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19章

她这是陷入了幻境,林夕袭根据眼前的场景做出来了合理的推测。

        刚刚看到那个一闪而过的黑影应该就是布置幻阵的人了吧!

        不过这个人究竟是那个在落霞城下毒,一直跟踪她,准备继续害她的人吗?还是不小心看到她进入了拥有这么多宝材的山峰来杀人夺宝的?

        林夕袭心中闪过猜测,不过心中并没有紧迫感,虽然武力系统教给她的阵法知识和上面的山峰没关系,却包含了如何应对眼前这种幻阵。

        而且这个阵法也只是一个筑基期巅峰阵法,就算是她并不懂这个阵法,以她现在能够使用金丹中期修为的能力,也就是多花一点时间就能够破阵。

        林夕袭一边破阵,一边想着一会儿阵法被破之后,她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打算害她。

        等到阵法被破之后,林夕袭看到了眼前场景斗转星移,就恢复了刚刚她进入山峰时的样子。

        林夕袭出来了阵法之后就发现了周围并没有人,立刻施展了探查术法,一般阵法师的修为都比阵法修为要低一点,或者是修为与阵法修为相同,所以从这个人的阵法水准和刚刚阵法的强度来看,这个人的修为估计就是筑基巅峰或者是金丹初期。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远处走过来一个人,让正在探查究竟是谁打算害她的林夕袭有些皱眉。

        因为林夕袭现在也不确认来人究竟是不是个这个人是同伙,不好贸然出手,所以她朝着来人的方向传音道:“这位道友,这里有危险,请不要靠近。”

        林夕袭自然知道危险对于正在闯秘境的人构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她的意思就是告诉来人这里是她的地盘,警告他不要靠近。

        “林夕袭前辈是吗?在下玄真。”就在林夕袭发出警告之后,有一个林夕袭并不陌生的声音传了过来。

        叫我前辈,认识我,估计还是这几个月认识的,林夕袭脑海中迅速提炼出了这个信息,不过玄真是谁?

        就在林夕袭有些疑惑的时候,来人进一步走进,林夕袭隐约看到了来人面孔,原来来的就是当初给林夕袭地图的道号玄真的秋夜明。

        林夕袭看到了是秋夜明前来,心中松了一口气,虽然她是怀疑过秋夜明,但是经过之前的事情基本可以嫌疑。

        不过基于谨慎,她还是说道:“有人在这里准备埋伏我,你快点走吧!不要卷进这些是非。”

        听到了林夕袭的话,秋夜明立刻一脸激动地说道:“夕袭前辈,你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不会贪生怕死的,我会帮您的。”

        听到了秋夜明的回答,林夕袭自然露出来了开心和欣慰的表情,但是内心却在不断吐槽,不会吧!不会吧!你难道看不出来我的意思是不信任你吗?

        虽然内心戏不断,但是林夕袭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心中暗暗警惕可能来自暗处或者是秋夜明的袭击。

        随着秋夜明不断接近林夕袭,林夕袭心中更加绷紧,然后就在林夕袭和秋夜明之间的距离处在秋夜明的攻击范围之内的时候,林夕袭看到了秋夜明并没有攻击她的意思,松了一口气,然后就放松了来自秋夜明的威胁,更多注意力放在了那个藏在暗处的敌人的身上。

        同时为了让在暗处的敌人出现,她做出来了一副因为秋夜明没有危险而放松了大半警惕心的样子。

        然后就在秋夜明和林夕袭之间的距离又有近了一点的时候,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突然现身,然后就直接朝着林夕袭发起攻击。

        林夕袭在他现身的一瞬间就看到了身影,本来她还想着要看看这个人长什么样子,结果发现来人带着面具类的法宝,根本无法看清真容。

        虽然没办法知道攻击她的人的身份,但是林夕袭还是立刻向他发起了火球术的攻击术法,与此同时,躲避敌人的袭击,然后林夕袭就发现,这个袭击似乎太过于没用了,强度大概只有筑基中期的样子。

