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你若是再出口不敬,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黑袍男子说道。

    “我很怕你不客气吗?不服再战就是,藏头露尾。”苏未不客气的回道。

    “我几时藏头露尾了,我堂堂黑狼武士,需要在你的面前藏头露尾,真是笑话,既然这里的事,是你挑起,那我今天定不会饶了你。”

    苏未不屑的对着黑狼武士说道:“等我说完,今天我也没打算轻易放过你。”

    “今天风家之所以走到这一步,怪不得别人,这是风无双自己种下的,他杀我双亲,我来报仇有何不对,自今日起我和风家再无恩怨,曾经参与此事的长老,也都被我斩杀,余下的仇恨,是我和风无双的个人恩怨,若是你们想找我报仇,我也绝无怨言。”苏未看着风天钊。

    “风家的仇,我会亲自找你报。”说完风天钊看向风子贤兄妹接着道:“你们这些年确实过得不容易,再打下去,死伤的还是自家人,你们走吧再也不要回来了。”

    等着风子贤兄妹带着剩下的族人走远之后,苏未才收回目光,看向黑狼武士道:“来吧,放手战个痛快,如今的风家就剩下这点人,你也别指望着过来帮你,要不等风无双回来,还以为你是来帮我的呢”

    “今日你休想活着离开此地,我杀你不需要帮手。”黑狼武士说完,自身上升起黑色的雾气,瞬间包裹了全身。

    苏未一时间也有些不敢轻易出手,这个自称黑狼武士的家伙,修为本就应该在他之上,刚刚为了斩杀灰袍长老,仓促对了一招,现在体内的气血才刚刚平稳。

    黑狼武士身边两丈充满了黑色雾气,这才向苏未发起进攻,一片黑雾变换成嗜血狼头的形状,张开大口露出獠牙朝着苏未攻来,光是狼头上散发的威压,就让苏未感觉到了这一招所蕴含的力量。

    苏未不敢轻敌,周身三个元气旋涡快速运转,身上透出一圈紫色霞光包裹全身,好像是穿上了紫色的铠甲,紫色光晕散发着道韵,以苏未一中心,向着四周延展。

    这是苏未自己悟出的防御,但是颜色却不太受控制,之前出现多是金色,现如今的紫色不知道是不是跟吞食了紫色珠子有关。

    黑狼武士看到苏未的防御,也是心内诧异,尤其是这紫色霞光,道韵悠远,有着无尽的上古气息,不由的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看来对面这个年轻人,不似看起来这么简单,也曾有过逆天的机缘。

    苏未没有祭出玄月,只是抬起右掌,运用起在虚空秘境天泽福地与穷奇对战时所悟出的方法,元气凝聚一点,瞬间击出,打在黑色雾气凝结的狼头之上。

    黑色雾气内一声惨叫,黑狼武士后退了十步才止住身形,而苏未只是后退了一步,但是嘴角却溢出了一口鲜血,看似只是对了一招,二人却都尽了全力。

    黑狼武士再次祭出狼头朝着苏未攻来,这次的气势比之前一次更加凌厉,苏未依旧出掌硬憾,就在苏未一掌拍向狼头的同时,自雾气中伸出一只利爪,抓向苏未胸前。

    苏未左手握拳,朝着利爪轰去,一声闷响过后,苏未的左手有些酸麻,左臂垂了下来,有血顺着手指滴落,而黑狼武士只是发出了一声闷哼。

    如此看来,黑狼武士还是在修为上高于苏未,若是一直拼斗下去,苏未必败。

    想明白这些,苏未停了下来,没有急于进攻,而是看着黑狼武士问道:“若是你和风无双比,会如何?”

    “我必败,无双尊者在我之上。”黑狼武士没有犹豫的回答。

    “既然如此,不必再打了,你虽然实力高于我,但我若想逃走,你也未必能拦得住我,我不会再对风家子弟动手,余下的帐,我会等风无双回来,再和他当面清算。”

    苏未知道了自己和风无双的差距,若不是恰巧风无双没有留在祖地,恐怕今日就得命丧于此。

    此时风天钊从不远处走来,向着黑狼武士抱拳行礼说道:“感谢您及时出手相救,才保我风家得以残存,苏未说得对,他毕竟也是风家直系后代,能否麻烦带话给老祖,这个仇不孝子孙风天钊想要亲自报。”

    “你就不怕我今日放他离去,明日他再杀上来,我可不会随时出现在这里,真要是这样,那你们风家在上古秘境的根基,可就彻底的断了。”黑狼武士看着风天钊说道。

    “我相信他说的,当日在三境,我没有全力斩杀他,才留下今日之祸,如今我的至亲在他手里死伤无数,这个仇唯有亲自报了,我才能对得起风家死去的各位先辈。”

    风天钊怒视着苏未,双眼充血,好似要把苏未生吞活剥。

    “好吧,这张符箓赠与你,若是出现意外,激发符箓,我可再救风家一次。”

    黑狼武士把一张符箓交在风天钊手上,再次说道:“你们这些没见识的人,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好,在这巴掌大的地方争来争去,有什么意思,将来若是能登上九天,才能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无趣。”

    “这里难道还不算九天吗?”苏未疑惑的问道。

    “看在你修为不错的份上,跟你多说点,三境是人界,只是妖兽横行,各自盘踞一方,而上古秘境,算是给九天之上守护门庭,过了秘境才是真的九天,九天之大,是你无法想象,以你的实力,在九天界估计就是个看大门的,连内院都进不去。”黑狼武士鄙夷的说道。

    “你比我强点也有限,你在上面是给谁看大门?这风无双居然派个看大门的下来,看来对风家也并没有多在乎。”

    苏未瞪了黑狼武士一眼。

    听到苏未看不起自己,黑狼武士气的胸膛起伏,却又没法解释太多,说道:“将来若是你能活着到九天界,我非把你抓起来,每天吊打三遍。”

    “我若是能上去,一定把你打服了给我看大门,我什么神兽没见过,你一个小狼也跑来吓唬我。”苏未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黑狼武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