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歃血为盟

    通过接触,王易发现成吉思汗这个人,实际上还不错。

    他为人豪爽,心里面装着整个部落。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四分五裂数百年的狼旗部落才会奉他为主。

    “我们狼旗部落生活在北荒草原,北荒草原贫瘠,如果不遇到天灾,我们通过放牧,勉强能够填饱肚子。”

    “这一次北荒草原遭遇了大旱,草场枯萎,无数的牛羊被活活渴死。我们若是不南下寻找出路,今年冬天我们部落的人口至少要减半。”

    “失去一半的人口,又将牲口斩杀殆尽。明年就算风调雨顺,我们也无法大规模的进行放牧。到了冬天,我们还是会饿肚子。”

    “如此一来,就会形成一个恶性的循环。到时候我们北荒部落,恐怕会变成让人憎恨的马贼。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不得不南下劫掠。”

    听完成吉思汗的话,王易也暗道了一声侥幸。

    幸亏武则天同意了自己的计谋,算是雇佣了狼旗部落的骑兵斩杀魔种。

    如果武则天没有同意自己的计谋,那么长城守卫军在云中漠地,又将多出来一个非常强大的敌人。

    也许狼旗部落的骑兵无法攻克长城,但是狼旗部落的骑兵却能攻克都护府和玉城。

    一旦都护府和玉城失陷,这对长城守卫军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生活在草原的汉子不容易,成吉思汗,我敬你一杯。”

    “王大人能够走到今天,也一定同样不容易。这一杯酒,我干了!”

    王易和成吉思汗干了杯中的酒水,成吉思汗还想倒酒,却发现酒坛当中空空如也了。

    “来人啊,再去取酒!”

    听到成吉思汗的话,一名小将犹豫了片刻来到了成吉思汗的身侧,低声说道:“首领,我们大营当中剩下的酒已经不多了。”

    “哎!”

    成吉思汗长叹一声,对着王易说道:“我们草原今年遭灾,没有多余的牛羊去换取美酒。所以我们军中美酒不多,我之前下达了命令,把美酒留给了受伤的士兵,让受伤的士兵借此缓解痛苦。”

    “所以现在没有好酒招待王大人了,还请王大人见谅。”

    听到成吉思汗的话,王易再次高看了成吉思汗一眼。

    “没关系,我的身上也带了好酒。刚才尝了你们草原上的烈酒,现在也请你们尝一尝我们长安的美酒。”

    王易说到这里,随手一招,刹那间就有数百坛美酒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这宛如变戏法的一幕,吓了众人一大跳。

    成吉思汗更是带着一丝好奇,对着王易问道:“王大人,你这美酒平时装在什么地方?怎么突然一下子就拿出来了这么多的美酒?”

    “我的身上有可以储物的机关装置,一点小把戏而已。”

    王易说到这里,又对着成吉思汗身后的众将说道:“这些美酒算是我赠送给你们部落勇士的礼物,你们把这些美酒搬走吧。”

    普通的酒这种消耗品,系统商城当中价格非常便宜,一点积分就能兑换几坛。

    不过,玄幻世界里面的灵酒,价格就非常昂贵了。

    按照王易现在的身价,他还有点舍不得兑换灵酒。

    听到王易的话,成吉思汗身后的众将却没有行动。

    成吉思汗见状,对着众人低吼了一声:“让你们搬,你们就把酒搬走。”

    “首领,万一......”

    不等手下人把话说完,成吉思汗就冷声说道:“难道你们还担心王易兄弟会在这些酒里面下毒?你们也太小看王易兄弟的肚量了。”

    “赶快把这些美酒搬走,可不能让王易兄弟寒了心。”

    待到手下人将酒搬走之后,成吉思汗对着王易说道:“以前也有你们河洛的商人到我们草原上做生意。最开始我们非常热情的欢迎他们,可是他们不知好歹,屡次三番的欺骗我们,也正是因为如此,我的这些部将对河洛人没有什么好感。认为你们河洛人都是骗子。”

    “这就叫一颗耗子屎坏了一锅汤,实际上,我们河洛老百姓和你们草原上的百姓一样,都是非常善良的。”

    成吉思汗点了点头,伸手打开两坛酒,将其中一坛递给了王易。

    “王易兄弟,我敬你一坛酒!感谢你这一次对我们部落提供的帮助,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帮助部落度过寒冷的冬天。”

    “你也不要谢我,我这么做实际上也是各取所需。”

    一坛酒下肚,成吉思汗变得更加热情起来。

    他突然伸手,抓住了王易的手腕。

    就在王易以为成吉思汗有某方面的不良嗜好时,却听成吉思汗在一旁说道:“王易兄弟,你若是不嫌弃我,我们结为异姓兄弟,如何?”

    “结为兄弟?”

    王易看了成吉思汗一眼。

    “你是狼旗部落的首领,在草原上地位尊贵。我只是河洛一名不入流的太监。我若是与你结拜,可就是占了你的大便宜。”

    听到王易的话,成吉思汗摆了摆手。

    “英雄不问出身,我认准你这个兄弟了。就算你是魔种,我也要和你结拜。”

    见到成吉思汗那么诚恳,王易心头感动,他忍不住重重点了点头。

    “我是孤家寡人,无亲无伴。既然首领看得起我,我也不能拂了首领的美意。”

    “哈哈哈,我们按照草原上的规矩结拜,如何?”

    等到王易点了点头,成吉思汗接着说道:“我们草原上的规矩很简单,喝血酒,血酒喝了之后就是兄弟了。这又叫歃血为盟。”

    成吉思汗掏出匕首,在自己的手掌上割了一条口子,将血水滴到了王易的酒坛中。

    “我今年三十岁。”

    王易学着成吉思汗的样子,也在手掌上割了一条口子,将血水滴到了成吉思汗的酒坛里。

    “我今年二十二。”

    互相报了年龄之后,王易和成吉思汗一起,将酒坛当中酒水一饮而尽。

    “哈哈哈,我比你大八岁,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大哥了。”

    听到成吉思汗的话,王易也笑了笑大声说道:“那我再敬大哥一坛酒!”