        林夕袭看着自己已经发出的攻击,内心给敌人判了死刑,她也没想到敌人轻松地躲避了林夕袭的攻击,可能是觉得林夕袭过于强大,就要准备逃跑。

        如果这个人是一直跟着自己的人,那么不应该就这么放弃呀!如果是想要让她交出宝材,那么看出来自己这么快出来,就应该有了自己实力的判断,怎么会突然发出攻击逃跑。

        林夕袭内心清楚了恐怕他的逃跑另有诡计,但是因为自己和他实力的巨大差距,林夕袭觉得他不会对于自己带来超出平常的危险,所以还是追着他过去了。

        秋夜明看到了林夕袭追了过去,可能出于担心,也跟了上去。

        就在林夕袭接近敌人的时候,突然前面的人回过头来,像是在等着林夕袭赶过来,林夕袭心中感觉不对,紧接着,她就感受到身边冒出光芒来,她又一次误入了阵法。

        林夕袭看着这个阵法,心中到没有慌张,她对于这个人的阵法修为有大致的了解,不认为这个阵法会对自己造成多么大的伤害,所以在第一时间选择的并不是逃离阵法,而是打算继续攻击敌人。

        因为本身敌人就没跑多远,所以秋夜明很快跟了上来,看到了林夕袭陷入了阵法,就准备攻击阵法救林夕袭出来。

        看到了秋夜明似乎准备攻击阵法,在不远处的敌人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上扬,然后林夕袭外面突然又出现了一层阵法。

        秋夜明看到突然出现的阵法之后,眼睛瞳孔突然放大,明白了什么,立刻就准备收回自己的攻击。

        林夕袭但是没能看明白,这个阵法究竟是什么,不过她从秋夜明的举动看出来了这个阵法不能贸然攻击,所以对于这个阵法她突然升起来了一股担心。

        秋夜明因为收回发出的攻击,所以遭受了反噬。敌人看到了这一个场景,有些生气,立刻向着阵法发起了攻击。

        知道了这个阵法不能被攻击的林夕袭自然不会看着这个术法攻击阵法,紧接着施展术法冲着向着阵法红姐的术法赶过去。

        林夕袭的术法向着那个术法赶过去,撞击上了敌人的攻击术法之后突然四散开来。

        看到了林夕袭的术法四散开来,敌人面上并没有开心,反而有一点惊讶,他清楚的知道林夕袭施展的术法不可能就这点强度,所以心中警惕更加严重。

        事实证明,敌人的警惕并不是无的放矢,四散的术法其中一小片朝着敌人的方向飞过来,然后在接近敌人的时候突然施展开来变成了一根绳子,就准备捆住在远处的敌人。

        林夕袭可从来没有打算对于攻击术法下手,因为如果一直这样的话也太过于被动,她自然想要掌握主动权。

        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将布置阵法的人抓过来,可比将攻击泯灭要有用多了。

        要被绑住的人自然不会束手就擒,施展术法就打算打断绳子,眼看着术法和绳子碰撞,绳子就要断裂,林夕袭的敌人的心中舒了一口气。

        就在他放松的一瞬间,被打断的绳子重新聚拢,捆住了他,然后带着他朝着林夕袭的地方飞过去。

        “解除术法,要不就解除阵法,你自己选择吧!”林夕袭看着被捆住的男人笑着说道,同时手朝着男人的脸庞过去,想要摘下来男人的面具。

        “就算是我死了,也不会叫你好过。”男人歪头躲避了来自林夕袭的手,同时声音中包含着恨意地说道,让林夕袭有些诧异她什么时候惹来了这么一个敌人。

        林夕袭自然想要看看这个人是谁,可是看着攻击眼看就要到达阵法,眼前的人没有一点要收回术法的意思。

        林夕袭不知道这是他的心理战术还是真的抱着想要自己不好过的想法,但是她还是出手制止了这个攻击。

        但是可能因为距离阵法很近,虽然林夕袭的攻击成功阻止了男人的攻击,可是还是不可避免的波及了阵法。

        林夕袭其实并没有把这个波及当回事,因为波及的动静很小。

        然而很快林夕袭就感觉到了周围空间有些摇晃,这熟悉的感觉立刻让林夕袭明白过来这个阵法不是其他,而是传送阵。

        看着动静应该是长途传送阵,传送阵的距离越远,传送花费时间越长,需要的稳固性和安全性越高,而且更重要的是距离越远,需要布置的时间越长,材料价值越高。

        所以这个传送阵肯定不是这个人布置的,而是曦月秘境本身就有的。

        林夕袭心中很是惊奇袭击她的人是怎么知道这里有个传送阵法,而是还用走控制传送阵法的能力,可以只开传送阵法,而不打开跟着传送阵法配套的防御阵法和空间阵法。

        感受到自己即将被传送之后,林夕袭立刻给自己施展了防御术法,同时向系统兑换了几个防御符箓。

        做好了准备迎接因为传送阵被攻击带来的空间乱流之后,林夕袭将目光重新转向了那个被她捆住的男人,想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恨自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