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这样有意思吗

程青阳被周漾勒得满脸通红,呼吸不畅,用手拼命拍打着嘞着自己脖子的手,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放……放手……我……我不说了!”

        周漾缓缓松开程青阳的脖子,后者瘫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

        李灼看得一头雾水,“你俩干嘛呢?”

        他不明白,为什么周漾一副想灭了程青阳的样子,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好奇心越来越重。

        程青阳缓了一会儿,终于缓过来了,他张嘴刚要说话,周漾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有的人就喜欢在被炒鱿鱼的边缘疯狂的试探,他们非要作死,别人也是拦不住的。”

        他话中满满的威胁,要么程青阳逞一时嘴快,过过嘴瘾,嘲笑自己,之后再卷铺盖走人,要么程青阳就乖乖闭嘴,以后绝不再提这事。

        程青阳是聪明人,自然不会为了逞口舌之快而丢了饭碗,他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

        李灼还以为能从他的嘴里听到什么劲爆的消息,耳朵都竖起来了,却只听他道:“昨晚李灼为了泡妞,开了三瓶好酒!”

        李灼瞪大了眼睛看着程青阳,好好的怎么就扯到自己身上来了?真是躺着也中枪,趁周漾还没说话,他赶紧为自己找补,“我那是在促进消费,她们觉得夜渡好,就会多叫些人来夜渡消费,到时候钱不就多多的赚了?”

        能把泡妞说得那么好听,也就他李灼了。

        周漾也没指望李灼能好好的帮他守着夜渡,只要不做太过分的事,他都能接受。

        李灼见周漾不说话了,赶忙又补了一句,“我一个人辛辛苦苦的守着夜渡,开你几瓶酒不过分吧?”

        他还以为周漾是在计较他开了酒,只有程青阳知道周漾在想什么。

        昨晚的糗事被程青阳随便找了个话题带过了,周漾也没心思计较那么多,几瓶酒而已,他又不是开不起。

        周漾摆了摆手,“不过分。”

        就在这时,书房门打开了,张溢推着轮椅走了出来。

        想到刚才讨论起的话题,周漾咳了两声掩饰尴尬,蒋择川看向他,“饿了吧?我点了餐,马上就送来。”

        蒋择川点的餐到的很快,也很丰盛,看菜品,应该是附近酒店送来的,李灼和程青阳没有客气。

        吃过午饭,程青阳带着李灼去了夜渡,张溢也回了公司,周漾正想回对门的时候,被蒋择川叫住了。

        蒋择川看了一眼他的腰,“你腰还好吧?”

        刚他和张溢在书房里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虽然心里挺担心周漾的,但为了不让他们感到尴尬,就在书房里忍着没出来,现在大家都走了,才没忍住关心了一句。

        周漾撇了撇嘴,不太高兴,语气自然不好,“蒋择川,我就闪个腰而已,你有必要一直关注着吗?”

        话落,他十分气愤的摔门离去,独留下蒋择川不明所以,关心一下他的腰,怎么就生气了?

        蒋择川不知道的是,周漾在气大家都拿他的腰来说事,一个年轻大小伙,被人嘲笑腰不好,怎么能不气?

        回到对门,周漾才缓缓坐到沙发上去,小心翼翼的揉着自己的腰,腰伤了只能在家好好待着,周末就这样无聊的过去了。

        睡了一个晚上,腰终于没那么疼了,周漾打了个车去学校,一路上总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但又一直想不起来,直到中午下课看到季长宇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上周到底忘了什么。

        因为蒋择川受伤的事,还因为自己的腰闪了,周漾把季长宇给忘了,季长宇给他打了电话,发了消息,他都没有回。

        试想一下,如果是自己,约会的时候被对象扔在咖啡厅里,事后连个电话信息都没有,像消失了一样,周漾肯定得闹起来。

        从季长宇的表情中,可以看出对方生气了,毕竟是自己的错,周漾没有吝啬道歉,“长宇,上周的事对不起。”

        季长宇一语不发,就那么看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他都要受不了了,对方才终于开了口,声音有些冷淡,“周漾,你觉得我们这样有意思吗?”

        周漾愣了,这样有意思吗?季长宇把他问住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意思,他都快忘了自己谈朋友的初衷了。

        他们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学校的一条小道上,小道两边有很多树,人挺少的,只有偶尔路过一两个人,季长宇也不再忍耐。

        没有等到周漾的回答,他自嘲的笑了起来,“和你在一起,我们不仅得躲着你的家人,我还得看蒋择川的脸色,蒋择川在针对我你看不出来吗?他一个电话就可以把你叫走,周漾你告诉我,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你就是这样敷衍我的吗?”

        “我没有敷衍你……”

        蒋择川看不上季长宇这事他知道,他也为此和蒋择川闹了几次,在这件事上,他是向着季长宇的。

        其他的事周漾没法反驳,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长宇,你说的这些我很抱歉,但和你谈恋爱我很认真,没有敷衍你。”

        “没有敷衍我?”

        季长宇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苦笑,“你才刚答应我和蒋择川保持距离,转身就被他的一个电话给叫走了,这还不算敷衍我吗?”

        周漾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极力解释道:“长宇,那天蒋择川被人算计了,我是作为兄弟去帮他的,事后我送蒋择川去了医院,因为事情太多,所以我才没有及时和你联系。”

        一个蒋择川,弄得周漾很是头大,一个是男朋友,一个是兄弟,选前者重色轻友,谁还愿意和他做朋友?选后者重友轻色,谁还愿意和他谈恋爱?怎么选都是错,为什么就是不能和平相处呢?

        听到蒋择川受伤被送去医院,季长宇的表情有些奇怪,“那他怎么样了?”

        周漾没想那么多,只当季长宇是礼貌的关心一句,也就实话实说了,“他右小腿骨裂,得养一段时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book.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