了落霞城,还有玄天宗弟子跟随。”

        “毕竟洛家在这里,是回来探亲的吧!”

        洛梓婳回来探亲,林夕袭在了解到这个信息之后,立刻意识到退婚剧情恐怕很快就要开始了,因为她记忆中,小说里写的是,洛梓婳回来以后,没过三天就去罗家退亲了。

        就在林夕袭想剧情的时候,三人的讨论并没有停止。

        “你们这就不知道了吧!洛梓婳据说是和罗家二少爷有婚约的。”

        “你说的罗家二少爷不会是那个现在才练气五层的罗闫华罗少爷吧!”

        “可不是就是罗家那个少爷。”

        “不会吧!洛梓婳可是我们落霞城百年来最出众的天才了,加入了玄天宗,怎么会和一个才练气五层的人定亲呀!”

        “你们这就不知道了吧!罗二少爷可是天火灵根,比洛梓婳小姐的天赋还要高,所以罗洛两家才定亲,谁知道罗少爷空有天赋,竟然修为增长地这么慢。”

        “可是就算罗家二少爷再怎么废物,也背靠罗家,而且对于有像洛小姐这样的未婚妻,可不是咱们能比上的呀!”看见有三个人在讨论罗闫华,语气中尽是嘲讽,旁边一个黑衣男子站起身来,对着三人说道。

        “关你什么事?”三人听出来了黑衣男子语气中对于他们的看不上,正要发怒,却感受到了黑衣男子身上筑基期的威压,心中的怒气一下消失了,畏畏缩缩地说道:“是我们不对,不该说罗家二少爷。”

        说完三人正灰溜溜地准备离开,突然有一个灰衣男子站起身来说道:“风清阁,你可真是罗闫华的一条狗呀!怎么这么护着你的主子吗?”

        “林峰则,就算你哥哥再怎么喜欢洛小姐,她都是罗哥未婚妻。”听到了灰衣男子带着侮辱的话,风清阁并没有生气,而是带着点嘲讽地说道。

        “你不会不知道吧!洛小姐这次回来就是找罗闫华这个废物退亲的,你不会以为洛小姐真的会和这么一个废物一直绑定在一起吧!”林峰则听到了风清阁的话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生气,反而带着点得意说道。

        “你瞎说什么,洛小姐怎么会悔婚!罗家和洛家可是世亲。”风清阁语气极为坚定,但是心中确实因为林峰则的行为产生了怀疑。

        “你还不知道吗?洛小姐师父风清仙子跟着洛小姐回来了,就是为了帮洛小姐退婚。”林峰则看着风清阁,带着冷笑说道。

        “你别瞎说了。”风清阁反驳道,但是语气中的坚定逐渐消失。

        林峰则冷笑了一声,嘲笑风清阁硬撑着,然后就直接走了。

        风清阁看到林峰则竟然什么都没说直接走了,心中也有点慌张,匆匆离开了茶馆。

        林夕袭看完了这一场戏,不由得有些皱眉,在心中对着系统说道:“我记得小说里带着洛梓婳来退亲的是风清仙子身边的一个随从,怎么这次风清仙子自己来了。”

        半天没有得到反馈的林夕袭有些诧异,说道:“丹丹,你还在吗?”

        【你自己考虑吧!】冷漠的声音传来,丹药系统已经下线,出来的是武力系统。

        林夕袭知道武力系统恐怕不会给自己回馈,就准备自己去调查这件事。

        林夕袭想知道风清仙子有没有真的来到落霞城,要是风清仙子真的来到了落霞城的话,说明剧情真的发生了变化。

        而且风清仙子可是金丹期修士,要是她带着洛紫婳去退婚的话,她只带着一个筑基巅峰的修士,怎么让罗闫华高光呀!

        虽然林夕袭也觉得林峰则应该没有说谎,但是她还是要去确认一下,如果确实是的话,她就要连夜去找一个金丹期修士来撑场子了。

        “我们非要这么做吗?”陆丰站在林夕袭后面,看着自己现在屋檐上,有些无语地说道。

        “当然,我们可是要探听风清仙子有没有过来,这个能屏蔽金丹期修为的隐灵符是我压箱底的宝贝,而是你不觉得翻墙探查情报很刺激吗?”

        “不觉得,我只感觉很尴尬,想知道风清仙子有没有来到落霞城有很多方法,写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呀!”陆丰实在对于林夕袭的行为有些无语,连平时一直挂在嘴边的敬称都没来得及说,过来一会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说道:“既然我给小姐效力,自然都听小姐的,刚刚越距了,以后不会了。”

        林夕袭当然不会在意陆丰没有用敬称,反而对于刚刚陆丰发表自己的观点很开心,说道:“没事,觉得不太对就说出来吗?说出来才能解决问题。”

        “好的。”陆丰没有反驳林夕袭答应了下来到是让林夕袭有些诧异,陆丰过去可是一直把规矩挂在嘴边,这次竟然没有反驳。

        不过陆丰没有反驳,林夕袭自然高兴,不过她也没有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小心翼翼地向着东面的正屋走去。

        虽然风清仙子可能并不在意自己住在哪里,不过洛家也不可能让风清仙子和平常客人住在一起,必定会将风清仙子安排在东面的贵客的招待区。

        不过真正到了这里,林夕袭反而不知道要往哪里走了,就在林夕袭打算挨个找的时候,有两个侍女走了过来,林夕袭急忙隐藏住身影,不让侍女看到。

        林夕袭跟着陆丰藏一旁的树林里,因为使用了隐灵符,所以不能使用术法和符箓来隐藏身形,林夕袭也只有期盼这两个侍女不会向这边看过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